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8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感谢400fo
(恭喜小夏又迈进了一步


勿上升真人


C8


“达夏,你挺能了嘛。”来送咖啡的助理刚走简亓就朝达夏挑了挑眉,他端起那杯还热着的咖啡吹了几口气,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表情,“不仅在工作时间溜出了剧组,居然还约了缇娜。”


简亓放下杯子凑近了达夏一些,脸上的笑意颇有调戏的味道:“怎么,小孩长大啦?”


“简哥你又笑话我——”达夏偏着头,伸手推开离自己不远的简亓,过了好一会才肯转过头来,脸颊红红的,“不过,缇娜姐都答应了,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这可不是什么疑问句,几年相处下来,达夏基本上摸清了简亓的脾性——嘴硬心软。他算定了简亓会摇摆不定,才假装可怜巴巴地这样“问”。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简亓的脸色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好看,他重新端坐着严肃起来:“这个先不说,我要提醒你。虽说你们两个待在一起确实对彼此都有好处,但凡事要有度,如果做得过了,我用再多公关手段也救不回来。我不想刻意控制你们的接触,但你们也要约束自己。像谈恋爱什么的,我希望这件事最好不要发生。”


说到这里,简亓顿了顿,而后大概是又想起了什么别的,又对达夏说:“不过,我想问问,你是不是真的喜欢缇娜?”


哇,简亓也太直白了吧。达夏在心里抱怨道。他低着头捏着自己的手指,简亓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像是一团火,他感到自己的脸开始烧红——最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无声地点点头。


老实说,最开始他的心情并不是这样的。最初贺缇娜在他眼里就像是程以鑫一样的存在,被他无尽的热爱并崇拜着。可是随着相处了解得越来越多,他的感情逐渐有些变质,他对这个可爱而成熟知性的女孩子怦然心动了。


是的,很多时候达夏更愿意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坚韧顽强而灿烂明丽,像一枝新生的芽,完全就是他心目中最迷人的模样。


其实达夏原本还不那么清楚自己的情感到底包含着什么样的意味——不过通常,醒悟都在一瞬间,这让达夏无比感激那场拖到很晚才拍的夜戏。他说“月色真美”的时候压根不知道那个深夜的月亮到底是什么样,他只知道整张脸庞都被银色月光笼罩住的贺缇娜,实在是漂亮极了。


我喜欢她。在月色真美脱口而出后,这个声音一次次又坚定有力地从达夏心底传来。他暗自笃定了这个想法。


“你——我就知道。”简亓拉得绵长的一声叹气把达夏的思绪拉了回来,他闭着眼捏了捏鼻梁,看上去很是头疼,“这可就难办了。”


达夏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低下头“嘿嘿”笑了两声,又抬起头来疑惑又好气地问:“你还没回答我,到底是让去还是不让去啊?”


“去吧去吧。”简亓睁开眼轻笑了一声,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将办公椅转向了一尘不染的大落地窗。


“谁让有人在背后说我要借你和缇娜造势呢?”




饭后贺缇娜站在自己装得满满当当的衣柜前少有的焦虑起来,明明她早就按风格分类摆放好了各种衣服,现下只要随便在同一层随便拿两件换上就能出门了,可她罕见的无措起来,总觉得怎样都不对。


没错,她还是答应了达夏的邀约。她不知道达夏是无心还是有意,总之他失落的表情看起来实在是太可怜了,看上去颇像是自己害他不开心似的。只要想想这副表情,贺缇娜就心软下来,编辑栏里删删减减也没忍心发出去任何一个否定词。


实话说,这跟约会并没有什么性质上的区别——甚至像是为了证明这一点似的,达夏还买了《第三人生》的电影票。不得不说他的时间选得实在不好,今天是上映第一天,就算没有吃瓜群众,只算达夏本人的粉丝应该都能让上座率达到百分之百。


可他们偏偏也还不是可以约会的关系,撑死也就是同门的同事关系。别说是达夏和贺缇娜了,就算是程以鑫和达夏也许都不曾约定一起去玩过。


贺缇娜纠结的就是这个。她几乎完全拎不清这是一场什么性质的碰面,这说不上是约会,但实际又跟约会差不多,悉心打扮显得不太必要,而不这样做似乎又不太尊重对方。中规中矩的选择也不是没有——但她才不到三十岁,还不想在二十五岁的达夏身边显得老气横秋。


早知道就不要答应了。她坐下来叹了口气,又开始苦恼起来。


突如其来的消息提示音把贺缇娜吓了好一跳,她想大概是达夏的催促,打开手机之后发现果然如此。


“缇娜姐,你好了吗?”


“你住哪边?我去接你吧。”


“不用了,”看到这里,贺缇娜一边急忙站起身翻着衣柜一边回复道,“我自己过去吧,我们电影院见。”


“那我去问简哥好了。”


天……这小孩还真会。贺缇娜想,其实达夏应该早就料到自己不会说了,至于他说要去问简亓这回事,只要他说得出来,当然也做得到——这可不是了解,而是属于女人的第六感。


那还是不要让他去问简亓比较好,毕竟简亓一向喜欢少让人操心又自律的艺人,贺缇娜抱着侥幸心理认为简亓可能不知道他们的这次“约会”,那还是一点风声都别走漏出去保险些。


想到这里,贺缇娜忽然意识到她和达夏都不是普通人,即使真的是约会也没有精心打扮的必要和意义,而且还要越低调越好。她自嘲地笑了笑,觉得自己刚才的纠结真是花季少女过头。


她随手从衣柜底下抽出来一套黑色衣服,又腾出手来给达夏发了个定位信息。她合上衣柜吐了口气,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肤色比常人白两个度,一双桃花眼的眼角微微下垂着,看上去灵巧动人。


你很漂亮。她这么鼓励自己。


这场“约会”,好像也不用那么紧张。


达夏动作挺快,贺缇娜刚下电梯就接到了消息,说是已经到地下停车场了。这个主意是贺缇娜想到的,她住的这个小区虽然说不上多高档,但对地下车库来往人员的管理倒是很严格,除非是户主亲自带进来或者提前沟通好了,不然就算是客人也进不来,所以并不担心会在这里碰到蹲点的狗仔。


“缇娜姐!”一辆黑色轿车称得上是突兀地停在了她旁边,车窗摇下来露出达夏的上半身,他穿着一件不太显眼的黑色外套,还带了个口罩,发出来的声音闷闷地响。


看到这一幕,她还是觉得有些忐忑和恍惚,毕竟她和达夏的关系并不算亲密,只是比普通关系要熟络些而已。而且对方可是达夏——按理来说,这是她高攀不起的人。


退堂鼓在她心里敲响了。


可是达夏那么期待的看着她啊,她虽然任何一方面都不如达夏,却依旧是他仰慕的前辈,她总不能转头就跑,告诉他自己还是不能答应她的邀约。


那她实在可恶过头,毕竟这是她自己答应下来的,而达夏不但不逼,甚至连以退为进都迹象都没有。


“你其实不愿意,是不是?”看着她好一会的达夏面色忽然阴沉了下来,他认真诚恳地问,丝毫没有别的意思,似乎只想知道答案而已。


不,这根本说不上什么不愿意,而是她不敢。不管再怎么被达夏一次次触动,她心里始终还是深深浅浅的划了界限,是她自认为不能超过的。把自己的界限破除,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可贺缇娜其实又不那么想拒绝,甚至,她完全接受和想要去看这场电影——她左右为难起来。


不过一场电影而已,她对自己说,你只当陪达夏过过眼瘾就是了。


“没事,我们快去吧,再不去就要开场了。”贺缇娜吸了口气,打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其实你不用勉强的,”达夏抿了抿唇,看上去有些愧疚不安,“本来就是我太唐突,你不愿意也没关系。”


看吧,对方实在贴心,还生怕她没有去的意愿,特地劝告她不要勉强自己。这哪里算得上勉强?她既然当时能答应下来,就证明这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事。她有些厌恶自己的敏感多思,这明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她会答应就是因为她有这样的意愿,而且这也不是她死缠烂打来的,是由对方发出来的邀约。


她实在觉得今天的自己太过好笑了些,先是无意义地操心这次碰面到底是何种性质,又是担心自己和达夏不够熟悉太过越界的,像是把青春期没有的烦恼忧愁全在这时候补回来了一样。


贺缇娜逐渐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就是一场电影吗,她和同事去看场电影有什么奇怪的?这一点也不勉强,更谈不上什么不愿意。


“我没有不愿意,”贺缇娜轻轻地呼了口气笑了起来,平缓地对达夏解释道,“如果我不愿意,之前就不会答应你了。”


她抬手看了看表,八点十九分。“走吧小巨星,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场了。”


达夏停滞了一下,很快又轻声地笑起来,发动了车子。“这可是缇娜姐自己说的愿意。”


“现在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




因为之前耽搁了一些时间,等两个人赶到电影院的时候电影早就开场了十几分钟了。但反正两个人都是主演,故事剧情早就了解透彻了,也不差这十几分钟。


晚到也有晚到的好处,放映厅里当初都一片漆黑,他们的座位靠后,又都穿着一身不起眼的黑色,避免了达夏被认出来的风险。


“剧组实在太偏心了。”看了一会,达夏忽然低低地朝贺缇娜说。


“怎么说?”


“剧组给Kelly的造型都那么好看,服装隔一会就换一套,又件件都舍得花钱。可是给你的造型就只是随随便便敷衍一下而已,连我一个男人都能看出来你的妆化得很不好看,这根本就是为了让你衬托她嘛。”达夏愤愤不平地数落起剧组的过失来,像是泄愤一样,他还狠狠地咬了一口饮料杯里插着的塑料吸管。


贺缇娜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不得不说,达夏可爱起来就像个几岁的小朋友,幼稚而固执地锱铢必较,让人着实想摸摸他的头又好好地哄哄他,好让他皱巴巴的脸蛋快点舒展开来。


“倒也不算衬托,Kelly确实比我好看嘛。”这句话刚说完,贺缇娜又想起达夏的谦虚论来,连忙补了一句“虽然我也很好看”。


“才不是,Kelly丑死了。”达夏依旧恨恨地咬着吸管,嘴里咿咿呀呀地反驳着,又装着语重心长地补上一句,“相由心生。”


这下贺缇娜干脆笑了出来。她很少这么直接的表达对别人的讨厌或排斥,但听到达夏发泄般又认真思考后说出的“相由心生”实在让她畅快了一把。


“确实确实,相由心生。”为了感激达夏直白犀利的表达成了她今天的快乐源泉,贺缇娜赶紧点点头附和起来。




一个多小时的电影总算播了个大半,达夏在快到片尾伸了个懒腰,又紧紧靠在了椅子上,像刚刚睡醒一觉似的。


“我们提前走吧,”达夏一边戴上口罩一边说,“一会灯亮了容易被发现,反正后面也没什么好看的了。”贺缇娜想也是,于是点点头,跟达夏一起起身准备走出放映厅。


“等一下,”达夏忽然又叫住她,“我有事要跟你说。”


她没来由的紧张起来,就连呼吸都屏住了。


其实这里到处都是一片漆黑,黑得贺缇娜根本看不见近在咫尺的达夏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只知道他站得直挺挺的,严肃又局促。


“我想以后……以后就叫你缇娜了。”


“可以吗?”


“缇娜。”





TBC.

评论(16)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