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游园

勿上升真人

推荐BGM:Twins-星光游乐园

流水账的小日常



 

 

“就像星星落在地面,七彩闪烁世界,游乐园颜色像卡片。”

 

 

 

 

这个比以往都要长的暑假终于来到。

 

 

敖子逸丁程鑫他们算是公司最早放假的一批,开完毕业典礼也不过六月二十几,其他人还要再过一周才能陆陆续续等到自己的假期。

 

 

公司这回倒是惨无人性,毕业第二天就把他们抓去训练,总算捱到结束的敖子逸手握冰可乐叫苦连天,果然害人最深的永远不是重庆育才而是时代峰峻。

 

 

丁程鑫听完在一边捧着肚子哈哈大笑,然后又警觉过来叫他小点声,最后抢走他手里的冰可乐放在离敖子逸有些距离另一边,振振有词地说刚运动完不宜进食冷饮。

 

 

敖子逸立刻愁眉苦脸起来,一张脸都挤得皱巴巴的,显然对丁程鑫的行为感到愤愤不平:“没有冰可乐算什么夏天!我虎得很!我不怕!”

 

 

丁程鑫一听,微微昂起头来,眼珠滴溜溜地转,像是在盘算什么似的,手里还有意无意地拿起了刚刚被他放在地上的冰可乐,扭开瓶盖猛一口喝了下去。敖子逸急得跳脚,又心里怕着打不过他,最后支支吾吾的什么也没说出来。

 

 

丁程鑫满意地咂咂嘴,又重新扭紧瓶盖放到地上去,颇有些幸灾乐祸和假同情地看向敖子逸,又抬头望天花板装作遗憾:“对啊,没有冰可乐算什么夏天,可是偏偏有人身体不好,贪凉怕热过了度就要发烧。”

 

 

被这番话明里暗里点名的人不自觉红了脸,手握拳头抵在唇前干咳两声,以此提示对方识相一点不要再说,好给他留点岌岌可危的脸面。

 

 

丁程鑫果然也不再说下去,识趣地换了话题:“诶,我们几号放榜来着?”

 

 

“不知道,”敖子逸耸耸肩,很费神的想了一会,报出一个并不准确的时间,“应该得半个月之后了吧。”

 

 

丁程鑫了然地点点头,朝敖子逸那边挪了挪位置,压低了声音像是在说小秘密:“我搞来了一天假,就下个星期一,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哇!”敖子逸露出敬佩的神色,“你怎么搞到的?”

 

 

“山人自有妙计。”丁程鑫得意地拍拍胸脯,开心不过三秒钟又想起正事,轻轻打了敖子逸一下,“不对,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一起啊?”

 

 

“要要要。”秉着“有假不放简直是傻逼行为”的想法,敖子逸立马狗腿地点点头,频率高得能把脑袋都点下来。

 

 

“那下周一见。”丁程鑫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回家的点,他站起身来朝外走,临到门口又和敖子逸挥挥手说“再见”。

 

 

不对啊——直到丁程鑫的身影消失后敖子逸才发觉有什么不对。

 

 

——他们还没约去哪呢。

 

 

 

 

敖子逸晚上回家之后问了丁程鑫这件事。

 

 

“没事,你明天再知道也可以。”

 

 

敖子逸有点气急,吊人胃口最致命:“???我觉得不可以!”

 

 

“我要remain mysterious。”

 

 

敖子逸更加生气,都考完试了丁程鑫还放什么洋屁:“re什么main!到底去哪里?”

 

 

“反正很好玩就对了!”言下之意就是你别再问了。

 

 

敖子逸吞了吞口水,不祥的预感缓缓升上心头。

 

 

 

 

预感成真了。

 

 

敖子逸和丁程鑫正站在重庆新开的一家鬼屋门口前,光从门口向里看都觉得漆黑一片深不见底,那里面一定更不用说了——

 

 

可一贯也不算胆大的丁程鑫居然是一副轻松的表情,看上去像是期待已久了。敖子逸意识过来,是丁程鑫自己好奇想过来玩,偏偏独自前来又太害怕,自己只不过是被他拉来当垫背的。想到这里,敖子逸否决了自己之前的论点,把它更新为“果然害人最深的永远不是时代峰峻而是丁程鑫”。

 

 

只要想想以前去过的鬼屋,敖子逸就头皮发麻:“你想找人跟你一起去鬼屋干嘛不找张真源啊,我出场费很贵的好不好?”

 

 

丁程鑫一本正经地回答着并不那么理所当然的话:“他胆子太大了,跟他一起玩一点恐惧的乐趣都没有。”

 

 

???这什么破理由!不干!敖子逸很生气地瞪了瞪眼并表示自己要立刻转身就走。

 

 

“诶诶诶,”看到敖子逸准备离开,丁程鑫自知理亏,赶紧伸手把人拉回来,好言好语地说,“就当练练胆嘛,听说这个还没丧尸岛恐怖呢。丧尸岛都去过了,这个有什么好怕的?”

 

 

听到丁程鑫对自己“胆大”程度有着极为严重的误解,敖子逸立刻抬起头来急急地反驳他,“区区一个鬼屋有什么好怕的?我只是觉得这种地方太浪费时间了而已!”

 

 

“哦——这样吗?”丁程鑫听完开始若有所思地摇头晃脑起来,对着他伸出一根手指,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一根烤肠?”

 

 

敖子逸一口回绝:“我男子汉大丈夫,不为一条烤肠折腰!”

 

 

“两根。”

 

 

敖子逸犹豫了一下,再次拒绝:“我难道是两根烤肠就可以收买的人吗?!”

 

 

“三根。”

 

 

敖子逸咬咬牙,偏过头去,“不要贿赂我了!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四根。”

 

 

“我……”

 

 

“五根。”

 

 

“成交!!!”

 

 

 

 

从鬼屋出来之后,敖子逸算是掉了半条命。亏得出口不远就有个烤肠摊,丁程鑫看他出来之后魂不守舍,啧啧几声去给他买了烤肠回来。大概是看他脸色惨白可可怜怜,他还给敖子逸比刚才约定的多买了一根。

 

 

烤肠大概是终极救星,敖子逸一看到六根烤肠就像看见救世福星,两眼放光地接了过来,一口咬掉大半根。

 

 

丁程鑫见状又啧啧几声,颇有些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味道,凭借记忆又重复了一遍刚刚某人的话:“区区一个鬼屋有什么好怕的?我只是觉得这种地方太浪费时间了而——”

 

 

“干嘛?”敖子逸品味烤肠惊坐起,手里挥舞着吃剩的小木棍,用一端对准了丁程鑫,“我是为了配合你,给你制造恐惧的乐趣好不好?”

 

 

丁程鑫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用表情无奈地回答他“好好好是是是”,脑袋却在认真地回忆刚刚被吓得不轻的一米八几大帅哥,实在是妙趣横生。

 

 

“诶诶诶,”正一心一意吃着烤肠的敖子逸无意间抬头看见了几个带着渔夫帽的小姑娘,上面黑底白字地写着“超幼稚”,他突然想起马嘉祺的这顶帽子饭圈姑娘们可以说是人手一顶,心里却还是摸不太准这个同款到底是无意碰上还是有意为之,于是拍拍手边的丁程鑫,想得到肯定,“你看那边那几个,是不是粉丝?”

 

 

丁程鑫被他这么一说也变得警觉起来,连忙朝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他眼尖,一眼看见姑娘手机壳上印着他们几个的Q版小人像,赶紧跳起来扯了敖子逸一下,示意他赶快走。

 

 

可还没等敖子逸起身,那几个姑娘就朝这边看了过来,其中有个戴眼镜的看过来之后双眼瞬间一亮,他心想完了完了完了被认出来了。

 

 

“愣着干嘛!”丁程鑫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一句,用劲把他拉起来,“跑啊!”

 

 

小姑娘们刚往这边走几步,两个人就像逃亡一样飞奔了出去,她们也跟着小跑起来。一路上敖子逸还拼死护着手上摇摇欲坠的烤肠,嘴里念叨着“我还没吃你你不能死”,引来丁程鑫更加恨铁不成钢的鄙视。大难临头心系烤肠,敖子逸也算是第一人了。

 

 

好不容易跑得远了些,几个粉丝终于没再跟上来了,敖子逸暗自松了口气,跟前面的丁程鑫提了个醒,这场鬼屋门口大逃亡才算是正式结束。

 

 

“今天到底什么鬼日子?”停下来的敖子逸还不忘愤愤地咬一口烤肠,“前有鬼怪来吓,后有粉丝来追,难得放天假怎么还祸不单行了?”

 

 

“行了吧你,”丁程鑫十分嫌弃地瞥他一眼,“搞得好像平时我们少见一样,你还不是关心你的烤肠比较多。”被看穿的敖子逸“嘿嘿”笑了两声,抬手把最后一根烤肠棍像投篮似的扔进不远处的垃圾箱。

 

 

丁程鑫的手机响了一声,大概是谁发过来的消息。他回了几句,很快就抬起头来对敖子逸说:“现在才三点多,要不要去其他地方玩点别的?”对方点点头,表示同意。

 

 

丁程鑫环视一圈,发现周围空空,要不然就是过山车和摩天轮。他自己是个恐高的主儿,当然不会提议去玩这个。看到旋转木马,他其实有点想去的,可是又不由得笑出来,哇,这个好像也太幼稚了点,不知道旁边的敖子逸肯不肯陪自己特立独行。

 

 

“诶,”不过还是礼貌性问一下好了,万一小朋友童心未泯,一时兴起想去怎么办,“你要不要去玩旋转木马啊?”

 

 

“不要!”敖子逸果然立刻拒绝,“丁程鑫同学,你都十六岁了,思想能不能成熟一点?”

 

 

“连小粽子都已经摆脱烤肠了,”丁程鑫不紧不慢地回驳他,“敖子逸同学的思想能不能也成熟一点?”

 

 

敖子逸气结,张张嘴想回击,可是又没法为自己想出什么辩词来,只能把一肚子憋屈重新憋回去,又望了远处的旋转木马一眼,表情看起来像个视死如归的战士,“行吧,如果你想玩的话我就牺牲一下好了。”

 

 

丁程鑫悄悄给自己比了个作战胜利的“yes”,推搡着百分百不情愿的敖子逸朝那边走,又在售票窗买了两张票,把其中一张粉色小条硬塞进了黑着脸的敖子逸手里,得意洋洋地说“想跑也不行”。

 

 

敖子逸暗暗在心里骂他阴险真阴险。

 

 

旋转木马终于缓缓停下,小朋友们跟着家长一起从出口涌出去,最初抢到南瓜车和白龙马宝座的小朋友摸着精致的座椅恋恋不舍,最后在工作人员不满的眼神下被家长抱走。丁程鑫伸手戳了戳身边的敖子逸,“要不要一起坐南瓜车?”

 

 

敖子逸用“你有病吧”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斩钉截铁地拒绝并痛心疾首地指责他:“你居然让我一个大男人跟你一起坐小女孩坐的南瓜车!”

 

 

丁程鑫听完之后,打算故技重施:“一根烤肠。”

 

 

“我不!我买得起!”

 

 

“五根。”

 

 

“No!”

 

 

“包你一周的冰可乐。”

 

 

“成交!!!”

 

 

 

 

下了旋转木马,敖子逸居然打心底觉得,旋转木马其实还……挺好玩的。

 

 

 

 

“旋转木马带我们在飞。”


评论(16)

热度(214)

  1. 文章都是转载的南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