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15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今天是谈恋爱的流水账
(解锁娇羞小娜

勿上升真人



C15

 

 

贺缇娜还是觉得有点玄幻,她和达夏居然真的在一起了。

 

 

她想想昨天自己反表白的场面,后知后觉地羞耻得不行。简直太要命了——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真的,跟达夏相处久了,她自己都不知不觉变得直白起来。那这应该算是近朱还是近墨?她无厘头地出着神。

 

 

昨天达夏居然像她被表白的时候一样害羞紧张到整个人都完全死机,幸好后来达夏的助理进来叫他去准备妆发,达夏找到台阶就蹭蹭蹭地下,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往外走,连背影都慌张。

 

 

看到达夏这副样子,贺缇娜没来由地有种革命成功的感觉,毕竟害羞成这样的达夏实在太少见了。仔细想来,自己好像还是罪魁祸首呢。不过达夏反应也太大了,简直就像是贺缇娜调戏他了一样嘛,明明才不是这样的。

 

 

但达夏又实在奇怪,当天晚上拍戏结束之后,贺缇娜刚到家就收到了他发来的信息,积极得就像下午仓促逃跑的人不是他一样。信息好几条,一是问她到家没有,再是问她今天累不累,最后问她想不想吃宵夜。最后这条发来的时候,贺缇娜刚好拿出手机。

 

 

“到家了。不累。宵夜不敢吃,怕胖。”她回复道。

 

 

她知道他们这就算是在一起了,不管是她还是达夏,有了这个对话的开始就代表着两个人都完完全全地接受了这件事情的发生和这段关系的存在。想到这里,她心里不免觉得甜滋滋的,几乎要咕噜咕噜地吹出泡泡来。直到屏幕黑下去时,她才看到自己抑制不住上扬得夸张的嘴角。

 

 

不行不行,收敛点。像是被发现了惊天秘密似的,贺缇娜莫名感到一阵做贼心虚,于是立刻抬手拍拍自己的脸颊,好让自己别再笑得那么开心了。

 

 

屏幕亮了。“胡说,明明都那么瘦了,应该放心吃。”

 

 

贺缇娜哭笑不得:“你见过哪个女艺人不保持身材的?”

 

 

“不管,反正我的缇娜已经很漂亮了,胖一点也可以。”

 

 

我的缇娜。

 

 

呼——贺缇娜狠狠地把脸埋进抱枕里。

 

 

虽然这不是达夏第一次叫她缇娜,但毕竟情况太过不同,现在她是达夏的新晋女友,不只是一起看电影的暧昧前辈,加上这个称呼之前的修饰语,简直过分让人脸红心跳。不得不说,人与人不用面对面的时候,好像真的会比平时没羞没躁不少,达夏大概就是这个典范。

 

 

“?”大概是太久没回复,惹得达夏心里着急,才沉不住气发来个问号,确认一下她是不是还在。

 

 

贺缇娜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刚刚的话,又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刚刚不回复是因为在觉得不好意思,于是只能匆匆忙忙说自己有些困准备收拾一下去睡觉,时间已经很晚了,大概有足够的说服力,达夏也没有再续刚才的话题,和她说了晚安。

 

 

“明天见。”

 

 

明天见。她暗自在心里重复一遍。

 

 

 

 

贺缇娜第二天的戏份不需要太早开拍,她难得睡了个好觉,不过似乎睡得有点沉,要不是助理打电话来,她可能还会再睡一会。也还好,早高峰期已经过了,交通还算通畅,虽然比别人到得晚些,但总归没有迟到,她松口气。

 

 

说起来,即时生效的拍摄已经进行了三个月有余了,因为主演的演技起码也算过关,进度一直很平稳不快不慢,但不知不觉地,即时生效居然也要杀青了。今天如果按照正常进度进行,傍晚就能把最后那一场戏拍完了。

 

 

贺缇娜吸吸鼻子,用了捏了捏手里的剧本。想想剧组和善的工作人员和导演编剧,她就有些舍不得。每每这时候,她就又要觉得自己运气好,第一次拿到女主角的剧本就能碰到一个好剧组,也算是很顺畅的了。

 

 

而且杀青之后……等宣传期过了,她和达夏见面的机会就会比现在少得多。

 

 

哎,坎坷的热恋期。她这样感慨。

 

 

或许是心灵感应,贺缇娜刚一抬头就看到达夏也抬头朝自己这边看了过来,只看见他笑起来,用口型对她说了句“加油”。

 

 

和男朋友共事真好。她立刻又乐不可支地想。

 

 

早上的戏份结束得很快,大概是因为状态好,多数戏都是一两条就过的。导演开心坏了,一喊“咔”就逮着他们两个夸,一直说什么配合默契氛围很好,搞得达夏不好意思,一直盯着地板挠头发,只顾“嘿嘿”地傻笑。

 

 

“不是我说,你们两个今天状态真的很不错。”导演两掌一合,连脸上的皱纹都装满了喜气洋洋,很是满意的叹了一声,“今天的你们,比之前任何时候还像一对情侣。”

 

 

完蛋,导演真是火眼金睛,这话说得简直是会心一击。贺缇娜在心里惊呼一声,同时又莫须有的紧张起来,总不会在这个时候被发现吧?那也太麻烦了。再看看达夏,似乎也被导演这句话搞得慌里慌张的,每每开口想说什么,却又或许因为觉得多说多错而憋了回去。

 

 

看到两个人又紧张又害怕的样子,导演像是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我开玩笑的,你们两个那么认真干嘛?”

 

 

“好了,我要先拍其他人的戏,你们两个人先去熟悉一下后面的吧。”导演是知道分寸的人,没有继续闹下去,指了指远处一块草坪,示意他们先去那边等着。

 

 

像是得到特赦令,达夏和贺缇娜对视一眼,对总算脱离险境表示终于放下心。

 

 

“哇,导演还说什么开玩笑呢,”刚走出去一段距离,达夏就立刻不满的控诉起来,“这个玩笑可是开大发了。”

 

 

“算啦,”看他不太开心,贺缇娜赶紧安抚他,顺便找了块干净地方和他一起坐下来,“一会儿我们好像会先拍剧本最后那一幕的戏,要先看看这个吗?”这两天因为事情太多,贺缇娜都忘记自己还要好好琢磨剧本这回事。也多亏她和达夏多了一层加成,不然今天她可能就要被导演骂得狗血淋头了。

 

 

传说中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呸呸呸,什么呀!贺缇娜的思维才跑火车半分钟就被自己赶紧拉了回来,像是刚刚那句话被达夏听见了似的心里虚得没底,还装作若无其事地干咳两声,为自己做了个形同虚设的掩饰。

 

 

她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变得那么没个正经了?

 

 

幸好达夏并没有注意到,坐下来之后就翻起了剧本,但当翻到贺缇娜所说的那场戏时,他先是僵了一下,很快又对着贺缇娜坏笑起来:“缇娜,这场可是有吻戏啊。”

 

 

她在心里大声叫苦,失策了失策了,她可没想提到这个啊。

 

 

关于接吻这件事,贺缇娜不得不说,她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里学会了不少东西,积攒到不少经验,却完完全全都与接吻这件事不沾边。从前她也谈过恋爱,但不知道是因为热情不足还是太过保守,她每次恋爱过程中最多也只是牵手拥抱,接吻实在是没有涉及过的领域。后来即使开始拍戏,却又做不成能够拥有吻戏的角色,所以在她的人生履历里,接吻这一块——

 

 

还真是完完全全的空白。

 

 

她翻开那一场戏的剧本,发现确实有吻戏,不过因为即时生效整体基调的原因,只不过是吻一下唇角而已,纯情又令人怦然心动的剧情,确实很校园剧。

 

 

再看看身边的达夏,贺缇娜又开始觉得自己幸运了。她人生中第一个女主角剧本的男主角是她的男朋友,她人生中第一次要接吻,对象还是她的男朋友。

 

 

“缇娜?”看到贺缇娜发呆,达夏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贺缇娜回了神,却在转头看向达夏的一瞬间,被人吻了唇角。

 

 

严格来说,这实在算不得一个吻。且不说只是吻唇角而已,达夏的双唇不过是蜻蜓点水的停留了一瞬间,触感短得几乎就像不曾存在——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感觉到达夏的嘴唇很软,还有点热热的,像是带着什么魔力,让她感到酥酥麻麻的,连心脏都被蜂蜜浸得发泡。

 

 

后知后觉地,她才发现自己被达夏猝不及防地亲了一下,看见达夏抿着唇有点小得意的表情,她彻底地意识过来,脸颊不受控制地烧红。她想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定很奇怪,明明现在的天气并不晴空万里,反而有些阴沉,但她就算不用看也知道,她的脸一定很红很红,毕竟已经烫得连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变得暖和了。

 

 

贺缇娜,你实在是……很不争气!她这样骂了自己一句。

 

 

反观达夏,他也说不上太镇定,反而勇敢完之后就变得羞羞怯怯的,好像刚刚被亲的人是自己。他深呼吸之后开口好几次,却又拼凑不出完整的句子来,最后平复得差不多了,才结结巴巴地开始解释自己刚刚趁火打劫的行为:“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可是刚刚我一下有点忍不住,才……”

 

 

“哎不是不是,总之是我不好。”他看起来很是苦恼的样子,大概是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懊悔,连借口也不想再去找了,只能挠挠脖子表达自己的追悔莫及。

 

 

还不等贺缇娜说话,他就又开始胡思乱想,一张小脸皱巴巴的,五官全都挤在了一起,不停地朝她点头:“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又勉强到你了?怪我怪我,我不应该心血来潮这么一下的,我……”

 

 

达夏真是傻得可爱,贺缇娜忍不住笑出来。应该是之前的事情给他留下的阴影太深刻,所以贺缇娜不过发愣一分钟,他就开始往不好的方面想了。可事实上,贺缇娜并不介意这件事,只不过是太突然了,又实在没有体验过。

 

 

她只是需要时间反应和接受一下而已。

 

 

“我没有觉得勉强,”贺缇娜伸手捏了捏达夏还保留着婴儿肥的脸颊,轻轻笑了一声,“反正等一下也是要拍这场戏的,而且等会儿还会被更多人看着,我没什么好介意的。”

 

 

达夏还是一副不放心的表情,她拿达夏没办法,只能叹口气继续解释下去:“可是,你总要允许我害羞一下吧?”

 

 

——毕竟她是第一次接吻,刚刚她确实很害羞,哪怕到现在这一刻也是。

 

 

听到这句话,达夏立刻眼前一亮,忽然就探着头凑近了她,打量了一阵之后大惊小怪地惊呼起来,话里话外都是调侃和嘚瑟的意味:“真的是害羞了诶——”

 

 

这小孩实在过分了,贺缇娜想,早知道刚刚就不应该让他这么放心,这句话一说出来,不知道他会有多得意。看吧看吧,他打量自己泛红的脸颊时的神情,简直就像欣赏势在必得的战利品,喜不自胜都染上了眉梢。

 

 

看见达夏越来越得意忘形,贺缇娜立刻别过脸去。达夏也知道自己该收敛了,才意犹未尽地缩回身子。

 

 

“缇娜,你没有介意,我很高兴。”她听见达夏这么说。

 

 

不用回头,她知道达夏一定在笑。

 

 

可谁不是呢?

 

 

她明明也十分、十分高兴。

 

 

满得快要溢出心房。




TBC.

评论(24)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