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夏季

勿上升真人

·


重庆的夏天实在是热得过分。


敖子逸抹了抹头上的汗珠,伸手拿起空调遥控器又按低一度,空调吹出的凉风隔一会就要吹到他放在地上的其他作业,纸张被风轻易地翻起来,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又在风停时回归原处,周而复始。


这个夏天不太好过,起码对敖子逸来说是这样的。首先,他是一个初三的学生,升学对他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一个人会不想想自己的未来,而敖子逸早就想好了,于是他的辛苦是要为此付诸行动。


其次,公司的训练也像夏天的瓢泼大雨一样连得紧密,刚结束拍摄,转身又要投入一段新的训练,他常常想把自己切开两半,一边去学习,一边去训练。


笔尖在本子上划过留下最后一个字,敖子逸松了口气将它收了起来,心想终于又写完一个作业。


他抬手看了看表,差不多要训练了,他又把地上堆得乱七八糟的书本都胡乱塞进书包,刚收好余光就看见有人进来。


他转头一看,是丁程鑫。


外面要比这里热得多,大概也是因为这样,丁程鑫就连额前的碎发都是汗涔涔的,偶尔还要滴几滴豆大的汗珠下来,像是控诉天气的炎热。


他甩手把沉重的书包扔下来,又一屁股坐到被空调吹得冰凉的地板上,敖子逸感到有一股热气传过来,可是坐了太久脚有点麻,他连挪挪位置都懒得。


“想好去哪了吗?”丁程鑫劈头盖脸就来这么一句,敖子逸还愣了一会才想出来他话里的意思。


“升本部呗,”敖子逸耸耸肩,“还能去哪啊?一三八我可不敢考。”


“巧了,我也是。”丁程鑫眯着眼睛笑起来,像是为了他们的不约而同高兴。


敖子逸倒不算惊讶,这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事情。说起来,他们因为同校又一起训练,相处的时间可比父母还多得多,如果是碰到上学也要训练的日子,两个人一整天下来几乎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他跟丁程鑫从小学开始就认识了,到升中的时候关系也算不错,却也没人想到说要考到一个学校去。可巧妙的是,他们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了同一个学校的学生。


敖子逸在脑袋里数着数,假如他跟丁程鑫都考上本部,那岂不是六年校友啊?挺好挺好,他在心里点点头。


“走吧,老师来了,”丁程鑫拍拍他的肩,“我们去隔壁训练。”


敖子逸应了一声站起来,跟丁程鑫一起朝外走去。


·


练习好些天,终于捱到艺考。敖子逸站在树下的阴影等着丁程鑫过来,手上呼扇呼扇地拍出微不足道的一点风来,这对闷热的夏天来说毫无用处。


重庆的夏天实在是热得过分。


不远处的轻轨站忽然又涌出好多人来,敖子逸一眼看见没在人堆里的丁程鑫,又看见他大步大步地朝自己跑了过来,头发上的汗珠被太阳照得闪闪发亮,直到站在树荫下时才消失。


“等很久了吗?”丁程鑫问。


敖子逸摇摇头说没有,两个人就又钻进了人堆,朝艺考的场地走。


实在是……人山人海。看见里面人头攒动的时候,敖子逸由衷地在内心发出这样一句感慨。他本来还有些自信的,可看见这里这么多人,搞不好都是个顶个的优秀,心里一下就没了底,生怕自己考不上去。


“怎么,三爷怕啦?”大概是看出敖子逸的紧张,丁程鑫在一边轻声调侃他。


“我怕什么?”敖子逸瞪着眼大言不惭地自夸起来,“我长得这么帅,肯定会考过去的,小菜一碟小菜一碟——”


丁程鑫被他逗得东倒西歪地笑,最后伸手拍拍他的肩说:“那你可千万要考上啊,要是考不上,你就完蛋了。”


敖子逸听完已经有些慌了,可是为了虚假面子还是硬着头皮说:“我就算考不上,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啊?”


“我就……我就……”丁程鑫歪着头思考起来,仿佛这个问题着实让人感到为难,而后他打了个响指,一副计划通的模样,“罚你跟我考一个大学!”


敖子逸站在原地哈哈大笑起来。


“你少小瞧我,万一是你考不上怎么办?”


“才不会!你什么乌鸦嘴啊……”


·


清场的音乐终于响起,讲台上的老师刚好讲完最后一句,眼里满怀期望地看着底下年轻稚嫩的学生,少见地温柔起来,认认真真地说了一句“加油”。


是啊,敖子逸呼口气,明天他们就要踏入考场了,这对毕业生来说,大概是夏天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和中点。一切有关于初中时代的记忆都会停在这里,在最热烈的季节里,他们迎来最低沉的分别。


虽然敖子逸说不上有多难过,但心里多少都存着些感慨,毕竟同窗三年,同学之间有或深或浅的感情是再平常不过了——况且,这些青涩而朦胧的时光,确实是人生中仅此一份、又不可重复的。


但其实好像也不至于那么糟糕。他收拾好书包朝外走,忽然想起丁程鑫来。对呀,他们可是约定好了要一起升本部的,再说了,就算他们之中真的有人没能考上,在公司还是会经常见面,分别这个问题摆在他们面前似乎显得微乎其微。


大概是说曹操曹操到,敖子逸刚走下教学楼就碰到了丁程鑫,显然丁程鑫也看到了他,抬手和他打了个招呼,还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时间过得好快啊,好像转眼间明天就要考试了。”丁程鑫扁扁嘴感慨道,“其实我心里没什么底,虽然复习了那么久,但总觉得合上书就开始忘记了。”


“哟,不是要考本部吗,还没进考场就觉得不行了?”敖子逸虽然心里也没底,但他知道丁程鑫这个人容易被感染,随便一两句鼓励话激一激就能继续拼命了,所以才实施了幼稚又有用的激将法。


“什么啊,我随便谦虚一下,你还当真了啊?”果然丁程鑫很快就变了副精神样子,扬起头来瞪了敖子逸一眼,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敖子逸明白他在给自己台阶下,没再多说什么,只暗暗地“切”了一声,抬头远远的就看见清场老师往这边走过来,伸手拉着丁程鑫转了个方向,像逃亡似的一溜烟跑了。


两个人风风火火跑出校门,敖子逸已经觉得背上的衣服被汗珠牢牢地吸住了,额头上也泌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来。


虽然已经六点多,可天还很亮,亮得像是清晨时分。而太阳的颜色却已经有了变化,橙红橙红地放着灼热的光,大概在宣告着现在已经是黄昏。


重庆的夏天实在是热得过分。敖子逸又一次这么想。


“我先走了,”丁程鑫说,“还得赶紧回去复习。”


“你也要好好复习,争取跟我一起升本部啊。”说完这句话,丁程鑫笑起来,热烈又灿烂,像是夏天,像是他身后的太阳。


“我会的。”敖子逸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这个夏天确实说不上很好过,他想。


可毋庸置疑的是,敖子逸还会有很多很多个顶好的夏天。


和他一起。

评论(5)

热度(225)

  1. 文章都是转载的南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