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夏娜/文霖】即时生效 C1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作死开连载,更新也许很慢慎追
(好久没写bg,无比手生,请多包涵


勿上升真人


C1


贺缇娜已经出道七年了。


她二十二岁就做了演员,外貌条件和演技说不上上乘的,却也还排的上前列的。但奈何公司不大,又从没打算要捧她,贺缇娜这七年里哪怕一秒钟都没红过,拿过最多戏份的本子还是几年前达夏没红的时候拍的一部泡沫剧女二。


可同剧不同命,达夏除了自身条件优秀之外,所属公司还是国内娱乐大头的深度发觉,现在的他颇有当初程以鑫刚蹿红的势头,碰巧的是他们都出自简亓之手。就连当初的女一号也在之前以为和达夏再度合作而爆红过,可她贺缇娜——


什么也没有。


现在的娱乐圈可谓是三分靠打拼七分靠运气,贺缇娜自认是付出了十二万分的努力的,但剩下的那七分运气她却极难沾染,有时候她也想,大概自己是真的熬不出头了。


不过有时候,事情也不一定那么糟——比如经纪人罕见的给贺缇娜打了电话。


“缇娜,我刚刚帮你接了个本子,虽然戏不太多,但这是你第一部有正经角色的电影!”光听声音就能猜到,经纪人现在是何等的眉飞色舞着,语速快得她差点听不清。


贺缇娜被他说得跟着激动起来,语调里颤着难以置信和喜悦:“真的吗?!是什么本子!”


“前几年那部第三人生你还记得吗?小说作者出了新篇,有人看达夏现在红了就想赶紧捞一笔,就买了版权准备翻拍。我打听过了,这次达夏和原女主角都会参演,这部片子人气会很高,你去混个眼熟都好。”


她低低的“哦”了一声,手指轻慢地绕着头发:“那这个角色怎么会给我?”她无权无势的,有这种好机会能轮到她实在难得。


“这个……”经纪人听上去有些欲言又止,顿了好一会才继续说了下去,“听说剧组对外会宣传说原班人马,找你也是情理之中。还有就是……”


“这个角色要的人不多,在那些有意拍摄的人里,综合来说还是你最合适。”


她刚才的欣悦几乎在一瞬间烟消云散,但很快她又了然无奈地抬抬嘴角心知肚明。当初那个角色人设并不讨人喜欢,到了后期差得夸张,跋扈又自私,比起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女主角,她简直负面到了极点。


有背景的不屑于此,可没有背景的,连她贺缇娜都挤不下去。


电视机播完了漫长的广告,正开始播放达夏最新的一部电视剧。屏幕上那张脸稚嫩又朝气,含蓄青涩的笑容宣告着年轻。


二十五岁的达夏,风华正茂。


这圈子对女人从来都不公平,十几岁的男孩眼眸里满满当当都是少年气,二十多岁的大男生已经有了些成年人的沉稳却还保留天真,三四十岁的男人成熟稳健,沧桑也迷人。所以无论达夏是什么样的年纪,只要不出大的意外,他的星途自然一帆风顺。


可是对于女演员来说,长盛不衰的只有两种类型。


一是常青树,大都是有名望的前辈,早已上升到了一定地位,淡泊功名;一是永生花,拼命地让自己的容貌永葆青春年华。


可她既当不起常青树,更做不成永生花。




月底时剧组才通知贺缇娜进组,在那之前她已经看了很多遍剧本了,人设上有不小的变化,改动之后倒也算个好角儿,只是难给人留下印象。她深吸一口气,躺在柔软的皮包车座上,慢慢地闭上眼。


管他呢,她从来就没有自我选择的权利与资本,能有这样的剧本,都算是天上掉馅饼了。


贺缇娜到得很早,工作人员都还在布置场地附近的机器设备,她松了口气,看来自己还算准时。她定了定神,打算去给导演打个招呼,但对方却没给她什么好脸色。贺缇娜端着的得体笑容有些敛了下去,不过被冷眼相待也是她的意料之中。


但可怜的是,她连这样和导演说话的机会都少有。


连这样被人嗤之以鼻的冷遇,对她来说都是奢侈。


贺缇娜呼了口气,提醒自己这是片场要收敛情绪,正转身要走的时候,导演的脸色立刻就开朗了,粗大的双手摩挲着,笑得皱纹满面:“哎哟,达夏来了!”


“张导好,”贺缇娜转过头去,看见达夏走过来,步伐轻快飞扬地,像个十几岁的邻家少年,“我今天可是特意提早来了!”


“哟,那真是见鬼,你平时可都没那么早过!”


达夏挠着头“嘿嘿”两声,嬉皮笑脸地望向一边有些出神的贺缇娜说:“听说今天缇娜姐进组,怎么说也是前辈嘛,还是提早打个招呼比较好。”但末了又撇撇嘴接着说,“谁知道缇娜姐来得比我还早。”


被点到名字的贺缇娜立刻清醒过来,又扬起嘴角端起了礼貌的笑容,“哪里,我也是刚到一会儿而已。还有我哪当得上你小巨星达夏的前辈呀。”


“当得上当得上!缇娜姐的阅历比我丰富得多。”达夏机灵,很快就说起夸赞她的话来,又将手里提了好一会的黑色纸袋递了过去,小心翼翼得都不敢看她,“听说缇娜姐喜欢吃甜食,这个是我之前去日本玩买回来的伴手礼,有很多小零食,缇娜姐应该会喜欢。”


她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


贺缇娜记得她第一次和达夏合作的时候更加无名落魄,导致她便装时还有人以为她是在场的工作人员,甚至指使她做其他的工作。那时候达夏正在发咖啡,在场各位人手一瓶冰冻的星巴克,贺缇娜也因此收到了一杯夏日里最能令人的咖啡冷饮。


若说那一次是寻常的笼络人心,这一次的便是太不寻常的示好了。贺缇娜没接受过几个采访,也没什么机会在综艺节目上抛头露面,达夏能知道她喜欢甜食实在让她意外。


虽然她第一反应认为对方只是维持谦逊心细的形象而已,但她还是不免感到了暖意融融,就算不是真的对她上心也好,这是份心意,起码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一个同组演员给她特别送过礼物,还是按着她的喜好送的。


对她来说,这是最纯粹的善意了。


她的双唇微微颤抖着,语气听上去波澜不惊,可却让人觉得她几乎已经哽咽,“谢谢,我很喜欢。”




贺缇娜进组的第一场戏是和女主角的对手戏,直到拍摄前扮演女主角的Kelly才姗姗来迟。她现在是炙手可热的新生代小花,被媒体称为“可以载入演艺圈史书的美貌”,是美籍华裔,本名姓安。


可光是迟到这一项,就让贺缇娜对她本身就不多的好感消磨殆尽了。不过她想也是,像Kelly这样的当红明星,大多是凭着一张脸赚钱赚人气的,至于业务水平,只要不是差得人人都能看出来的那种,估计也没几个人会上纲上线的在乎。


想到这里,贺缇娜不由想到达夏,和达夏送给自己那一盒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甜点礼盒。她想,即使是假意都好,起码达夏会提前来剧组看看自己这个所谓前辈。


但这个Kelly不仅让她好感尽失,还让她的拍摄进程进行得并不太如意。


Kelly并不如外界口口相传的那样温柔近人谦卑有礼,反而是个地位不够还爱耍大牌的小姑娘。先是嫌太阳太大自己贫血易中暑延迟拍摄,再是说自己身体不适要休息片刻,等到她能够准备拍摄的时候,其他人的戏份都已经过去好几场了。


“不好意思啊缇娜姐,”贺缇娜正在背台词的时候,Kelly忽然堆着不怀好意的笑脸打断了她,“我身体不太好,所以经常有这些大大小小的毛病会拖延大家的进度,不知道缇娜姐介不介意?”


这话说得我哪能回句“介意”,这样暗自腹诽着的贺缇娜也像她一样笑了起来,佯装宽宏大量地说着:“怎么会,你没事就最好了,还是身体要紧。”


“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怕你会生气呢。”她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歪着脑袋两掌一合,像是松了口气。


虚伪的美人。贺缇娜重新低下头研读剧本,心里悄悄给她盖下了一个章。


正式拍摄很快开始,贺缇娜早就整理好了妆发等待开拍,这剧本的戏都没什么大难度,她悄悄的深呼吸一记,自认能有九成九的把握。


但这个Kelly委实是个麻烦的人物,她都还没念台词就已经被导演NG了好几次,搞得贺缇娜预备了满腔的情绪险些都要因此放走。


明明几年前没红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贺缇娜想,这个年轻气盛的女孩子真是狂妄自大,自以为有了能够肆意挥洒的资本,却不想即使是有资本的人也不曾松懈过一刻。


真累。一贯容易沉醉于演绎的贺缇娜难得滋生出这种消极想法。


好不容易Kelly能演到自己已经能读台词的进度了,新的麻烦又再一次出现,明明是Kelly自己忘了词导致这场戏的连贯中断,她却楚楚可怜的指着贺缇娜说是她忘了词才没接下去。


“安小姐,我记得是你还要再念一句词才会轮到我的。”再来多少遍都可以,但是这种不应该受的即使反驳也无关紧要的委屈,她才不会一声不吭的吞下去。


“好了好了,”导演看着她们都渐渐剑跋扈张起来,马上出声替Kelly打圆场,“Kelly也是不小心记错了,缇娜你别那么严肃嘛,大不了我们再来一遍就是了。”


贺缇娜听了咬咬下唇,看着Kelly招摇着得意洋洋的神情和周围工作人员略带不满的面色,她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站回了最初的站位上,准备再来一遍。


也是,这世上哪有不拜高踩低的人。


“缇娜姐!”她低着头,忽然就听见达夏的声音远远传来是在叫她,他毫不收敛地笑着,露出了八颗牙齿,双眼眯成一条线,“加油!”


像冰雪一瞬间消融,就连混沌冻结的世界也在顷刻之间万物复苏。




TBC.

评论(43)

热度(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