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12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小夏今天很凶很凶
(Kelly的糊逼之路正式开启

勿上升真人



C12

 

 

简亓核对完最后一份表格后关上了电脑,他抬眼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快一点了。想想自己近段时间的下班钟点,这已经算是早的了。于是简亓暗暗下定决心,月底一定要找伍扬要加班费,以慰劳自己连日来的辛苦,也好未雨绸缪地给自己存点下葬费,以防哪天深夜猝死英年早逝。

 

 

他正套好西装准备回家,玻璃门就忽然被人推开,把他吓了好一跳,毕竟这个点还闯进来的不是小偷就是保安。

 

 

但意外的是,来人是达夏。

 

 

“你怎么在这里?”简亓不由得为自家不省心的小孩蹙起眉头,“如果我没记错,你明天早上还有通告,不好好休息跑来这里做什么?”

 

 

达夏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先沉默了一会。简亓的办公室没有开灯,只有窗外透进来的点点光亮,他站在阴影里,表情叫人看不清。他一开口,声音就沙哑得可怕,像是几天没有喝过水,差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缇娜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简亓一听就忍不住笑出来,不知道是笑自己迂腐,还是笑达夏太过年轻。有时他也真羡慕这些孩子,因为年轻才有资本莽撞,才敢为喜欢的人完完全全掏出一颗心,义无反顾。是嘛,谁年轻的时候不是热血沸腾的?

 

 

“没有。”简亓风轻云淡地耸耸肩,朝他冷笑一声,“如果能解决,我会放着吗?”

 

 

“那如果……如果你放弃我呢?”像是下定了什么背水一战的决心,达夏狠狠地抬起了头,语气里是清晰可闻地咬牙切齿和坚决。

 

 

简亓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就意识到达夏口中所说的“放弃”是什么意思,他再一次觉得好笑,同时心里又生出几分嫉妒和恨铁不成钢,达夏始终是还小,为未来的打算实在太少,又太浅薄。“那你说来听听,我有什么理由放弃你?”

 

 

“我知道这件事情当然只能保下一个人,那个人毫无疑问会是我,因为在你们眼里,缇娜还没有被你们选择的价值。”达夏一步步地朝简亓走过来,渐渐地站在了光下,和他面对面,“可如果你们帮她一把,我说不定还能凭借现在的粉丝和口碑东山再起,缇娜和我不一样,假如她这样倒下去,就再也没有机会起来了。”

 

 

“东山再起?”简亓简直要被他愚蠢幼稚的想法气笑了,“你自己都明白这是说不定,又凭什么叫我去冒险?”

 

 

简亓顿了顿,偏过头冷哼一声:“你最好给我搞搞清楚,我是商人,我不做慈善,更加没有理由替你喜欢的人善后。”

 

 

“那就我自己去替她澄清。”达夏猛地提高了音调,似乎有点胜券在握,“反正效果都是一样的,正好也不劳烦简哥操心了。”

 

 

简亓狠狠地拍了一下面前的办公桌,发出“砰”的响声,在黑夜里显得渗人。看着达夏这幅样子,他想到几年前他刚签达夏的时候发生的那件事。达夏实在不让他省心。

 

 

“很好,”他抬起手来朝着达夏鼓了两下掌,“不愧是我一手带起来的人。”居然也学会威胁他了——唯一值得嘉奖的是,效果还不错,看来平时也有耳濡目染到几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低下头咬咬牙,“好,这是你自己说的,我会如你所愿放弃你。”

 

 

听到这里,达夏重重地呼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谢谢简哥。”

 

 

“不必谢我。”简亓实在哭笑不得又觉得吃瘪,看来小孩真的得到几分自己的真传,早早算好自己会被他的威胁吃定,所以才敢来进行这场胜算极大的谈判,“只是以后你想起来,只会觉得后悔。”

 

 

“我不会的。”达夏摇摇头轻轻地笑起来,一副十分笃定的模样,平和得不见棱角。

 

 

“我答应过她,要在她一觉醒来之后,让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好。”

 

 

 

 

贺缇娜这一觉睡得很沉,等她醒来查看手机的时候,都已经快到中午的饭点了。她想起昨天,和达夏碰面之后她就直接回了家,在半夜睡不着的时候点了分量不小的宵夜,最后实在撑不住才随便收拾了一下就休息了。

 

 

她叹口气想,达夏实在是很好的人。虽然不知道他之前忽然疏远自己的原因,但是现在能这样安慰她已经是最大的友善了,即使她心里清楚那些不过是哄人开心的话,但也因为这几句可有可无的话,贺缇娜的心情确实好转了不少。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达夏好像变了不少,像是和她交换性格一样,达夏变得平静温和了,可她的情绪波动却大了起来。

 

 

另外一种错觉,就是她和达夏之间的薄薄冰层似乎已经在昨天晚上瓦解了,和之前贺缇娜有些勉强地说自己不介意了不一样,这一回是真的少了隔阂。她还记得昨晚靠在达夏怀里的时候,裹挟着暖意的晚风轻轻刮过她耳畔,而达夏的心跳声在她耳边轰鸣,虚幻得像梦境。

 

 

她不是在第一次面对达夏的时候产生莫名其妙的情愫了,更不是第一次在想到达夏的时候进行各种纠结的深思了。起码在达夏这方面,她承认自己并不那么干脆,如果她对达夏干脆,那么除了感激之外就不会再有想法了。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她的想法……明明不只是感谢那么简单。

 

 

贺缇娜摇摇头深吸一口气,决定先不想这些,先给自己准备午饭比较实际。她还没放下手机,屏幕就又亮了起来,她用余光瞥了一眼,是Kelly发来的信息。

 

 

……又是Kelly。

 

 

想想昨天看到的她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贺缇娜有些来气。她能拿到夏瑜这个角色的背后可太不光彩了,虽说当初剧组也差一点定了她,可最后贺缇娜也是凭借自己才拿到这个本子的,和Kelly这种半偷半抢的可不一样。

 

 

她想来想去实在不服气,但也想看看Kelly到底还有什么花样要玩,顺手打开了信息,发现她又发过来一串地址,说什么“我在这里等你”。结合上次发生的事情,贺缇娜想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比上次还要过分。想到这里,她有些紧张,不知道Kelly手上还有些什么东西,搞不好会让她身败名裂。

 

 

要去吗?

 

 

如果不去,又不知道她打算做些什么,即使是像上次一样先斩后奏,心里好歹也有个底;可要是去,又显得自己一直被她牵着鼻子走,被动过头——而且,她现在对Kelly简直厌恶到了极点,实在没有见她的心情。

 

 

在她思考的间隙,屏幕又闪了一下,这回却是达夏发来的微信了。

 

 

“缇娜姐,如果Kelly还来找你,要记得告诉我。”

 

 

这家伙是能看见我的手机吗?贺缇娜觉得他真是料事如神。

 

 

要说吗?贺缇娜纠结起来。她不太想告诉达夏,毕竟以达夏的个性一定又会替她担心生气了,但如果什么也不说,却也不太好糊弄过去——达夏呀达夏,也就看起来傻而已,心里精着呢。

 

 

这么想着,贺缇娜把Kelly发来的短信截了个图给达夏发了过去。达夏回复得很快,内容大致是叫贺缇娜不要去赴约,说是Kelly这个人不安好心,不要随便去见她。

 

 

“总之你在家好好待着休息就是了。”

 

 

看到达夏奶凶的命令口气,贺缇娜兴头上来,忍不住想调戏他两句:“可是我想去看看怎么办?”

 

 

达夏一下跳脚了,隔着屏幕都能凭借文字感受到他的气急败坏:“不行不行!如果你要去,我就去你家蹲点,不让你出门。”

 

 

哎,真是任性又可爱。“好,我不去。”

 

 

 

 

按着贺缇娜截的图,达夏找到了地址,是在一个公园的角落,幸好他出门之前做过乔装。真不知道Kelly到底怎么想的,居然会约在这种公共场合露面。

 

 

Kelly的装扮倒是打眼,除了着装还算低调之外,她连口罩都没有带,甚至大摇大摆的坐在了路边的木椅上,一副并不担心被别人发现的样子。大概是因为接触不少,她没多久就认出来人是达夏,刚开始还有些惊讶,却很快的意会过来。

 

 

“居然你是过来啊,你倒是殷勤。”她轻蔑地笑了一声,“怎么,日久生情了吗?”

 

 

“我殷不殷勤跟你没关系。”达夏是第一次见到她这幅样子,心里觉得这比起她平日里装柔软的样子简直恶心得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也不算太让人意外,毕竟像Kelly这类人,想必嘴脸也不会太好看,“倒是你,又想找缇娜做什么?”

 

 

看到达夏的神情,Kelly偏过头笑得更开了,刻薄尖酸:“敢情还真是来英雄救美的啊?”她扁扁嘴,又耸耸肩,看起来漫不经心得很“算了,跟你说也差不多。”

 

 

“你和贺缇娜之前约会过吧?”Kelly放低了声音,“刚巧,我一个朋友那天拍到了你们,又顺手给我发了几张照片,如果我发出去的话,你们两个的下场都会很精彩吧?”

 

 

达夏冷笑一声。原来Kelly的底牌在这里,怪不得在昨天之后她又得寸进尺地想把贺缇娜约出来,不过是想再次挑衅,让她眼睁睁看着这些照片被流出去,又感受着自己的跌落却无可奈何——她倒也厉害,居然还想把达夏也拖下水,大概是看不惯自己星途顺畅。

 

 

——幸好,达夏也还算有后手。

 

 

“那你之前把缇娜灌醉、又把导演送进她房间又怎么解释?”达夏眯着眼笑起来,十足十的恶意,“我看得清清楚楚,你和导演把缇娜扛进了房间之后出来的只有你一个人,要不是后来我去找她,那时候已经发生了什么都不一定。”

 

 

“怎么样,想两败俱伤吗?”

 

 

Kelly的脸色变得很快,几乎是一瞬间就苍白得彻底。但或许是为了面子,她强制着自己镇定下来,又底气不足地笑了几声,显得更加心虚:“可是昨天的照片,对她来说的打击已经足够大了,不是么?假如我再把这些发出去,岂不是更加……”

 

 

“假如你敢再害缇娜一次,”达夏狠厉地打断她,“你尽可以试试看,你的下场会是什么。”

 

 

“别开玩笑了,”Kelly大概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在达夏转身前大喊道,“你现在是自身难保,还是多考虑考虑你自己吧。”

 

 

“可我会说到做到的。”达夏说,“还有——”

 

 

“我的夏瑜只能是她。”




TBC.

评论(29)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