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16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球球这次给我多点评论叭



勿上升真人




C16

 

 

简亓帮贺缇娜接了个网综的固定嘉宾,这两天她一直都在忙这档网综的事情。不得不说,她不是擅长和人熟络来往的性格,在交际这方面也只能说不容易得罪人,却算不上十分火热,像她这样的人,在综艺里十有八九会吃大亏。但不管怎样,以后总归是要接触的,简亓不过是为了她好。

 

 

三天两头下来,她倒觉得比拍戏还要累。毕竟拍戏的时候,她绝大多数时候知道镜头什么时候会对着自己,但综艺却不一样,镜头随时可能扫到她,三四个小时的录制下来,很少能抓到偷闲的时刻。

 

 

虽然她现在好像不太适合做这些,但为了以后,还是要好好努力。她对自己说。

 

 

今天贺缇娜记得助理不会过来,这两天达夏放假,所以简亓才能抽空来接她一趟。对于简亓,贺缇娜是千恩万谢的。虽然她隐隐约约有猜到自己这次的事情能顺利解决估计是有达夏在中间周旋,但如果最后不是简亓出手干涉,这件事怕是无力回天。

 

 

多谢简亓。贺缇娜这样想着,决定更加努力些,来日要大红大紫,才不算辜负简亓在她身上花费的心血。

 

 

简亓的黑色轿车很快驶过来停在贺缇娜面前,还没等她拉开车门,车窗就晃晃降了下来,露出程以鑫那张人人称赞的神祗般的面庞,把贺缇娜吓了好一跳。要知道她进公司这一段时间里,她还没见过程以鑫的真人一面。

 

 

“别紧张,简哥临时有应酬,他去处理一下,叫我过来接你。”程以鑫和善地笑起来,看上去比画面还要明朗几分,他挥挥手,示意贺缇娜放宽心。她环顾四周,这里确实不宜久留,就硬着头皮上了车。

 

 

不是她说……程以鑫真人的容貌如何惊为天人她早有耳闻,却没想到真的那么好看,她大脑空白,一下子连形容词都想不到。但应该也因为是出道多年的前辈,虽然程以鑫的外貌看上去很温和,贺缇娜却没来由觉得战战兢兢,或许这就是前辈的气场吧。

 

 

“其实……今天来接你,是我跟简哥要求的。”听到程以鑫这么说,贺缇娜“啊”了一声。这实在是很奇怪,毕竟从各个方面来说,她和程以鑫都毫无交集,她实在是想不出来为什么,程以鑫居然主动要来接她。看到她这样疑惑,程以鑫大概是早有预料,接着说了下去,“我有些事想跟你说。”

 

 

程以鑫大概是个直爽的人,没有和她绕弯子,开门见山:“最近达夏是不是没怎么跟你联系,还跟你说过不要看微博新闻或者别人发给你的东西?”

 

 

贺缇娜愣了愣,点点头。确实是有这么回事,前几天达夏就这样交代过她,在那之后贺缇娜就收到了未知电话发来的一些图片和短信,说达夏曾经杀人未遂。她不是怀疑达夏,只是觉得奇怪,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但偏偏达夏在那之后就很少和她往来,连平时早中晚的问好这几天也一并省去了,她实在担心,同时也有些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想,这件事情的始末你有权知道。”程以鑫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轻轻叹了口气,像下定了始末决心,“不过,这是个秘密,希望你听完之后让它烂在心里。”

 

 

“我有个孪生的哥哥,他叫程以鑫,我叫程以清。”说到这里,程以鑫飞快地眨了眨眼睛,神情很是隐忍,“我哥哥以前帮助过一个小孩,把他从歧途拉了回来,那个小孩就是达夏。因为这个,达夏很多年来一直崇拜我哥哥,对达夏来说,我哥哥比任何人都重要。”

 

 

“可是后来……后来我哥哥为我年轻时候的自负狂妄买了单,他去世了,我一直很自责,所以我顶替了他的身份。”程以鑫停顿下来,沉默着吸了吸鼻子,又看了看窗外,很重地叹了一声,继续说了下去,“我哥哥的事情,达夏是知道的。他之前看到我以我哥哥的身份出现时很怨恨我,他最开始入圈就是为了这个,还曾经在片场拆掉了我身上吊的威亚的螺丝,不过最后——”

 

 

他垂下眸,很平淡柔和地笑起来,“他把螺丝扭了回去。”

 

 

其实听到这里,贺缇娜已经很惊愕了。她想到之前她和达夏聊天提及入圈原因时,达夏一瞬间变得阴暗的面色,那时候她还觉得疑惑不解,现在想来,大概就是因为有着这样不太美好的过去,才会让他有这种瞬变。她实在不太敢相信,原来达夏还有着这样的一段往事,而且居然和程以鑫挂了钩。

 

 

她不是因此质疑达夏,只是这个消息对她来说,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其实我很感激达夏,如果不是那一次,我现在不会明白要为自己而活。而且,其实他并没有那么想害我,”大概是怕贺缇娜误解他,程以鑫没停顿多久又解释起来,“你看,他明明就是个好孩子,最后他还是把螺丝扭回去了,而我毫发无损。”

 

 

“还有,其实最开始的时候,达夏还是一直躲着我,可能是觉得很惭愧很丢脸,毕竟对那时候的他来说,也许我原谅他,还不如我痛恨他好过。但是你知道后来,是谁成为了他新的支柱吗?”程以鑫说到这里停下来,转过头眯着眼睛对她笑起来,笑得她一头雾水。

 

 

“是你。”

 

 

她呼吸一滞。

 

 

“那时候他刚拍完第三人生,偶然看到了你以前一个视频。不知道怎么回事,达夏居然着迷了,我好多次都看到他拿着手机,把那个视频翻来覆去地看。但在那之后,达夏好像慢慢就能够接纳我了,也慢慢开朗了起来。”

 

 

她忽然想起她在超市和达夏偶遇的时候,达夏说起那个视频时眼睛里都放着光,满满当当地盛着憧憬和希望,那神情明明看起来再平常不过,就像哪个女孩说起自己心爱的偶像一样并不罕见,却好像在悄然的熠熠生辉。

 

 

她那时候还没有想过,她对达夏原来这样重要。想到这里,她心底翻涌起一阵动容,又尽数化成了翻天覆地的酸涩,狠狠地冲上她的鼻腔和眼眶。

 

 

她又一次觉得,这样的情感委实太盛大、太郑重、又太深刻了些,让她实在难当。

 

 

贺缇娜现在受宠若惊过头,她不是没想过自己对达夏或许有着重要意义,也不是没想过达夏对自己确实有着不浅的感情,却无论如何都没想过——她居然还曾经或多或少地,改变了达夏的人生轨迹。这时候她突然变得有些自卑,这怎么可能呢,他明明是那么好、那么好的达夏,好得她几乎能够为此泪如雨下——

 

 

灵光一闪地,她猛然想到了最近达夏躲着她的原因,大概也像他当初躲着程以鑫一样,在不堪的、破旧腐烂的过去面前,他选择了逃避。他太害怕贺缇娜知道这些,太害怕——

 

 

“这几天他经常来找我,我猜,他不想让你知道的原因,是怕你知道了怀疑他,厌弃他,因为他一直把你看得很重要。”程以鑫说,他的神情很郑重,同时也很诚恳,居然还带了几分请求的意味,“如果你真的不介意这些,我很希望你可以主动面对达夏,像当初那样……”

 

 

“再救他一次。”

 

 

她不知所措地矛盾起来。

 

 

是的,平心而论,达夏这段过去委实说不上有多漂亮,反而还蒙上了重重的一层灰色,显得有些残碎肮脏。她心里其实也升上过一瞬间的想要躲开逃避的念头,可是这很快就被她自己否决了。大概是心里压着负罪感,她认为这样就抛下达夏,岂不是太过自私了点。

 

 

这时候,她心底一个声音莫名而强烈地响起来,仿佛就在她的耳边。

 

 

——喂,达夏需要你。

 

 

她幡然醒悟过来。

 

 

不,不!她怎么会介意呢?她其实也和程以鑫担心害怕得很,那些不过是达夏的过去了,现在的她,只需要在意现在和未来的达夏。况且就连程以鑫都可以原谅释怀,她又凭什么把这些放在心上去在意?

 

 

最重要的是——她明明非常、非常、非常愿意相信达夏。

 

 

“我会的。”她听见自己笃定地说。

 

 

程以鑫显然为她的回答感到意外,他的表情在脸上停滞了一瞬间,但又很快松弛下来,露出了一个略带感激的微笑,比之前的笑容都要轻松几分。

 

 

“谢谢。”

 

 

 

 

路上贺缇娜接到了有一条戏需要补拍的通知,程以鑫顺路把她送去了片场,去的路上贺缇娜一直在想,其实换个角度思考一下,达夏也是很幸运的人。

 

 

这段过去不仅对达夏来说,对程以鑫来讲其实也分外的沉重,甚至比起达夏来还要多出几分撕心裂肺的疼痛来。可是为了要她帮帮达夏,程以鑫居然就这样告诉了她这样一个并不熟悉的后辈,甚至直接开口希望她能帮达夏一把,可见他对达夏有何其看重。

 

 

虽然达夏一路成长的经历并不算一帆风顺,但他似乎每次都能在摔得惨重的时候被人拉一把,还能送他继续前行,这也是他的运气。

 

 

她很庆幸,也很荣幸,达夏的这份运气里,能够有她的参与。

 

 

综艺的拍摄场地离片场不太远,车子很快就停了下来。贺缇娜对程以鑫认认真真道了谢,下了车之后就看见达夏正坐在不远处看剧本,发觉她来了之后竟然缩了一下,看上去想要逃跑,最后却只是站了起来,没有做出更多的行动。

 

 

像是老天行了方便,这周遭都没有什么工作人员,正好方便贺缇娜和达夏随意对话。她知道达夏现在应该不太想面对,可是她有些话,却很想很想现在立刻马上就告诉达夏。

 

 

她觉得达夏必须听到。

 

 

“达夏。”贺缇娜叫住他。

 

 

达夏短暂而猛烈地颤抖了一下,看起来很不安,脸上的苍白逐渐从面颊蔓延到了脖颈,毫无血色。他定定地站在那里,连摇晃都不曾有一些,双臂无力地垂了下来,好像在等待什么最终宣判。他身后的树林传来断断续续而短促的蝉鸣,因为太过安静而在这里久久回响着。

 

 

贺缇娜深呼吸一记,终于在一片沉默中发出低沉柔软的声音:“你不让我知道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还有有关这件事所有的过去,我也已经知道了。”

 

 

“对不起,”达夏忽然说。他的声音听起来满是镇定和冷静,大概是这里吹过一阵风,他打了个颤,又继续说下去,“我其实……不像你看到的这么好。”

 

 

他逐渐变得激烈起来,像是把每句话都当成了棘手的刺,从肌肤上干脆利落地拔下来,又狠厉地划开一道道伤口,生生要自己难堪:“我很偏执,爱钻牛角尖,我曾经杀人未遂……你看,我直到你来找我之前还一直在隐瞒你,我对你根本就不坦诚……”

 

 

“不是的!”她几近发狠了地打断他。

 

 

贺缇娜伸出了双手,缓缓地捧起达夏几乎完全僵硬的脸庞,像托起一件稀世珍宝。

 

 

“我相信你。”她看着达夏的双眼,如同立下山盟海誓般一字一顿地说。

 

 

她的语气虔诚,仿佛在进行什么献祭的宣誓,要将生命也献上一样。

 

 

“你听见了吗,我完完全全的,相信你。”

 

 

达夏的睫毛很轻、轻得好似没有发生过一样颤了一下,他发出了一声微小的闷哼,可在贺缇娜听来,却像什么东西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一般——

 

 

她看见达夏的眼里,缓缓蓄满了眼泪。




TBC.

评论(22)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