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13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嗨大家好我活了
(今天也是勇敢小夏

勿上升真人



C13

 

 

简亓刚到公司停车场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停好车瞥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名字居然是张专员。

 

 

“张大记者,稀客啊,”简亓接起电话挑挑眉,心里已经预想到会有事发生了,毕竟他和张专员很少联系,一联系,十有八九是大事不妙,“张大记者忙里偷闲打这个电话,一定不只是想叙叙旧吧?”

 

 

那头的张专员轻哼一声,口气里是一如既往地淡淡的讥讽:“简大经纪抬举了,我们小庙一座,还说不上忙里偷闲。这次来叨扰简大经纪,是我无意间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不知道简大经纪有没有兴趣了解?”

 

 

“哦?”听张专员的意思,这次的事情应该是跟他手底下的人扯不上大关系,不然他和张专员也算有交情,对方不会以一副幸灾乐祸的姿态和他说这些,“愿闻其详。”

 

 

“我前两天看见一个视频,是Kelly和第三人生电影的刘导架着醉醺醺的贺缇娜到了酒店房间门口,之后发生了什么,猜猜看?”

 

 

听到这里,简亓已经把这件事情猜到了个五六分,心下有些紧张了。刘导的为人圈里大多都很清楚,但多数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就没人去管过,只是想不到,居然还有过这么一出。

 

 

意外地,没有等简亓开口,张专员就径自说了下去:“他们三个人都进了房间,可是后来出来的,只有Kelly一个人。我都说到这里了,简大经纪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吧?”

 

 

简亓闭了闭眼,他随便猜也知道会是这样。看来这次张专员来找他,还是因为他底下的艺人出了事。假如这个视频被放出去,多少人就会知道贺缇娜被潜规则过,加上她和达夏之前的绯闻,这一次的惨况就算是覆水难收了。

 

 

“明人不说暗话,我直接点,张大记者开价吧。”简亓了解达夏,他一向是说一不二又固执到底的人,想想那天晚上达夏的“威胁”,简亓明白自己必须得帮贺缇娜把这些都摆平,要不然按照达夏的性格,到时候他连达夏都保不住。

 

 

“诶,别急嘛,我还没说完呢。”张专员重重叹了一声,像很不满意似的,“后来你家达夏来了,在门口一直喊贺缇娜的名字,刘导被烦得不行就走了。”

 

 

简亓眼前一亮。一般来说,女艺人甘心被潜都是想要什么资源,Kelly显然是想要这个资源却又不肯自己上阵,所以才把贺缇娜扔进火海。如果能找到那时候Kelly相中的资源,再结合视频,翻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加上,不少报社都知道上次贺缇娜的事情投稿人是Kelly,这样一来,事情就大不相同了。

 

 

Kelly相中的资源对简亓圈内庞大的人脉来说自然好找,另外,视频要稍微处理一下,不然就算大家知道贺缇娜最后没有被潜,舆论风向也并不会乐观。简亓一边盘算着,一边心想,看来这个贺缇娜的运气,还不算太差。

 

 

“怎么样,很有趣吧?”

 

 

“果然有趣。”简亓轻笑一声,单手从抽屉里翻出支票和笔来,“还要麻烦飓风周刊把视频发到我的邮箱,有空来我们公司一趟拿您的辛苦费。”

 

 

“简大经纪果然爽快。”张专员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简亓几乎是刚处理完一份文件就收到了视频,看来张专员办事也很是爽快利落。

 

 

等事情解决之后,一定要把达夏好好骂一顿才行。简亓想,不然这小孩实在是太冲动了——哎,年少轻狂,年少轻妄。

 

 

不过其实,他年少的时候,好像也和达夏半斤八两。

 

 

 

 

也不知道简亓是怎么处理的,导演居然联系了贺缇娜,并且还叫她回去拍《即时生效》。她实在觉得不可思议,连连问了导演四遍,直到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才学得收敛些,导演在那头呵呵笑她,说还好夏瑜还是她。

 

 

老实说,大概是因为她还称得上努力,所以导演对她一直不错,也愿意提点提点她。对于换角的事情,导演大概也拗不过赞助商毫无办法,但是能听到这句话,说还好夏瑜还是她,她已经感激不尽了——她想,这大抵也算是她的回报吧。

 

 

因为达夏有个平面杂志的拍摄,简亓得陪着他,所以只给贺缇娜配了助理的车。贺缇娜刚把自己收拾好,助理就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已经在楼下等她了。她轻松地呼口气,对着镜子不受控制地笑起来,看起来傻乎乎的。

 

 

真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么会儿,夏瑜居然还是她,这对她来说实在不能不得意高兴。

 

 

莫名其妙地,贺缇娜在这一瞬间想起了达夏——给她拿纸巾的达夏,把她抱在怀里的达夏,笑着告诉她说可以的达夏,信誓旦旦说一觉醒来什么一切都会变好的达夏。想到这里,贺缇娜忍不住惊呼。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人为,一切好像真的开始慢慢变好了,起码贺缇娜生平第一个女主角没有丢,她还是夏瑜,夏瑜还是她。

 

 

贺缇娜蓦地觉得,原来达夏也离她好近好近。

 

 

片场离贺缇娜家的距离有些远,助理整整开了两个小时才到。贺缇娜先前很少从家直接去片场,所以计算错了时间。她往车窗外看了看,觉得有些抱歉,毕竟大家都到了,也都准备好了,现在可就等着她一个人。

 

 

达夏却没有在人群里,他独自坐在一旁的树荫下,踩着那双熟悉的异色篮球鞋,手里拿着一瓶刚开的养乐多,白色衬衫的一角因为沾了些灰尘显得有些黑黑的。看到贺缇娜来,他急急忙忙把养乐多放在一边的小圆桌上,又火急火燎地跑过来。

 

 

贺缇娜被突然跑过来的他吓了一跳,满眼都是他热得红扑扑的脸颊。达夏大概实在很热,身上散发出一股沉闷的热气,水雾腾腾的,把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灼热无比。贺缇娜站在他面前,只觉得身上已经出了汗了,黏黏腻腻的,不太舒服。

 

 

只见对方很认真地望进她的双眼里,语气真挚诚恳极了:“缇娜姐,我想和你谈谈。”

 

 

 

 

她难得见达夏一本正经到这个程度的样子,心里奇怪他到底要和自己说什么,甚至还要走到之前晚上他们一起坐着聊天的小树林附近来才放心。再抬头打量打量他,两只手都紧紧的绞在了一起,像是被大人发现做错事的小孩。

 

 

“缇娜姐,我还是想和你说对不起。”达夏抬起头看她,深吸一口气,像在下定什么破釜沉舟的决心,说完这句话又顿了一会才接着往下说,看上去大概是在酝酿措辞,“虽然你对我说没关系,但其实我看得出来你在勉强自己,就像我们那天晚上去到电影院之前一样。”

 

 

“虽然……你对我说你想去和没关系的时候我确实很开心,可是,我不想你勉强自己。”

 

 

达夏抿了抿唇,又悄悄低下了头,却时不时地抬头偷瞟贺缇娜几眼,等待她的反应:“我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是以退为进,是你太善良了,看到我不太高兴就勉强自己答应我,可是我居然那么后来才意识到我那些做法是在逼你,造成了你的困扰,我很抱歉。”

 

 

“还有一件很抱歉的事,我后来不是故意不理你的,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我怕我和你接触的时候又不小心勉强到你,”说到这里,达夏又顿了顿,同时声音变得更小了,贺缇娜险些要听不到,“而且我实在是觉得之前那些举动很不好意思……”

 

 

贺缇娜暗自叹口气。她不得不承认,达夏在某些方面上有读心术。确实,在刚刚达夏说到的两件事里,她是有些不太情愿的,但是她又实在不忍拒绝达夏,所以只好自己对自己说没关系,可以的,却不想这其实只是下意识的自我逼迫。

 

 

对她和达夏来说,都很不公平、毫无益处的。

 

 

另外一方面,她又要承认达夏实在厉害,因为对于现在的贺缇娜来说,这些已经算不得强迫了。假如是现在的达夏问她要不要一起看电影,能不能叫她缇娜,她一定一口答应下来,不问原因——他那么轻易地,就把她的原则打倒了。

 

 

其实假如说实话,像贺缇娜这类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清高心态,她也多少有一些看不起那些红得发紫的艺人——与其说看不起,不如说是一种逃避,逃避对方的优秀,逃避对方的盆钵皆满的自己不可得的。她最开始对达夏有这样的心情,加上达夏对她太好,她实在别扭,总觉得被悄无声息地侵犯,可是又挑不出对方的错处,只能自我矛盾着生生闷气。

 

 

但贺缇娜不是黑白不分的人,她很快就知道达夏是个真真正正善良温柔的人,只是她总觉得这好像哪里无形中违背了自己,所以在后来的相处中,她继续别扭着,为达夏毫无掩饰的横冲直撞,和她自己莫名其妙的固执。

 

 

是的,她早就知道她已经为达夏破戒了,她无视自己立的规矩,和达夏看电影,对他说叫她缇娜也没关系,她的破戒——好像都是为了和达夏更亲近。

 

 

这个想法很不可思议,连她自己都不太敢相信,可却也真实至极。

 

 

她想,达夏大概就像什么奇妙的陷阱。

 

 

“没关系的,”贺缇娜觉得,她还是要跟达夏说清楚比较好,毕竟自己好像害他自责了那么久,不解释一下实在不应当,“我现在不介意了。”

 

 

“你……”达夏听完急眼了,毫不犹豫地就张口想要反驳她,却被她一下打断了,“我说真的,这次我真的没有勉强自己了。”

 

 

听到她这么说,达夏又悄悄地打量起她来,她知道达夏是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不介意了,不由得无奈地笑出声,轻轻摇摇头又继续说下去:“你说得很对,以前我确实是介意的,也确实勉强了自己。但是是我自己勉强了自己,跟你没有关系,你不用为这个自责。”

 

 

“我也要和你说对不起,”贺缇娜眯着眼睛笑起来,“如果我干干脆脆地拒绝这些,或者干干脆脆地接受这些,现在我既不会勉强自己,又不会让你自责。”

 

 

“你真的不介意了吗?”达夏小心翼翼地问。

 

 

贺缇娜摇摇头。

 

 

“那你还会强迫自己吗?”

 

 

贺缇娜又摇摇头。

 

 

“那你听完接下来我说的话,也千万不要勉强自己,跟着你自己的想法就好了。”

 

 

达夏低下头去咬了咬下唇,深呼吸了好几下才重新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贺缇娜的双眼,脸颊憋得发红,一直蔓延到耳根。

 

 

“我以前,从来没有体验过那种只要见到一个人就会又开心又紧张的感觉。”

 

 

贺缇娜愣住了。

 

 

“可是现在,我明白这种感觉了。”

 

 

“在我看到你的时候。”




TBC.

评论(18)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