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亓桃】为时不晚

(对没错这就是即时生效的番外

(终于给了我最爱的减七一个结局

 

 

勿上升真人

 

 

01

 

 

“陶桃快回来了。”

 

 

这是伍扬刚刚发来的信息。

 

 

“什么时候?”简亓正好合上文件,顺手回了一句。

 

 

“下午就到。”

 

 

其实对于陶桃回来这件事,简亓不算意外,毕竟她也在加州待了快六年了,逢年过节的也没听说过她回过国,这么长时间肯定多多少少会想家。再者加州那边的深度发觉也起来得差不多了,倒是总部缺了个陶桃不知道少捞多少金,伍扬这个人,虽然嘴上不说,但还是挺爱赚钱的。

 

 

不过,简亓还真没想过陶桃这么快就会回来——而且居然下午就到。

 

 

桃姐果真雷厉风行。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那我准备一下东西吧,宋玄还是归她带好。伍总觉得呢?”不是简亓谦虚,他虽然也算精通乐理,但是有关歌手的各方面管理公关他做起来实在不如陶桃,虽然带了五六年也比最初有些长进,但他始终是带演员起家,要是宋玄一直归他带,岂不是活活耗死个一线歌手。

 

 

“这事儿你自己找陶桃商量吧。”伍扬大概在喝茶,半天才回一条信息来,“下午本来是陶醉去接她,但是他刚刚说有灵感跑回家写歌了,你去替一下?”

 

 

看到这里,简亓彻底明白了伍扬的良苦用心。可能是年过半百就爱管闲事,伍扬常常有意无意把他俩放到一块儿去,陶醉回家写歌这事儿应该不假,但伍扬也不是不知道,不就回个国,陶桃又不是自己搞不定,没必要非要让个人接机。

 

 

况且,简亓又不蠢,他要是真去接了岂不是找骂,谁不知道陶桃到加州去之后敖三也跟着到了加州,说是要把他的产业发扬光大到美国去,虽然这几年没什么消息,但搞不好人家这次回国手上都带鸽子蛋钻戒了,哪里需要他简亓操心,小心把敖三气得上门打人。

 

 

他清楚得很,陶桃当初会跑去加州,多半是不想和他再这样水火不容地耗了。

 

 

“不去了,我今天忙。”简亓随便答复了伍扬一句,转头打了个内线电话,打算叫助理送杯咖啡上来。

 

 

说起来,陶桃的办公室,他还一直给她留着呢。

 

 

02

 

 

不知道是伍扬跟谁大嘴巴说出去了还是怎么样,陶桃把行李放回家之后就去了深度发觉,刚踏进大门就听到大家叽叽喳喳地说“桃姐居然真的回来了”之类的话,她不爱被这么多人看着,这下浑身都不自在,只能踩着高跟鞋再踏快几步。

 

 

幸好,员工向来害怕和她乘同一部电梯,陶桃顺利地搭了一班只有她一个人的电梯,直接去了顶楼找伍扬。不得不说,伍扬实在爱茶,每次她来伍扬办公室,还没走进去就能闻到一股茶香。

 

 

“回来了?”伍扬一副“我早知道是你”的样子,微微弓着身子靠在座椅上,神情似笑非笑。

 

 

“是啊,深度发觉上上下下怕没有谁不知道了。”陶桃毫不客气地走进来,一副走进家门口的轻松模样,“我回来得可能有点儿突然,不知道交接会不会很麻烦?”

 

 

“不会,我早上就告诉简亓了,他现在应该帮你办得差不多了。”

 

 

陶桃愣了愣,深吸一口气:“多谢伍总。既然交接没什么问题,我就先下去了。”她说完就立刻转身离开,伍扬没什么反应,却在她走出去之前叫住了她。

 

 

“对了,你办公室还在那,简亓给你留的。”他依然低着头,全神贯注地望着他的茶杯,漫不经心地说着,像是一句不经意说出来的无心话。

 

 

她却有些恍惚了。

 

 

她走的时候其实已经和伍扬说过她的办公室可以随便处置了,她又早就听说简亓的艺人好像缺个什么休息间,因为待在简亓那边容易吵着他工作,所以她早就有想过,她走了之后办公室可能就会被改掉了,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还留着。

 

 

——而且还是简亓留下来的。

 

 

如果陶桃没记错,那间办公室应该就在简亓办公室的正对面。还记得以前有时候她工作太累停下来,想装杯热水休息一下的时候,一抬头就能看到简亓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她,半点都不怕被她发现。但这目光通常只停留一下就会挪开,他会继续低下头看文件表格,隔一会儿就得接个应酬电话,偶尔会打个电话叫助理送咖啡上来。

 

 

不得不说,深度发觉的隔音实在很差,简亓忙起来的时候,陶桃一整天听到的都是简亓在和对方讲电话的声音,柔软而得体。他的音量虽然不算大,但要是一整天都停不下来,那也委实算种噪音。

 

 

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回国居然还要坐回那个抬头就能看到简亓的办公室,偏偏还是简亓留的。

 

 

她知道六年前那会儿,简亓还是惦着她的,所以虽然表面水火不容,实际却千方百计让她,因为了解她的性格还十分有分寸的留了不远不近的距离。他总是在那里,不进也不退。想到这个,之前简亓会留下这个办公室也不足为奇,后来简亓也许渐渐淡忘,正好陶桃也还是没回来,所以这办公室直到今天还留着,多半是连简亓都忘了这回事。

 

 

大概早就没再惦着了吧,她还听说简亓一年多前罕见地签了女艺人,也算是上心地捧,现在正是红火的时候,再不济也能算个二线。搞不好,简亓就是看上人小姑娘了呢。

 

 

想想以后每天都要面对六年没见的、曾经也算是敌人的简亓,她心底居然没来由地生出点紧张。

 

 

果然回国真的很糟心。陶桃重重地叹了一声。

 

 

电梯好不容易停在目标楼层,陶桃独自从人挤人的电梯厢里走出来,高跟鞋敲在地板上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楼层里,凭着记忆,她停在那间透明玻璃门的办公室前。

 

 

陶桃。闪着银光的牌子上这样写道。

 

 

她一瞬间有了归国的实感。

 

 

03

 

 

简亓刚从外面应酬回来就得知了陶桃已经到深度发觉的消息,果不其然,他刚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就看到对面的陶桃已经低着头工作。她还是留着那一头发尾微微向内卷的齐肩长发,工作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严肃,紧抿着薄唇,不时地皱起眉头。

 

 

大概是察觉到他的目光,陶桃缓缓地抬起头,很快就认出了她。也是因为这样,她面上出现了一瞬的惊慌,却又很快归于平静,但比起刚才只是面无表情的神色,她现在看上去要咬牙切齿得多。

 

 

他就知道。简亓微微低下头,不知道该哭该笑。

 

 

但显然他不那么应该现在就和陶桃打招呼,那对他们两个来说太莫名其妙了。正好,他早上把宋玄的事情整理了一下,现在她回来,当然要把人还给她。这样想着,简亓转过身去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东西都放在简亓桌面上,所以几乎不需要找,他手上拿着几个文件夹,走到了对面,伸手敲了敲挂着陶桃牌子的那道玻璃门。

 

 

陶桃几乎是立刻抬起了头看他。简亓清楚地看见她猛地呼吸一滞,又渐渐慢慢地呼起气来——这是她紧张的表现。她的双唇张了张,像是想说些什么的样子,最后她低下头,说了句“请进”。

 

 

“有关宋玄这几年的通告,现在的情况和其他等等基本上都在这里了,我想把宋玄交还给你带。至于伍总那边,他让我找你商量,估计是没有意见了。”说完这些,简亓把怀里的文件夹都递了过去,一时竟也有些无言,胆怯得只敢看她拿东西的手——咦,和他想的不一样,不仅没有鸽子蛋钻戒,就连个戒指都没有。

 

 

不会吧,敖三居然这么没有效率?想到这里,简亓心底莫名生出些幸灾乐祸。

 

 

但很快,他恍然大悟了另一件事。难怪伍扬还是有意无意地撮合,大概也是知道敖三最后还是没追到陶桃才敢这么做,不然伍扬一般不爱棒打鸳鸯——可能是年纪大了,多多少少信鬼神风水,他做事基本处处不得罪人,美名其曰“积德”。

 

 

没成也不一定轮得到他。简亓又悲观起来。

 

 

“这事儿宋玄知道吧?”陶桃问。

 

 

“知道。”

 

 

“那过两天我继续接手他吧,这几年麻烦你了。”陶桃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浏览了一下里面的文件表格,看了几眼后又放到了一边,“还有什么事吗?”

 

 

莫名其妙地,简亓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要是换了以前,陶桃少不得明嘲暗讽他几句才过瘾,再不济也得翻个白眼表达自己的烦躁,却从来没有对他客客气气地说过话。今天头一次听,倒把简亓听恍惚了,感觉自己活像陶桃哪个正在洽谈的客户似的。

 

 

乍一听是挺温和亲近的,可是只有简亓自己才知道,这一点儿也不特别。

 

 

“还有一件事,”简亓灵光一闪想到一件他一直惦记着等陶桃回来要做的事情,现在想来正好适合搭话,“你去加州之前我就已经写好深度发觉年末CON的合作策划了,但是还没来得及办你就走了。现在还差几个月到年末,如果你愿意的话,把那份策划改一改今年用也可以。”

 

 

才刚说完,简亓又开始觉得自己太蠢。以前他年年都找陶桃伍扬讨论两家艺人合作的事情,后者几乎每次都笑着看戏等他们自己解决,前者则是每次都不留余力且毫不犹豫地驳回简亓的想法。虽然他不知道现在陶桃对自己是什么看法,但他看得出来,对方这会儿不太愿意见他,他现在问出来,十有八九,不对,是百分之百会再被驳回。

 

 

下不为例。他对冲动的自己说。

 

 

陶桃的视线并没有在他身上,却也说不上太专注。她握着鼠标的手轻轻地颤了一下,简亓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她的指尖轻轻叩击着键盘的声音,心里已经有了数,准备转身走出去。

 

 

“策划发到我邮箱,我考虑一下。”

 

 

04

 

 

“哇塞——桃姐真的真的真的回来了啊?”达夏一边坐在沙发上喝助理买来的奶茶,目光一边频频不安分地朝外看去,还顺带意味深长地瞥了简亓一眼,搞得他那一下浑身都是鸡皮疙瘩,“是我消息太闭塞了吗,怎么我这两天一点都没听到过?”

 

 

“伍总早上才告诉我,她下午回来的。你那时候在外面录采访拍杂志,当然不知道。”

 

 

“缇娜缇娜,你看见没,那个就是桃姐。你来的时候桃姐还在加州,所以如果你觉得她有点凶就绕道走好了,她一般也不太喜欢别人和她打招呼。”达夏说着,戳了戳旁边贺缇娜的手肘,又指了指对面那道玻璃门,传授着自己的宝贵经验。

 

 

贺缇娜刚想点头应下来,简亓的坏心思就上了头,赶紧打断达夏:“达夏一向没大没小,不要学他。”

 

 

“简哥哪有你这样的!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嘛!”达夏被气得跳脚,放下奶茶就从沙发上蹦起来,整张小脸都皱在一起,看起来委屈巴巴的,“桃姐肯定知道你签了缇娜,你还想缇娜和她打招呼,你不怕她多想点什么?”

 

 

听到这里,简亓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气该笑。没想到小孩这么善解人意,老早就替他打算好,连边边角角都一并料理了,虽说看着多余,但说到底了,确实也贴心,简亓也确实需要——毕竟他一时也没想到这方面上。不得不说,达夏在这种事情罕见地细心。

 

 

但是这种事情,他还是少操闲心比较好:“她会不会多想什么我先不和你讨论,重点是我交上去的年末CON有个你和缇娜的合作节目,现在还没通过,我随时可以取消。”说到这里,简亓想起陶桃说的“考虑一下”,心情不自觉地复杂起来,大概是因为她难得对自己做出些让步,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原因总归都是一点——陶桃懒得再同他水火不容下去。

 

 

果不其然,达夏很快大呼小叫起来,贺缇娜很快就在一边拉住他叫他小声一点,简亓没有再看他们,而是被手机上刚来的信息吸引了视线。

 

 

居然是敖三发来的。

 

 

“明天下午两点,AZY特保公司见。”

 

 

 

 

敖三一般不和简亓来往,一是没必要,二是不想理。敖三这人一向直来直去,不喜欢的人绝对不会给好脸色看,更不要对心仪女子的前男友这种角色摆出什么漂亮表情了。简亓每每见到敖三,他都是挎着一张臭脸,仿佛自己欠他八千万逾期未还。

 

 

这一回敖三把他单独找去,想来十有八九也是为了陶桃的事情。说起来,这次陶桃回国的决定实在突然,也完全不知原因。假如说陶桃一个人回来了,那简亓估计还能猜出三四分。但怪就怪在敖三也一并回来,又没传出他们两个最近有点什么喜事。

 

 

不过,按简亓的直觉,他想这次十有八九能把这些疑问都搞清楚。想着想着,他已经走到了敖三办公室的门口。敖三的脸色果然不好看,甚至已经写满了不耐烦。简亓也知道自己是迟到了,于是很快推门进去,走到敖三桌前。

 

 

“三爷找我有什么事?”

 

 

敖三没看他,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实在叫他怀疑下一秒敖三会跳起来打人,但实际上他只是偏过头深呼吸了一下,对简亓说了句“坐下说”,才硬逼着自己把脸色转换一下:“陶桃回国了,你知道吧?”

 

 

果然。简亓点点头。

 

 

“有些事情,陶桃不会告诉你,但我想,你必须知道。”敖三说到这里时,陷入了一段不短的沉默。简亓看出他像是在纠结什么,或者说在进行一场自我逼迫,并没有发话,安静地等待下文。

 

 

“是我劝陶桃回国的。”

 

 

听到这里,简亓难免觉得震惊。毕竟当初是他紧追陶桃不放松,甚至还跟着跑到加州去发展产业,所有人都看得出他情深意重心如磐石不能转,要不是他亲口说出来,简亓一定不相信,他居然会劝陶桃回国。

 

 

“你应该了解,陶桃是个拎得清的人,再怎么样也不会让其他事情占据自己的正常生活。这么些年她在加州生活得还算不错,人缘也意外地很好,我一开始也以为,她是来开始新生活的,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她很害怕,她在逃避。”

 

 

敖三握紧了拳头,又慢慢地松开:“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陶桃根本忘不掉你。”

 

 

“甚至——你们大学时期的合照,她至今还夹在最常看的书里。”

 

 

这一句,叫简亓的回忆一下倒回十多年前。那时候他和陶桃虽然都说不上什么善于表达的人,平时也不喜欢浓情蜜意地你来我去,合照还是简亓心血来潮想拍,软磨硬泡哄了陶桃好久才得手了一张,以后却又因为种种原因再没有拍过,再后来又变成完全没有机会了。

 

 

那时候的陶桃喜欢荷花边的衬衫,喜欢碎花的及膝连衣裙,喜欢蝴蝶结发箍,她还很容易害羞脸红,之前两个人的关系偶然被朋友发现都惊慌得不得了,像是什么不能见光的事被揭底。所以如果简亓没记错,照片上的陶桃,一定微红着脸。

 

 

他没想到事到如今,陶桃居然还把照片留着。而敖三一向也是十分要强的人,能让他对简亓说出“陶桃忘不掉他”这句话,一定是下了非常大决心,又因为某些刺激让脑海中的这个认知越来越清晰。

 

 

——陶桃确实还没忘掉你。这个声音在简亓心底非常响亮地回荡着。

 

 

想到之前陶桃客气的话语,以及对双方艺人合作这方面难得做出的让步,有关这一切,现在似乎都有了清楚的答案。

 

 

看到简亓那么久不说话,敖三也大概知道他现在放不出什么屁来,只好自己一个人继续说下去:“你现在对陶桃是什么感情我不管,但如果你不好好对她,我会让我公司所有特保轮流把你抡一遍。”

 

 

听到敖三幼稚又怒气冲冲的狠话,简亓忽然意识到敖三会对他说这些都只是为了陶桃,但是要给自己的情敌铺路,换了谁心里都会不舒服。可是他对陶桃必定是真正的情深意重,所以才克服私欲悄悄为她做这些——瞧瞧,他明明不服气死了,恨不得下一秒就反悔走人。

 

 

“这就不劳烦了,我会尽量不让三爷有这个机会的。”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站起身来朝外走,他刚踏出门口半步,就听到身后敖三不轻不重地骂了句“艹”。

 

 

简亓忍不住笑出来。

 

 

其实敖三也是很好的人嘛。

 

 

05

 

 

要不是手机的日程提醒及时响起来,陶桃十有八九会忘掉今晚还要和敖三一起吃饭这件事。

 

 

说起来,这顿饭的渊源也实在很深。

 

 

本来陶桃在加州已经完全安定下来了的,她和陶醉没去几年就把深度发觉做大了,他们作为第一批开拓市场的人当然也能赚得盆满钵满,两姐弟在喜欢的地段买了喜欢的房子,是带了个不小的花园的房型。陶醉叫人栽了不少草木,没灵感的时候就喜欢躺在花园里摆置的那张摇椅上,通常没趟两个小时就又会冲进房里写歌。

 

 

对陶桃来说,她对生活的要求一向不算高,只要过得还算舒坦、没有糟心事就算是快活日子了。更何况异国他乡,很多事情和她预想中的都不太一样,任谁也想不到人人口中冰山美人的陶桃,到了加州居然坐拥一群真心朋友——这大概也是件意外之喜。

 

 

而她和敖三在加州时,曾经也做过几年情侣。那时候陶桃刚好遇上太多事觉得太累了,敖三又恰好在那时候向她表白,她想想自己最初来到加州的原因,就这样答应下来。

 

 

陶桃不爱过生日,直到某年加州的朋友却帮她精心策划了一个生日party,她才突发奇想地算起自己的年龄。

 

 

她都已经三十七八岁了——一点也不年轻,甚至,她即将步入四十不惑,也算是一些人口中的老女人。

 

 

其实关于感情婚姻这方面,不是没有人提醒过陶桃,也不是没有人替陶桃牵过线,是她自己太倔了,满心惦着简亓,却又因为当年种种不肯放过他的不告而别和不做解释。其实她心里都明白,包括原因、对方的心情和想法,她只是想等简亓一句话。

 

 

——可是却迟迟等不来。

 

 

她身在这场拉锯战之中,是深知这样的境况何其费心的当事人。粗略算来,她和简亓自从在深度发觉之后也这样彼此消耗好几年,这样看来却没有任何的意义。她一向雷厉风行,唯一拖泥带水的不过这一件事,所以伍扬把加州的项目扔给她的时候,她一口答应下来。

 

 

你看,她早就失去了可以拿来重复分分合合的青春,她再也拿不出时间为所谓爱情搏那么一把——这成本太高了,她根本支付不起。

 

 

基于这些,陶桃对敖三可以说是千恩万谢。毕竟敖三实在也是个非常不错的恋爱对象,虽然平时孩子气,但多数时候他都还算妥帖稳重,有时候靠着敖三的臂膀,陶桃都会想,有可能她剩下的这大半辈子,都会这样和敖三一起过下去。

 

 

毕竟,她和敖三之间没有太多情爱关系,所以对彼此都难得的坦诚,加上敖三确实是个很能靠得住的人,对她也呵护有加绝对尊重,陶桃一向不喜欢花太多时间打理人际关系,所以这样不温不火的相处模式让她感到舒服放心。

 

 

她想,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以前的很多事情总可以名正言顺地归为过去,她在加州很好,虽然说不上何其幸福,可是很平淡,也很安定——是她理想中的未来的其中一种。

 

 

可是那天,敖三在家要抢她的书看时却发现了夹在里面的、她和简亓大学时期的合照,照片上的她带着蝴蝶结发箍,面颊微红地倚在一身白衬衫的简亓怀里。他的衣角被窗外的风轻轻吹起,卷起一个微小而可爱的弧度。

 

 

她一瞬间感到有些东西将会被撞破,即使这些事情,他们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这一瞬间她也彻底明白过来,她对简亓的感情根本就没有任何改变,她可以不再提起,可是当这段往事再被拎出来的时候,她还是会猛然意识到,自己完全没办法放下这个人。

 

 

敖三拿着那张照片沉默了很久,他的视线聚焦在那张已经有些泛黄的照片上,时不时狠狠地捏一下。他的双唇微微颤抖着,却久久没有任何一句话语,陶桃甚至可以听到他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几近是拼命发出的、却又像是努力克制的声音。

 

 

“陶桃……你回国吧。”他终于发出低微的声音。

 

 

——就像战士丢盔弃甲,放下刀剑,卑微地向他的仇敌说,我臣服于你。

 

 

 

 

陶桃看了一眼时间,傍晚六点半,离她和敖三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虽然这个点交通不太通畅,但如果现在出发应该能比约定的时间稍微早一点点到。陶桃收拾了一下东西关了电脑,决定今晚先不做加班的工作狂。

 

 

说起来,这顿饭还是敖三送她去机场的路上约的。还记得敖三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半开玩笑的说就这样分了实在太草率,他堂堂总裁,怎么样也要吃一顿散伙饭才行。她知道这也是自己对不起敖三,再加上吃顿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和敖三相处好几年,虽然不至于明白透了,但陶桃还是有自信说自己能把敖三的脾性摸个半清的。他这人最怕别人担心,不爱被人关照同情,所以再怎么样也会用一副嬉皮笑脸的样示人,偏偏太过熟练了,如果不是熟悉的人,一般看不出来他现在是何心情。

 

 

她太知道敖三多不好受了。

 

 

可是没有办法,既然敖三肯让她回国就是不会反悔的,况且陶桃也不是个全无私心的人,她的私心也不允许她随意扔下所有过去就这样和敖三相依相伴——事实上,这也是对敖三不负责。

 

 

她这次回国,无非也是赌一把。如果成功,那是她的幸运;如果失败,那从某个层面来说也不太坏,毕竟可以解开多年心结,怎样也能算上一桩幸事。

 

 

感谢她对这里的道路还有些印象,陶桃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几分钟,却没想到敖三更早,甚至都已经点上了菜,看来早就在这里做了一会儿了。陶桃一直清楚,在某些方面上,敖三是个十足十的急性子。

 

 

看到陶桃来,敖三显然兴奋了不少,先是给她盛汤又是给她夹菜的,陶桃一边吃一边听他絮絮叨叨说回国弄来弄去的一堆麻烦事,偶尔也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在加州发生的事情,这样来来去去的,一顿饭也这样吃到了尾。

 

 

陶桃刚想招来服务生结账,就被敖三一手拦下来:“不用,我已经给过了。”

 

 

“不是说好AA的吗?”虽然她早料到,敖三这种大手笔的家伙十有八九会主动请客,但不管怎么说现在两个人的关系算是明白了,还要他请客,陶桃实在非常过意不去。

 

 

“我改主意了,不想AA。”敖三扁扁嘴耸了耸肩,夹起筷子把最后一块肉塞进嘴里,“现在你就欠我一顿饭了。”

 

 

“敖三……”

 

 

“我知道你不想欠我,”大概是空调温度太低,敖三吸了吸鼻子,又喝了口水才继续说下去,怎么听怎么漫不经心却又莫名的正儿八经,“可是我不要你还,这样你才能一直记得你欠着我什么,以后七老八十还能想起来欠谁一顿饭,然后想起那个人叫敖三……”

 

 

“陶桃,我就这么一个要求了。”

 

 

“你看,堂堂AZY总裁都这样拜托你了,够不够排面啊?”

 

 

她实在太太太愧对敖三了。看着敖三的眼睛,陶桃又一次这样想。

 

 

但她同时也很清楚,敖三虽然希望自己可以记住他,却不希望自己对他只剩愧疚,这反而会让敖三感觉更加不好过。但无论如何,各个方面来说,她都欠敖三太多太多了,是她根本没办法还、也还不起的人情巨债。

 

 

对于敖三,她千恩万谢。

 

 

“陶桃,”敖三忽然换了副正经面孔,笑容一点点浮现在他脸上,很轻松又很轻描淡写,陶桃莫名觉得这是他最真诚而最笃定的一刻了,“我向你保证,你一定会很幸福,非常非常幸福。”

 

 

陶桃愣了一下。

 

 

“谢谢。”

 

 

07

 

 

简亓难得起晚一回,但因为官儿够大从来不用打卡,偶尔一回迟到也不是大事——当然,要是伍扬知道了,那可说不好会不会斤斤计较的扣个几百块工资。

 

 

简亓刚打开电脑,就看到自己有不少新邮件。他打开邮箱随便浏览了一下,多数都是各个节目组杂志社或者剧组抛来的橄榄枝,翻到最底下,居然还有一条邮件,是来自陶桃的,不过寥寥几个字。

 

 

“策划通过了。”

 

 

老天爷,是他今天睡迷糊了看不清楚吗?虽然早就被敖三叫去喝茶过一回,也知道陶桃说“考虑”就是十有八九能成,但这件事真正发生的时候,简亓还是感到十分不可置信——他几乎要高兴得失态了。

 

 

简亓和陶桃的艺人合作,该是多么惊天动地的新闻。往年什么王不见王织女牛郎的通稿都会在深度发觉的年末CON满天飞,无非是年年把陶桃和简亓的敌对关系拉出来炒冷饭,群众偏偏也买账,每年都有不少双担哀嚎“我两个爱豆什么时候才能合作啊”。

 

 

谢天谢地,今年年末的各大头条算是被深度发觉提早预定了。想想这些,简亓的心情比平时都要舒畅好几倍,想起这份策划还没递交给伍扬,虽然他肯定不会有什么意见,但不管怎么样,交给老总走个过场也是应该的,于是他顺手把之前发给陶桃的那份邮件转发给了伍扬,等待回音。

 

 

做完这些,简亓忽然又想到了前些天和敖三的谈话内容,心里不由得有些雀跃。毕竟他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以为陶桃是能跑到加州去就是正式放下了过去,害他总是后悔自己没有把该说的话快点说出口,连达夏都要明里暗里教育他。但听昨天敖三那样一说,他又意外又惊喜,他本来以为敖三都跟着去加州了,两个人不是已经铁了就是很快会铁,却没想到陶桃不仅回了国,还是因为他。

 

 

感谢上帝,这次把机会直接送到他眼前了。

 

 

还没等他停下来再高兴会,贺缇娜就打了电话过来:“简哥,是我。”

 

 

“怎么了?”贺缇娜是个不喜欢麻烦人的女孩子,虽然在和达夏交往之后有所变化,却也很少跟简亓联系。看到是她的电话,简亓不免有些担心。

 

 

“没有,是达夏手机没电了,但是他给你打个电话,就用我的手机了。”贺缇娜解释道,“达夏,你快点过来,电话通了。”

 

 

“诶来了……”达夏的声音越来越近,估计他是跑过来的,因为这样才会连说话都有些气喘吁吁,“简哥,我跟你说,这次我做了件好事,你一定要表扬我。”

 

 

“你还能做什么好事?”听到这里,简亓更加担心了,不祥的预感慢慢升上心头,他甚至已经在盘算达夏这小子要是真闯祸了要怎么了。

 

 

“是真的!我把伍总原本打算调给桃姐的司机要过来用了,所以桃姐现在没有司机接送了。”不用看见他,简亓都知道达夏现在肯定在一副嘚瑟样地摇头晃脑,尾巴都快翘上天了。说到这里,达夏还故意顿了顿,久得简亓差点忍不住叫他快说下去,他才终于开口,“今晚有个酒会,你和桃姐都得去吧?你去接她就好了。”

 

 

“不用谢我,我叫雷锋。”

 

 

不得不说,达夏这小子有时候真是鬼精,偶尔我行我素自说自话起来直让人急得生气想打想骂,可是再看看他做的事情倒也没什么不好的,反而自己还乐见其成就压根气不起来,只能把一肚子火自己消化了,最后再面上透露出一点点无奈来。

 

 

行吧,达夏总算是做了一回好事,简亓决定这次就不跟他计较了。

 

 

“臭小子。”

 

 

“……干嘛!”

 

 

“下个月你的星巴克我包了。”

 

 

因为要去酒会的原因,简亓比平时早了两三个小时下班。想到达夏早上打来的电话里那一片好心,简亓摇摇头轻笑了一声,走出办公室,抬手敲了敲对面那扇玻璃门。

 

 

“请进。”陶桃说完才抬起头来,看到来人是简亓显然被吓得不轻,却很快整理好了情绪,重新低下头去。

 

 

“伍总说没有司机接你去酒会,不知道桃姐肯不肯赏脸坐我的车?”

 

 

陶桃抬起头来毫不犹豫地说,皮笑肉不笑里带了几分狡黠。“那就麻烦简大经纪了。”她很快就站起来,像是早有准备似的拎起了一边的小皮包,又对简亓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现在可以走了。

 

 

看到陶桃桌上黑屏的电脑,简亓哭笑不得。

 

 

要命——

 

 

原来她早就等着了。

 

 

 

 

陶桃印象里自己和达夏并没有怎么交涉过,毕竟他刚进来半年多自己就去加州了,别说来往,她对达夏甚至还没来得及建立个第一印象。但现在看来,这孩子肯定鬼灵精怪的,但做事又不太周全,毕竟谁调走了她的司机这种事情她一查就能知道。

 

 

恩,是个好孩子。达夏的第一印象就这样在她心里建立了。

 

 

托达夏的福,陶桃第一次坐简亓的车。十几年前谈恋爱的时候简亓连驾照都没考,她自然没机会坐;等到几年后两个人都在深度发觉,简亓也手握驾照了,两个人却又忙着对峙没时间和解,就更别提坐他的车了。

 

 

不得不说,简亓确实一个是个爱干净的人,车子估计也是定时清理的,里里外外都白净敞亮得像新车。陶桃坐在副驾驶上,一路上只能听电台,因为简亓一路上都没有说几句话,车里安静得全是发动机轰鸣的响声。

 

 

这样的煎熬总算捱到头,到了酒会之后简亓就没办法再顾及她了,毕竟他能说会道的,向来是人群里最受欢迎的那个。即使不是真心的,也多得是仰仗他地位身份的人来攀谈几句——看看,这还说着呢,立马就有粉红着脸的小姑娘排着队握着香槟酒杯打算来聊几句了。

 

 

也是,他的皮相向来讨女孩子欢心。

 

 

陶桃也和酒会里几个老熟人碰了面,大家工作理念相似,还算说得上话。和那些人油嘴滑舌互吹互捧了一会儿,陶桃觉得场馆里的空调着实开得有点沉闷干燥,恰好那些人也把话匣子收上了,她松了口气,借机溜到了阳台上。

 

 

陶桃倚在栏杆上,叹了口气。果然不管国内还是国外,只要是应酬都会无一例外地累。要知道她这才回国没几天,时差都没完全倒过来。要不是因为她刚回总部很多事情还需要交接,估计她这个工作狂都会打算请几天假偷闲。

 

 

“怎么在外面?”简亓的声音从她身后飘飘悠悠传来,她一转头就看见他朝自己走过来,骨节分明的手轻盈得体地握着高脚杯,里面装了小半杯红酒,“你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不如我等会儿送你回去?”

 

 

“不必了,是我不想待在里面。”陶桃又重新转过去,“倒是你,那么多人排着队想和简大经纪说句话,怎么不赏脸给人家?”

 

 

“有些人的脸不用赏。”简亓说着,又喝了口红酒,抿了抿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这次不赶我走吗?”

 

 

说到这里,陶桃想起自己以前是极其讨厌和简亓独处的,几乎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就连两个人同乘一趟电梯她都要用眼神把简亓赶出去。这样说来,自己以前实在是太幼稚,任谁也知道自己的所谓针对对简亓来说不痛不痒,况且谁也知道,这都是她放不下的表现而已。

 

 

说来也怪,那时候她也三十出头了,居然还像个中学生一样玩着看你不爽就要和你作对的戏码。好在她去国外待了几年,成长是这段疲惫期带给她的唯一好处。她决定接受敖三的建议回国的时候就想好了,假如简亓还会朝她走,那她也会放下其他的成见走过去;但假如简亓已经走向了别人,她当然也不会自讨没趣。

 

 

“要是真赶得走,你也不会还在这里了。”陶桃说。

 

 

“加州怎么样?”沉默了一会,简亓忽然又发话问道。陶桃终于算是看出来,他只是想搭话,却又因为实在太无话,连这种嘘寒问暖的话都问出来了。想想伶牙俐齿的简亓居然也有尴尬的时候,她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

 

 

“还不错。”她诚实地回答。

 

 

“那怎么还回来?我之前还想,如果你哪天回来,九成九会是因为大洋彼岸找到心上人,要带他回来喝喜酒。”

 

 

“找不到,不如意。”陶桃漫不经心地说,“简大经纪不也一样吗?都这么多年了,还是钻石王老五。”

 

 

“我不同,我那叫爱而不得。”简亓颤颤巍巍叹口气,手上随意地摇晃着酒杯,视线望向远处零零星星还未亮全的霓虹灯,“我不缺心爱的人,但我缺她爱我。”

 

 

陶桃一下恍然大悟。

 

 

“既然这样,怎么不去追?”

 

 

大概是心情不错,简亓听完之后难得笑出声来,双眼眯成细细的线:“那你说,我能追到吗?”

 

 

“如果是你的话。”

 

 

夜风轻轻地吹起来,陶桃披在肩上的头发也被悄悄卷起,一些发丝还趁风贴在了她脸上,遮住她的视线。她轻轻眯起眼睛,拨开脸上的对方,扭过头与简亓面对面。她知道她在笑,更知道这个笑按照常理不应该出现在陶桃脸上,但是没办法,她现在非常想这样做。

 

 

“——那一定没问题。”

 

 

 

End.

评论(29)

热度(132)

  1. Blueocean.南北 转载了此文字
    8102了我还愿意搞七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