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4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内屏坏了女孩哭唧唧希望大家谅解一周一见面
(今天也流水账了


勿上升真人


C4


贺缇娜怔了怔,回忆像新生的绿芽般,一点一点又拼尽全力地钻出了遗忘的土壤。


达夏所说的那个现代舞视频是很久远的记忆了,贺缇娜隐约记得,那时候她才十六岁,因为曾经有一些舞蹈基础,和其他人一起被学校的舞蹈老师连哄带骗地推上了学校艺术节的舞台。


因为那是她第一次跳现代舞,所以她对这件事印象还算深刻。舞是推荐她参加节目的老师编的,老师说她情感很丰富,气质又好,最适合跳现代舞了。


她想得颇有些头疼,不过最后堪堪记了起来,那支舞被叫做“继续”。


从独自迷茫到不敢触碰,而后幸得相遇,再历经坎坷,最后并肩同行。这是老师关于这支舞的说法。


这大概是贺缇娜最早接触演绎的一次,大概也是这最早的一次,让她对演戏产生了兴趣,于是即使回馈微小,她也坚毅地踏上了这条道路。


说到这里,其实她的日子远没有那么糟,起码现在不是。她幸运地被简亓发现,得到了一个更好的发展机会;还意外地知道了,当今最炙手可热的新星达夏居然因为那个简简单单几分钟的现代舞而仰慕她那样久。


那对她来说,已经是十三年前的事情了啊。


贺缇娜忽然想起来再度合作时那一份装满她喜欢的甜点的礼盒,和那一句“加油”。还有那天在酒店里,达夏的喊声一次次地从门外传来,拼尽全力将险些要跌进泥潭的她拉了起来。


她感到一阵汹涌的触动,含着难以言明的酸楚和苦涩,像是心脏被满满当当倒进了一腔苦水,只觉得难受又无处释放。她知道她该高兴,但她莫名地提不起兴奋的劲头来,仿佛有人抓住了她的四肢,连动一动都费力。


她说不清楚,但总觉得这汹涌仿佛是从过去传来的——她想达夏仰慕的是十三年前的、年轻而灵动的她,顺便也连带着,对现在的她怀着憧憬和崇拜。


这样的情感太过满了。她想,她实在难当。




好不容易到了仲夏,贺缇娜在公司的合约终于到头,简亓也很快就打点好了相关事宜,她只要花上几秒钟签字就可以。


于是贺缇娜此刻站在深度发觉的写字楼下忐忑万分,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在她熬到第七年的时候,一熬就熬进了深度发觉,还成了简亓手下的艺人。


她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摆出得体又甜美的笑脸来,来到新东家的第一天,可不能表现得太差才行。


“缇娜姐!”她刚穿过自动门就被大堂里响亮的回声吓了一跳,达夏很快就迎上来,又在她的不远处站住脚,笑容看上去有些拘谨。


看到贺缇娜一头雾水的样子,达夏解释开了:“听说你今天第一次来公司,简哥要我一会带你在公司里看看。鑫哥本来也在的,不过他剧组好像临时要他补个镜头,所以就又去工作了。”


贺缇娜有些吃惊:“你是说……程以鑫吗?”


“对呀。”达夏爽快地回答道。


贺缇娜反倒觉得有些轻松了,程以鑫那样的一线明星,她还是不要见的好。虽然听说他为人谦虚亲和,达夏和他的关系似乎也不错,但贺缇娜始终是个低层艺人,对她来说,和自己距离太远的人还是不接触为好,这算是一种阶级之间的界限。


“我们先去找简哥吧。”达夏说。


简亓的办公室在这座大厦的二十二层,再往上可就是伍扬的办公室了。这一层楼没几间办公室,但都宽敞得很,所以偌大的一层楼倒也说不上还有什么空余的地方。


简亓那间在走廊的最深处,一尘不染的玻璃门上挂着个闪着银光的牌子,工工整整地印着“简亓”。贺缇娜扭扭头,看见对面玻璃门上挂着的牌子写着“陶桃”。


看到贺缇娜的视线所在,达夏说道:“那里原来是桃姐的办公室。桃姐去了美国之后,简哥就跟伍总商量说把这个办公室留着,等哪天桃姐回来接着用。”


贺缇娜这才了然地点点头,莫名想起之前在哪里看过的八卦小料,说他们有旧来着。


不过,现在她显然没有时间再思考这是哪一期故事会的内容,更何况这可是她上司的八卦——当务之急,是去找她未来的上司。


达夏似乎也替她意识到了这一点,叫了她一声之后替她打开了门。“缇娜姐快进去吧,我就不打扰了,你和简哥谈吧。”




简亓忙得焦头烂额的,看上去却还是井井有条。贺缇娜当真佩服他,堆得几乎要高过坐着的他的文件,他一份份看完之后居然还能按类别放置得整整齐齐,表情看上去也没有一点焦急的样子,若是不看那些层层叠叠的文件,他看上去倒像个坐着偶然翻翻书的闲人。


贺缇娜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一会,看到简亓手边的文件终于见了底,他也微笑着抬起头来,朝办公桌前的椅子抬抬下巴,示意她坐到这里来。


“等很久了吗?”


“没有,”贺缇娜摇摇头,“我刚来一会而已。”


简亓没再延续这个话题,低头从抽屉里拿出个文件夹来,顺着光滑的桌面推给对面的贺缇娜,又重新坐得笔直,双手相扣地放在桌上。


“本来也没什么事,你是不用来的。不过刚好前两天达夏有个新剧本还缺女主角,我顺手把你安插了进去。”说到这里,简亓露出轻松又带着鼓励的神色,“这是你第一个演女主角的本子吧?”


贺缇娜点点头,也跟着放松下来,心想这大概就是深度发觉的人脉,安排一个并无名气的人去做女主角,像是件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只不过,她果然没猜错,她最大的利用价值,还是要和达夏一起才能体现。


但尽管这样,一个女主角对她来说也是十分的厚待了,她对简亓说了句“谢谢”,把文件夹翻开,里面是装订好的剧本,第一页写着“即时生效”。


她大略地看了一下剧本,是个校园向的网剧,原著风靡过很长一段时间,贺缇娜也曾经有所耳闻。


达夏演的男主角叫曹之行,在学校里并不十分起眼的男生,最起眼的是他的数学成绩,几乎总挂在排行榜的最顶端上。这个角色的设定不算内敛,却也并不健谈,所以谈不上亮眼。


而贺缇娜的角色叫做夏瑜,虽然美貌称得上校花级别的,但因为除了外貌其他方面都太过普通,言谈之间又颇为怯懦,便不像大部分漂亮的校花一样,在校园里享尽赞赏。


很特别的剧本。贺缇娜这样判断。一般的剧本里,男女主角里起码有一个是个风云人物,但这个剧本里一个也没有,最多就是两个人都各有所长——比那些烂俗剧情好得多。


“还喜欢吗?觉得怎么样?”简亓问。


贺缇娜眯着眼笑起来,话语里多少带了赞许:“挺有意思的,应该是个很有挑战的剧本。”


“那就好。”简亓也轻微地抬抬嘴角,像是宽慰似的,顿了顿又说了下去,“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在想自己果然还是要靠着达夏才能改变现在的状况,可你换种方式想想——”


“你能和达夏一起摩擦出火花,并借此让自己崭露头角,这也是你的能力。更何况,以后你多得是时间来证明你是个有能力而非花瓶的人。”


听到这里,贺缇娜再一次在心里为简亓惊人的洞察力惊叹了。她的确高兴难已,却也的确因为他刚刚说出来的原因而感到些许不甘——虽然只有一点点而已。


也许这只是对自己管理范围内的艺人的一种客套,但不管是出于什么,她更宁愿相信这是简亓独到的眼光给予她的信任,她也更宁愿相信,她一直磕磕绊绊的这条路,终于开始变得顺畅起来。


她终于轻松地笑了起来,缓缓地从座位上起身,手里紧紧攥着她第一个饰演女主角的剧本,对着简亓认认真真地鞠了一躬。




贺缇娜脚步轻快地走了出来,她少有心情这样愉悦的时候,就连关一扇门都要温温柔柔的,像是门也有生命,不能伤着一分一厘似的。


不过让她惊讶的是,达夏居然还待在这里等她。他大概是等得有些久失了耐心,双眼轻轻闭着靠在了墙上,耳朵里塞着耳机,长长的线延伸到了他上衣的口袋里。


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异样,达夏很快就睁开了眼,看到贺缇娜已经出来之后吓得立刻从墙边站了起来,耳机也被胡乱地扯下来塞进了宽大的口袋里,惊慌失措的神色像是被父母发现写作业时偷偷玩手机的中学生。


贺缇娜忍不住笑他:“你听呀,我又不碍着你。”


“我……”他似乎比刚才还要不好意思了,半垂着脑袋,抬起手挠着自己一头茂密的黑发,看上去有些窘迫,“我有点无聊嘛。”


“不过话说回来,”达夏很快就转开了话题,“简哥找你谈什么啊?”


贺缇娜瞥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剧本,在达夏万分期待的眼神下缓慢地拿出来伸到他眼前去:“简哥替我接了部剧,刚刚我们在聊一些细节。”


达夏翻开第一页之后看到了剧本的名字,双眼顿时就散发出光来:“哇!我还一直纳闷女主角是谁呢,没想到是缇娜姐!”


他又豁然开朗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我就说简哥为什么告诉我女主角是个秘密,敢情惊喜在这等着呢。”


“那你可别高兴早了,”贺缇娜决定使坏的给他泼冷水,“我对这样的戏没有经验,拍起来可麻烦了。”


“怎么会!”达夏急急地反驳她。


有些莫名的,他的眼神很快就有了变化,贺缇娜觉得有点像刚刚简亓看她的眼神,是充满信任的,可达夏眼里的情绪却又比那还要柔软明朗几分,像春日江南温婉明丽的涓涓流水。


“我相信你。”





TBC.

评论(22)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