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9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又啰啰嗦嗦掉了一章


勿上升真人


C9


其实“缇娜”是个很熟悉的称呼,父母叫她缇娜,长辈叫她缇娜,朋友叫她缇娜,甚至连简亓平时也会叫她缇娜,所以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词汇。


但从达夏嘴里说出来,就显得有些区别了。是吧,他明明一直喊着“缇娜姐”,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们之间存在着何种距离。这距离本是应当有的,起码贺缇娜觉得,这样的相处方式毫无顾虑而放松。


可细细想来,达夏却不是这么认为的。本来两个人应该只是点头之交才对,可从那份甜点礼盒开始,再到加微信和这场电影,对方摆明了是要缩短这段距离,又想亲手打破她设下的界限。从“缇娜姐”到“缇娜”,实在太不普通了些。


不过这也不全是达夏的责任,贺缇娜无奈起来,一路过来,她自己也一直在顺应达夏的步伐,他进她便退,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扭转的余地。


贺缇娜这样退让的原因,她自己也说不上来。非要解释的话,她只能想起初中思品书上面说的,青春期对异性有好感是正常现象。她不由得在心里嗤笑一声,她都快三十岁了,还过什么青春期?


现在她只觉懊悔,当初就该对达夏各方面都强硬些,两个人自然就只会有前后辈关系。可他们现在却单独待在一起看电影,这是多暧昧的事情。


但说到底,她又哪里是想真的拒绝?只是她一直以来都认为达夏和她是太不一样的人,因此分界线就像一堵永不倒塌的高墙,却不曾想过对方会来拆除它,让她感觉到颇有些承受不起了,几乎想要立刻逃走。


达夏一次次的善意,一次次的认可,一次次的信任,甚至一次次的主动出击,对她来说都太沉重了,也太越界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在黑得彻底的放映厅里这样对望了多久,贺缇娜只觉得视线模糊,勉勉强强才能描得清达夏的轮廓。


“快结束了,我们走吧。”最后她这么说。


原来她此刻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回答。


她依然看不见达夏的表情,只依稀看到他点了点头,又看见他站起身来,抬了抬手示意要她先往外走。


“对不起。”在贺缇娜背过身去的时候,达夏忽然说道。


她慌张起来。她完全听得出达夏这句“对不起”有多落寞和礼貌疏离,这比达夏曾经对她说的任何一句话都要冷淡,像是被人刻意地剔去了一切感情色彩。


不是的,她想表达的意思绝对不是达夏想到的那样。


可这一次她无法作出任何回答了。




程以鑫好不容易有个空闲的中午,简亓不准他乱跑,害他只能窝在简亓办公室的小隔间吃自热火锅。他一边戳着塑料碗底的粉条一边暗暗地想,下次一定要去吃一顿火锅。


“鑫哥?你也吃午饭啊?”程以鑫一抬头,看见达夏也拿了盒饭进来,还顺手带上了门。


程以鑫撇撇嘴:“是啊,难得我能偷个闲。倒是你,不用赶着去拍新戏吗?”


达夏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是,他这个时候本来应该在片场的,但昨晚的气氛实在是不愉快,他把今天早上的戏份都挪到了下午,就当是给自己和贺缇娜一些时间去平复心情。


他的确唐突了些,先是约她看电影,再是试图改变对她的称呼,这些都太心急了。他想她一定是惊慌又莫名其妙的,因为这样的距离,确实太不应当了。


达夏简直要后悔死了。在此之前,他一点也没有追女孩子的经验,全凭自己鲁莽又毫无计划的摸索,显然这毫无成效,甚至连网上那些蹩脚都撩妹秘籍都比不上。只要想想自己突如其来的行为会给对方造成困扰,他就觉得自己真是个千古罪人。


其实都得怪他——毕竟他长了一张无辜脸蛋,只要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就任谁也受不了。他一直以来利用的不过是贺缇娜的恻隐之心而已,这毫不光明正大。他清楚的看见了,在他叫她“缇娜”的时候,她的双眼很快闪过了诧异和慌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


他不禁思考起来,自己对她来说到底算是什么人,共事的同事,可爱的小孩,还是热情的后辈?


老实说,不管是哪个他都不满足。他很急切,却又清楚自己不得不把这些都忍着,否则后果会比昨天晚上还要糟糕。


“诶,你没事吧?”程以鑫看他久久没有反应,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达夏回过神来摇摇头:“没事。我下午才有戏份,晚点才去片场。”


“真好,还有半天假放。”程以鑫低头往塑料碗里吹了口气,氤氲的雾气升上来,湿哒哒的。他没吃两口就又抬起头,重新看着达夏说,“你跟缇娜怎么样?”


看到达夏惊奇又疑惑的眼神,他补上一句:“昨天我随便问了一嘴你和缇娜关系应该挺好的吧,简哥跟我说了。”


听到这里,达夏飘飘悠悠地叹了口气,看来程以鑫都知道了。他犹豫了一下,把昨天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了程以鑫听。


“你要不要听听我的猜测?”说完之后,程以鑫忽然这样问他。


达夏愣了愣,点点头。


“虽然我没见过缇娜,但是你刚才说她纠结之后还是选择和你一起去看电影,你也给过她反悔的机会,可她还是没有掉头就走。我想,就算她对这件事谈不上愿意,却也无意要拒绝你的邀约吧。你说是不是?”


“不是……”达夏好不容易开心了些,却又很快就想起了什么,重新闷闷不乐起来,“这个不是最大的问题,问题是我后来跟她说,我想叫她缇娜。”


“这……”程以鑫瞪了瞪眼,显然是被吓到了。


小隔间的门适时地被敲响了,木门很快吱吱呀呀地响起来,达夏回头看了一眼,是简亓来了。


“走吧达夏,我送你去片场。”


即使坐到了车上,达夏的心情始终不平静。毕竟连程以鑫都吓到了,看来事情不是一般的严重。达夏长吁一口气,昏昏沉沉地想自己大概要完了。不过再想想,程以鑫说得好像有道理,他大概不需要那么悲观。


但无论如何,他都不该冲动的,他闭上眼躺在了柔软的靠垫上深呼吸一记。商务车开得很快,估计没多久就会到片场了。他虽然急迫地想要自己平静下来,却又控制不住地去想一会该怎么面对贺缇娜。


好好地再道个歉吧。达夏想,大概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一会就要见到达夏了。贺缇娜深吸一口气。


其实不过一个称呼而已——很多比她小的人也会这样叫她,没什么好介意也没什么好不自在的。贺缇娜这样开导了自己很多遍,可是心底却不停地冒出其他敏感的想法来,究其原因,达夏还是太不一样了。


起码这种状况,她将近三十年的人生路程里都没有碰到过任何一次。对贺缇娜来说,达夏实在特别得过分了,她本来并不会因为一个称呼展开什么想法的,可是这个转变太过突然了——


她实在是……很难承受得住。


昨天达夏的语气着实把她狠狠吓了一跳,甚至把她吓得有些惶恐了。不管怎么说,她和达夏最起码也是合作关系,还有很多场需要情绪的对手戏要拍,如果两个人的关系就此弄僵,这对他们都没有一点好处。


而且,就算是为了她本人的意愿,她也不希望自己跟达夏之间的关系会太过疏远。歉意慢慢浮上她的心头,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昨天的做法对热情满满的达夏来说是种怎样的伤害了。


他明明……没有恶意的。


想到这里,贺缇娜便也不再纠结称呼这件鸡毛蒜皮的事情了,不过是喊个人而已,达夏喜欢叫什么就随便他,两个人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连名字都喊不得都那种。


就算她再不自在,再难接受,再觉得沉重——那也没关系了。


好,贺缇娜松了口气暗自想,那等达夏来了之后一定要跟他好好说昨天的事情。


似乎是为了让贺缇娜快点行动似的,一辆黑色轿车很快就在片场外停了下来,她认得,那是简亓的车,看来是达夏来了。


说不心慌是假的。人大概是最奇怪也最复杂的生物种类了,一般每到要自己低头的时候,人总是会下意识地逃避,总觉得羞耻难当,所以为了所谓面子,常常说不出口。


贺缇娜此刻也抱着这样的想法,差一点就觉得还是算了。


像是心有灵犀,达夏对上了贺缇娜的视线,也一步一步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她像昨晚在电影院里一样感到呼吸一滞,可是理智更快反应过来,她心底传来了低微又有力的声音,叫她要快点说出来。


“达夏。”她叫住他了。


达夏自然看向了她,双眼微微睁大了,大概是有些诧异和难以置信。他似乎是想转身离开,但这时间很短,他很快站住脚,正好是贺缇娜的面前。


“其实……你想叫什么都无所谓,也就一个称呼,没关系的。”贺缇娜感觉自己终于完全放松了下来,于是像宽慰对方似的露出笑容,“昨天是我一时不习惯而已。”


“真的吗?”达夏双眼顿时放出光来,看上去比刚才还要惊愕了。他甚至还偷偷掐了自己一把,来确认这是一件真实发生的事情。


贺缇娜点点头。


达夏愣了一下,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许是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好久的心,在片刻之后神情又重新严肃了些,笑意却没有完全敛下去。


“但我还是要对你说对不起。”


“还有,谢谢。”


就像春暖花开。





TBC.

评论(10)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