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14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小夏攻略战圆满胜利
(Kelly糊了!

勿上升真人




C14

 

 

“哇简哥你简直也太太太厉害了吧……”达夏捧着手机从座椅上跳起来,一边浏览一边啧啧称赞,坐在对面的简亓只是淡淡一笑,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你到底是怎么搞定剧组的啊?”

 

 

“用了点人脉吧,不算很难处理。”简亓一面低着头回不知道谁发来的信息,一面挑了挑眉,眉眼里夹带了几分轻松,“谁让有人威胁我,为了吸干某人最后一滴血,我当然不能让他以身犯险了。”

 

 

达夏想起那天大半夜的时候自己半认真半冲动找简亓说的那番话,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哎,毕竟他眼看着贺缇娜哭,心里急得跟烧着了似的,所以思前想后也只能想到来找简亓,用自己的前途押作筹码——起码,就冲着利益,简亓不会置之不理的。还好,这个威胁算是奏效,达夏没有受到太重的处罚,而贺缇娜也顺利的留在了剧组。

 

 

他答应她的,也算是做到了。

 

 

“现在这个时候应该也差不多了,你打开热搜看看吧。”简亓说道,似乎有些志在必得,于是达夏虽觉得奇怪,却也按着他说的开了微博点开了热搜。

 

 

他想过简亓一定会让他看些什么有意思的热闹,却没想到微博上铺天盖地都是Kelly的负面新闻——达夏点开了其中一篇通稿,里面写得还算详细,大致是扒出了Kelly的前金主,又扒出先前Kelly让贺缇娜代替自己被潜的视频,当然为了保护贺缇娜把她打码了。接着又找到了Kelly让人代自己被潜的始末,原因是Kelly的金主已经不养她了,她这样做是想赢得资源,却又不肯委屈自己。

 

 

通稿的最后,这个小编还提到了前两天贺缇娜和达夏的照片事件投稿人是Kelly,又找到即时生效原本备选名单里Kelly的名字,意指Kelly这样做是为了自己拿到即时生效的女主角,贺缇娜是被她无缘无故拉下水的。

 

 

达夏不由得惊叹一声,这样一来多数人对缇娜也会有所改观,即使照片不能说是虚构的,大家也会明白是Kelly在捕风捉影。达夏又倒回去看了一样评论,果然辱骂Kelly的声音不小,再看看热搜榜,前五基本上都有关这些事情,而被指指点点的中心主角都是Kelly。

 

 

舆论风向居然就这样被扭转了过来,几乎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哇,实在厉害。达夏又暗暗感叹一声,抬起头去看神情掺了几分幸灾乐祸和气定神闲的简亓,对视一眼:“是简哥做的吗?”

 

 

“是啊——”简亓挑挑眉,如释重负地松口气,抬抬嘴角皮笑肉不笑,“这事儿多亏了张专员,要不是他给我发这个视频,我一时半会还想不到要怎么解决。”

 

 

竟然是张专员啊。达夏有些惊讶。不过再想想,简亓和张专员的来往可是打程以鑫来深度发觉之后就有了,虽然张专员这人是业界著名的奸猾狡诈,但和简亓多年交情大概也让他生了些信任,之前有件事也是简亓托了他才上上下下打点得一点风都没漏,这次事情能解决是来自他的鼎力相助也不奇怪。

 

 

啊,顺利解决了就好。达夏也跟着松口气。

 

 

简亓看他高兴,大概是欣慰又满意地轻轻摇摇头:“小巨星,我现在可是替你妥妥帖帖解决好了缇娜的事情,你不会再说什么放弃你之类的话来威胁我了吧?”

 

 

达夏咧开嘴憨憨地笑,心里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干笑两声:“不会了不会了。”

 

 

“不过……”有些话他还是想跟简亓说,虽然他一直觉得自己算是了解简亓,但通过这一次他好像了解得更深刻了些,“简哥,其实你很希望我好,所以我知道我要你放弃我的时候你一定很生气,你总是对我和鑫哥说,让我们好好的只是因为利益而已,但我知道你有在关心我们。”

 

 

“还有前两天我来找你的事情,虽然现在回顾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蠢,但我不后悔,也希望以后在你眼里缇娜能成为有足够价值被你保护的人。”

 

 

简亓听完愣了愣,大概是被他气笑了:“净会编故事。”

 

 

达夏没理他,指指简亓办公室对面那道玻璃门,径自说了下去:“还有一些事,简哥你也不要再嘴硬心软下去比较好。”

 

 

他也很希望,简亓可以更好更好。

 

 

 

 

因为暂时没有戏要拍的原因,贺缇娜被安排到了隔壁一个不需要使用的空教室,让她可以待在里面休息一阵,等有人来叫她再做准备。

 

 

她吸口气,觉得自己最近实在有些累,于是将双臂叠起放在桌面上趴了下去,想借机小憩一会儿。

 

 

但事实上,她真的没办法好好休息。

 

 

想想昨天达夏对她的表白,一字一句,真挚诚恳,包含深情和小心翼翼。他的神情郑重又慌张,仿佛只是表白而已就已经成了经验尚浅的新郎。可是分明,他身上穿着一身蓝色的宽松校服,他理着学生时代男生们常见的发型。唯一的一点不同,大概是阳光从树荫的缝隙插进来,星星点点地投射在他身上,他轻悄地低着头,盈盈扇动的睫毛像蕴含了什么话语。

 

 

她不是没收到过表白,也并不是个尚未初恋才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可昨天她却像达夏一样变得慌乱,她险些忘记如何安放自己的双手,最后只得说了句“我再考虑一下”就落荒而逃,惊慌失措得像是哪个杀人放火的通缉犯。

 

 

仔细想来,其实她和达夏的相遇相识的过程一直都迅速又奇妙。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在感情方面居然难得变得蠢笨,她早该知道达夏对自己的感情,可是她却云里雾里那么久,像一星半点也不知晓似的。

 

 

她以前总是觉得达夏离自己很远的,即使他给自己送来投其所好的甜品,救自己于水火之中,她想那不过是达夏纯粹而赤诚的善意而已。可是渐渐地,不知是达夏有意缩进距离还是她自己不甘两人隔着十万八千里,她感到达夏不那么远了。

 

 

是的,她非常清楚,她对达夏的感情也绝非寻常。对她来说,达夏是横冲直撞的,但是这横冲直撞实在好运过头,好巧不巧地撞对了地方,让贺缇娜难得手足无措,进退维谷起来。可更稀奇的是,她一直以来并不太抗拒这份横冲直撞,甚至为此一点点改变自己的原则,她自己都觉得好神奇,太过不可思议——可假如换个人来,她早早地就避开了。

 

 

只因为他是达夏,她才肯作出让步。

 

 

看着阳光渐渐铺满了暗黄色的木质桌面,贺缇娜的手臂被自己的脑袋压得有些酸痛,好不容易才回了神。

 

 

她忽然想起,自己那些已经过去了好多年的高中时光。

 

 

那时候贺缇娜的位置一般都会离窗比较近,教学楼旁栽着的榕树因为有了年头长得很高大,伸出来的长长纸条正好离窗口不远。每到夏天,午后刺眼的阳光就会被密密麻麻堆叠起来的片片树叶遮去,一些长得高的叶子因为被太阳狠狠照着,看起来晶莹剔透的,像一块块墨绿色的玉。

 

 

她记得她高三的时候睡眠经常不足,所以很偶尔才会在有数学课的下午好好的补上一觉。讲台上年迈的数学老师絮絮叨叨地分析着前两天的模拟试题,激动的时候还会吐出点唾沫星子。再伴着头上嗡嗡转的老风扇和窗外偶尔传来的急促蝉鸣,她意外地能够睡得安稳。

 

 

说起来——因为丢到普通人里是不错的长相,贺缇娜一直到快毕业还一直被人表白,有软软糯糯的新生学弟,也有爱慕她三年终于鼓起勇气的同级生,那时候她也有过喜欢的男孩子,只可惜对方早就名草有主,她学生时代的单恋也算是这样无疾而终。

 

 

她必须承认,她和达夏相遇的时候不算好,甚至算得上很坏。比起他们如今饰演的单纯青涩的学生时期,他们现在一个事业如日中天,一个跌跌撞撞好多年才堪堪起步。再加上她一直以来自己非常清楚的,三十岁对一个女演员来说已经算不得年轻了。

 

 

多数人都明白,成年人的爱情势必要带点功利心,因为大家都要操劳生计,没办法再那么简单而义无反顾地投入轰轰烈烈的一段感情,毕竟对两个人来说,这都是很不现实的。

 

 

基于这一点,不说喜不喜欢,她已经非常感谢达夏了。要知道在这之前,贺缇娜从来没想过,居然能有个人能对她保留着一片纯粹又执拗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炽热赤诚。

 

 

她没有在那样的时光遇见达夏,所以错过了青涩敏感的怦然心动,错过了年轻时莽撞又不讲道理的争吵,错过了校园里躲避老师目光而偷偷摸摸的牵手拥抱,又或许,他们还错过了两张填着相同院校的志愿表。

 

 

可老天大概是眷顾她这些年的劳苦,这段日子来她实在太过幸运,以至于她有机会能够遇见一个真心呵护喜欢她的达夏。或者再幸运些,以后她和达夏还有更多更多的机会,可以一起度过细碎冗长的日子,再走到道路最尾。

 

 

贺缇娜产生了一个令自己都难以置信、却又疯狂热烈至极而不得不去实现的想法。

 

 

她想把达夏的名字,写进她漫长的未来。

 

 

 

 

贺缇娜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一抬头就看见达夏在捧着脸盯着她,原先眉梢眼角都带笑的,可看到她醒了之后却有些大惊失色,像被人发现做坏事一样羞耻窘迫。

 

 

“你怎么在这里?”贺缇娜想想他刚才的眼神,简直要暧昧得脸颊烧红,伸手扯了扯身上单薄的外套,干咳了两声,“已经拍完了吗?”

 

 

“没有,这几场戏不是我的,助理叫我过来跟你一起待命。”达夏垂着眼撇撇嘴,大概也是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却又很快恢复了羞怯的笑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抬起手摸了摸脖子,“我刚刚……一过来就看到你睡了,不是我说,缇娜姐……”

 

 

“你……你怎么连睡着了的样子都那么好看……?”

 

 

——这家伙真是一如既往的直白。贺缇娜感到胸膛里不断地传来急促的心跳声,仿佛就在耳边响起似的,听上去就像下一秒就会立刻跳出来。

 

 

看到达夏,贺缇娜又想到自己睡着前想到的问题,关于达夏的表白,关于她的心动。

 

 

要不要……现在就告诉他?

 

 

这个想法不过一闪而过而已,她却已经觉得自己的大脑开始缺氧,整个人变得颇有些轻飘飘的,好像全身上下都因为紧张和激动渐渐变得滚烫。

 

 

要吧,说吧,反正总是要说出去的,也已经不是自己先表白了,她不过做个回应而已——这完全、根本说不上是一件丢脸的事情。而且假如现在不说,她又预备什么时候说?期待她回答的达夏、怦然心动得几乎大脑当机的自己,看吧,这已经是最好的时机了。

 

 

——更何况,她早就沦陷了。

 

 

“我刚刚在发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达夏听完了然地点点头,笑得眯起了眼睛:“那你刚刚在想什么?”

 

 

“我在想——”贺缇娜歪着头抿了抿唇,又扭过头来定定地望着达夏的脸,“你之前说的你以前从来没有体验过那种,只要见到一个人就会又开心又紧张的感觉。”

 

 

“我以前也没有过,可是最近,我好像遇到这个人了。”

 

 

达夏的双眼渐渐地瞪大了,他的呼吸也肉眼可见地加快起来,面颊渐渐泛起淡淡的红色,简直要和外面的晚霞媲美。

 

 

——对,对,就是现在。

 

 

“是你。”

 

 

嘭。

 

 

正中红心。




TBC.

评论(40)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