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17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推荐BGM:蔡依林-即时生效


勿上升真人



C17

 

 

当那份文件被发到达夏手机里的时候,他其实很害怕。一开始,他自欺欺人地想,这人不过是来恐吓他,要他心里不安,好让他再次陷进暗无天日的自责与惭愧里。但这人最后确实又成功了,因为他说这份文件也发到了贺缇娜的手机里,达夏不得不心虚而惊慌起来。

 

 

他承认自己直至今日或许还保留着些自尊心极强的大英雄主义,又或许这人人皆有,他太不想自己污浊不堪的过去被狠狠地暴露在他心爱的人眼前,毕竟贺缇娜对他来说,实在非同一般——大概是为了保持什么纯良天真热情可爱的完美形象,他一直说不上是自尊强得像命根子一样的人,可是他太害怕被戳穿,害怕他任何一点点不好被披露在贺缇娜面前。

 

 

他一直说贺缇娜不自信,可是这些日子,他却成了那个不自信的人,他小心翼翼地逃开他们之间的一切接触,不让她知晓事情的冰山一角,这做法自私而可笑——纸确实包不住火,这一点达夏很早以前就知道。

 

 

这样的达夏,与贺缇娜而言,实在太太太不堪。

 

 

是啊,贺缇娜那么那么好,她尚是少女的时候就已经在舞台上绽放她的光彩,甚至能够成为达夏这几年间的动力和唯一慰藉;即使她进入演艺圈,她也没有像别人一样变得面目全非。她真正的上进而努力,又是那么的平和善良,就像近在咫尺的维纳斯。

 

 

可他达夏,从小时候起就冰冷阴沉,如果不是有幸碰到程以鑫,说不定在被人一路来的误解中就会真的成为一个坏小孩。而长大之后,他不分是非的谋划着要报复程以清,用尖刀挖开他惨重疼痛的伤口和过去,还差一点就害他想一死了之。

 

 

杀人未遂。

 

 

多么触目惊心的字眼。

 

 

而贺缇娜大概真的是神话故事中光芒万丈而心怀天下的女神,她那样坚定地面对了他狼狈的往事,却不疑有他地捧着他的脸,神情坚决而不可扭转地说着我相信你,我完完全全的相信你。

 

 

怎么会有这样好的事情,简直好得就像梦一场呢?达夏拼命地睁着眼,在脑海中拼命地想刻下这场梦里的贺缇娜,即使梦会醒来,也想让这一刻真真实实地存在过。

 

 

他明明那么卑鄙,明明那样破碎不堪,他早就被淹没在了深深的泥沼,他丑陋恶心的过去几乎快要发臭——

 

 

这一切明明肮脏恶心到了极点。

 

 

可是、可是——

 

 

她却依然义无反顾地跳了下来,伸出了她诚挚有力的双手,将他从沉痛而无边的深海之中,彻彻底底地解救出来。

 

 

 

 

达夏给她发了消息,说是今天拍完杂志之后一起走,会带她去个地方。贺缇娜回复说“好”。即时生效已经杀青了,她和达夏也开始到处跑宣传期,这个杂志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但还好,在那一次之后达夏没有再躲着她,两个人也回归了正常的来往交际,她心里的大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现在再想起来,贺缇娜还是觉得那勇敢得简直不像自己。比起一贯的自己,她昨天的举动确实太过冲动了些,可是假如重来一次,她还是会那样做的。

 

 

因为她知道,达夏非常需要她。

 

 

仔细想想,她和达夏一路来也算是十分顺风顺水了。红得发紫的小巨星和终于熬出头的女演员,他们的故事好得颇有些梦幻,没有白雪公主的毒苹果,没有睡美人里的诅咒和纺车,他们能够坦诚相待,贺缇娜第一次觉得,她可以很放心地将自己交付出去,也很乐意对方了解自己的全部人生——假如对象是达夏的话。

 

 

她和达夏,一定会很好很好。

 

 

她想。

 

 

因为杂志拍摄完之后两个人都没有行程,所以简亓没有安排两辆车,正好达夏的助理今天生病请假,开车的事情就由达夏本人代劳——真不知道达夏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本来这车是可以让她的助理来开的,达夏却生生把人家赶回家,说是自己也可以开。

 

 

车最终停在了一个陈旧的剧场附近,贺缇娜记得这是以前她还在念中学的时候一个办得很红火的剧院,但是前两年好像不断有事情在这里发生,剧院渐渐没了人气,只是很偶尔才会在这里办一些活动。念及当初在这里投入的资金,政府一直没有拆,却也没有太上心管理了。

 

 

不知道达夏怎么会带她来这里。

 

 

大概是感受到她的疑惑,达夏刚停好车就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她不必担心之后下了车,替她打开车门。不过他应该是忘记了什么,又重新返回车里翻翻找找起来,好一会儿才翻出了一把钥匙,领着贺缇娜朝剧院走。

 

 

“来这里做什么?”贺缇娜终于忍不住问他。

 

 

“旧地重游。”达夏这样说着,一面腾出另外一只手来握的她的手,一面用那把钥匙打开了剧院的大门。门被推开时吱吱呀呀地响起来,听上去古老又陈旧,好像古时候的城门被打开,郑重而沉闷。

 

 

剧院不算很大,粗略估计一下应该也只能容纳下一千人而已。贺缇娜跟在达夏身后走着,心里隐隐有点不安,捏了捏达夏握住自己的那只手,很快就得到他的回应。他把钥匙随手塞进上衣的口袋里,把手空出来揉了揉她的头发,环顾着剧院周围给她解释起来:“我把这里租了下来,不过租长了也没什么用,所以就只租了一天带你过来看看。”

 

 

达夏的视线渐渐挪向了远处冷清秃颓的舞台,朝那里抬抬下巴示意贺缇娜朝那里看:“你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的那个视频吗?我打听了好久,才知道当初你们文艺汇演是在这里办的。喏,你们就是在那里表演吧。”

 

 

说到这里,他装模作样地叹口气,皱了皱鼻子,假意地遗憾起来:“不过真可惜,那时候我没办法看到现场,错过了十六岁就那么漂亮的贺缇娜。”他说完又转过头来,认认真真地盯着贺缇娜看了一会儿,又得意洋洋地笑起来,“不过还好,我的缇娜就算三十岁了还是很漂亮。”

 

 

听到这里,贺缇娜才猛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的三十岁生日。再想想达夏刚刚说的,她只觉得达夏简直是在犯规,不仅偷偷知道了她的生日,还偷偷托人打听了当初办文艺汇演的地址,又偷偷地租下这里,把她带到了这里来。

 

 

是啊,她都三十岁了——其实她不太想承认这个数字,因为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说,三十这个数字实在不小。虽然知道达夏那句话多半是哄人的,但贺缇娜依然听得高兴,快听快听,有人说我三十岁了还是很漂亮呢。她忍不住得意起来。

 

 

“达夏同学,”但是听刚刚达夏的口气,好像三十岁就已经是个老太婆了一样,贺缇娜郑重其事地清了清嗓子质问他,“三十岁就这么老吗?”

 

 

“不老。”大概是求生欲作祟,达夏立刻摆摆手说了下去,“我只是很遗憾,我遇到你好晚好晚。如果我可以遇见十六岁的贺缇娜,说不定我就可以更加贺缇娜在三十岁以前的生活历程——”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伸手刮了刮贺缇娜的鼻子,笑得更加明朗,“顺便看看,贺缇娜念书的时候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又有没有跟什么男孩子谈过恋爱。”

 

 

“反正不是你这样的。”恶作剧的念头涌上来,她忽然想看看达夏吃醋的样子。于是贺缇娜仰起头对着他哼了两声,一副要揭开惊天大秘密的样子,又挣脱了达夏握着自己的手,低头掰着手指数起数来,“我念书的时候才不喜欢你这种小屁孩,我还记得我以前特别迷过一个学长,成绩特别好,打球特别帅,听说他还有八块腹肌来着……”

 

 

她兴致上头,明明还可以说出更多来,却被达夏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双手,被他的大手牢牢的箍在手心里。她抬头看看达夏的脸,鼻子嘴巴都皱到了一起,一副沮丧又委屈的样子,眼尾也轻轻地耷拉下来,像是被主人饿了几天没饭吃的小狗。

 

 

“学长有我帅吗?”达夏可怜巴巴又臭屁地问,“还有,你就那么喜欢八块腹肌吗?”

 

 

“恩……”贺缇娜假装沉思了一会儿,手上稍微挣开了达夏的手一些,随意轻重地捏着他手上的肉玩儿,“以前可能挺喜欢,但是现在大概没什么兴趣了。”

 

 

得到贺缇娜的回答,达夏显然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刚刚还紧拧着的眉头也很快变得松弛,悄悄上挑了一下的眉梢昭示着他现在的喜悦,就像在喜气洋洋地宣布“缇娜现在喜欢的类型叫达夏”。不过很快,他又莫名其妙变得忧愁起来,松开了贺缇娜的双手转而抱紧了她,他半弓着身子,将下巴轻轻放进她的肩窝。

 

 

“你看,我就说我遇到你实在太晚了,假如我早点遇到你,才不会有这个学长的事,就算早一点点也好啊……”达夏轻哼了一声,抱着她孩子气十足的嘟囔起来,让她哭笑不得。

 

 

哎,看来她过个生日还得哄小孩。

 

 

“不晚不晚。”她伸手搂住达夏的脖子颇有些像诓骗地说,耳朵恰好贴在他的胸膛,里面传来咚咚的心跳声,和她急促的呼吸刚好合拍,“假设贺缇娜能活到八十岁,你现在还有很多机会,可以争取不要错过剩下的那八分之五。”

 

 

“那我还是有八分之三错过了。”达夏不满地反驳起来,“不行不行,你活长一点好不好?这样算起来的时候,我错过你的时间才比较少一点。”

 

 

贺缇娜忍不住笑起来,笑达夏实在太可爱。看来小孩真的很伤心,她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拍拍他的背,就当做是安慰了。

 

 

“生日快乐,我的缇娜。”她听见达夏缓慢轻柔地说,一字一句都敲进了她心里。

 

 

“虽然我很遗憾之前没有参与到你的人生里,但是我也很庆幸,我可以在变得成熟一点时候才和你在一起,这样我们不会那么容易吵架,也不会那么容易分开。”

 

 

“二十五岁的达夏对三十岁的贺缇娜发誓,以后一定会对贺缇娜很好非常好。”

 

 

“所以——不知道你肯不肯接受这个还没有完全长大,可是很爱很爱你的达夏?”

 

 

其实她和达夏认识的时间说不上太长,迄今为止不过一年左右而已。可是很不可思议地,她对达夏却很难得地倾注了自己完全的感情,她生平第一次这样很强烈很热烈地,想把某个人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拉得更加更加漫长。

 

 

也许她对达夏远远不如达夏对她的感情多,可是未来还有很长很长,她多得是时间,用来学习怎样更加喜欢达夏。而达夏也多得是时间,用来加倍对她好。

 

 

“我愿意。”她说。

 

 

非常愿意。

 

 

 

END

 

 

一点点感慨:

 

 

关于即时生效,其实我还有蛮多话想说的。

 

 

这个故事其实很俗套,通俗的娱乐圈背景,通俗的小白逆袭,相信换个人也能想到一模一样的,只不过,我把这个人人皆能想放到了达夏和缇娜的身上。

 

 

其实最开始我没有特别细致的想这个故事的,我同时也要承认我的故事一直以来都非常的扁平、缺失感情,这一点大概也是因为我构思的时候多数只想到故事需要怎样行进,却经常忘记故事的推进也需要人物感情的推进,所以我直到这篇文章卡住之后才开始深思我笔下的达夏和缇娜的感情是怎样发展的,所以到中后期故事的进展会有些突然,这一点我很抱歉,在以后的故事中会努力改进的,多谢大家现在的包涵。

 

 

还有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达夏和缇娜都在这个过程中长大了。(这个方面也是我比较后来才考虑进来的,所以没有很好的体现出来,如果有时间,会在原稿的基础上改进一下的)在我看来,达夏爱人的方式变得更加平和、温柔、周全了,而一贯感情较为被动的贺缇娜,也渐渐地因为达夏而学会更真挚诚恳地去主动爱人。

 

 

我想这或许才是达夏和缇娜相遇的意义。

 

 

我把故事结束在这里,是因为也许他们以后也会因为别的问题不得不离散、分开,可是无论如何,他们仍然是彼此人生历程中重要的一部分。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感谢大家喜欢达夏缇娜和还不完善和完美的即时生效,感谢大家对小北的肯定。

 

 

嘿,暂别啦,我们下个故事见。

评论(35)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