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6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不用回家祭祖女孩的努力
(这章流水账,大家随便看看叭


勿上升真人


C6


《即时生效》剧组终于开机,开机仪式倒腾了一上午,饰演主角的贺缇娜一早上都忙得像个转不停的小陀螺,心里暗暗感叹活多果然也辛苦。


达夏早上有一个广告拍摄的通告没来参加开机仪式,但大家似乎都很理解当红小生有何其忙碌,所以也并没有人怨声载道,反而还其乐融融地打趣说“达夏可是未来的巨星啊”。


大概是很抱歉没能参加开机仪式,还没过饭点达夏就急匆匆地赶来了剧组,给所有工作人员都买了盒饭,还郑重其事地向导演道了歉,一副无措慌张的样子。


这大概也是达夏没什么负面评价的原因,毕竟没有人会不喜欢这样的人了,明明可以目中无人却依然谦逊有礼,柔软可爱得不像圈子里的别人精于算计。


哦——这可是她第一部女主戏的搭档。贺缇娜仅仅是这样想想就觉得轻松了不少,毕竟她以前没有名声,走到哪里都招人嫌。可达夏却和别人不一样得多,除非是贺缇娜自己本身有问题,不然达夏一定会客客气气对她的。


比如现在,达夏手里拿着两个装得满满当当的饭盒朝她走了过来。贺缇娜一眼认出来,那是她最喜欢的一家餐馆之一,那些都是餐馆最出名的招牌菜。


她又被达夏小小地感动了一下,又由衷地想,这个人实在是太会投其所好了,投一个一个准。


“缇娜姐!我刚刚特意兜过去买了饭给你,我还在路上报刊亭买了你上封面的那一期杂志,真的太好看了吧!”达夏自说自话地坐了下来,替她掰开了一次性筷子,摇头晃脑地不知道在得意什么。


“是人家把我拍得好看!”贺缇娜接过被达夏掰好的筷子,为他突如其来的夸奖觉得好笑,又惊于他的体贴,于是对达夏说了句“谢谢”。


“你又谦虚了,”达夏扁了扁嘴,看上去像是有些不满,“简哥跟我说你没什么自信,你总是不承认自己的优秀,怎么可能有自信?”


贺缇娜顿了顿。


是,达夏说得没错,她不是不知道自己某些方面是优秀的,可是她不敢自我承认,更没有人来替她承认。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自卑,可她想这绝对不仅仅是谦虚。


老天爷啊——她转念一想,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幸运透顶了,达夏是什么人,她滚打摸爬七年都不曾企及一点点的模范爱豆,这样的人却对她完全的认可了。


看来她并没有那么差劲的,贺缇娜这样想。达夏说得很对,也许她也应该尝试着偶尔所谓的“自恋”一次,学会夸奖自己,让自己变得自信一点才好。


“好,那我以后要经常自夸了,你可别烦我啊。”


“我才不会烦!”达夏“嘿嘿”两声傻笑起来,顺手给贺缇娜夹了块烤肉,“快吃吧,还热乎着呢。”


“夏瑜同学,以后请多指教了。”




这个剧本是完完全全的校园恋情,所以剧组在各方面也寻求最校园化,取景基本上都是在高中校园里,校服也是真真正正的“中国式校服”,没有刻意定做其他的样式。听导演说,这叫“接地气”。


这地气的确接得不错,很能让人产生共鸣。贺缇娜光是在一边看看那些熟悉款式的校服就已经追忆起自己的高中时光来了,皱巴巴的白衬衫和并不御寒的秋季外套像是昨天还穿在身上似的,她把那些衣服攥在手里,想起自己的高中校服也是接近的样式。


造型师替她扎起了神清气爽的高马尾,导演甚至还早几天就叫贺缇娜带了自己学生时期用的橡皮筋来,她翻箱倒柜才找出来的,上面还别着一个鲜红的草莓。


她都快忘记她高中时还用过这样的发圈了,在以前这大概还是流行的可爱款式,可到了现在好像已经有些过时了——又或许是因为这是太久之前的物件,所以总带点过去的气息,像是张泛黄的老照片。


以前的贺缇娜也只是个普普通通清清爽爽的学生妹,在交际方面和夏瑜差不多,她读了大半的剧本,发现自己和夏瑜有很多相像的地方,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本色出演。


谢天谢地,她真是捡了大便宜。


化妆师替她在眉上最后画了一笔,贺缇娜细细地打量起镜子里的自己来,有些稚气的齐刘海细碎地挂在额前,鬓角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张不大的鹅蛋脸展露无遗。


哦,真像个学生妹。她微笑起来。


达夏收拾起来要比她快,所以当贺缇娜到拍摄现场的时候达夏已经坐着等了一会。他手里还拿着剧本,在和导演探讨戏的事情。


达夏身上穿着宽大得有些滑稽的蓝白色校服,有些长的袖子被他挽了起来,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来。他理着一头柔顺的锅盖,鬓角剃得很干净,还穿着一双异色的篮球鞋。


贺缇娜想起以前自己高中时也盛行这样的篮球鞋,男孩子们的审美总是奇奇怪怪的,后来听说,这类鞋子可以说是越贵越丑。那时候她还完全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花钱买这么难看的鞋子啊。


达夏可真像她念高中时那些男同学们。这样想着,她又打量起自己来。以前她的校服也是这样的,男女生各一个色。她身上这件是红白的,要搁以前,肯定会被大家戏称是“情侣装”。


达夏和导演终于讨论完了剧本,贺缇娜正好抬头对上了达夏的视线,他先是呆滞了一下,而后扭扭捏捏的欲言又止起来,脸颊的红晕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晕开。


“缇娜姐……你高中的时候是不是就那么好看了?”他低着头,挤牙膏似的才完完整整拼凑出一句话。


“你……你也太好看了吧——”达夏不好意思极了,抬手狠狠地挠着自己的头发,可又忍不住时不时地悄悄瞥贺缇娜几眼。


贺缇娜还没说话,导演就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拍拍达夏的肩,不怀好意地调侃他:“对对对,曹之行就是这样的,见到夏瑜就害羞,看来你入戏还挺快的嘛!”


周围的工作人员也跟着笑起来,达夏就更不好意思了,虽然依然垂着头,但能清楚的看见他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了耳根。


——真是可爱过头,让贺缇娜想起以前对自己表白的男同学来。也有丝毫不脸红心跳的,更多的却是达夏这样容易害羞又忐忑的男孩子。即使并不答应那些表白,光是看着对方通红的耳朵就很想好好地逗弄一番。


她又有些遗憾地想,自己高中的时候怎么就没碰到过达夏这样的男孩子,如果是他表白,哪个小姑娘能拒绝呢?


扯远了——贺缇娜摇摇头丢掉自己荒谬的梦幻想法,抬头就看见达夏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她想也是,被人一句又一句地调侃,真是恨不得钻进地里一辈子都不出来了。


那可得救救这个可爱小孩。贺缇娜一面这么想,一面开了口说:“咱们赶紧开拍吧,学校比较严格,取景时间很短的。”


她这么一说,大家又咋咋呼呼地准备起工作来。只有导演还是站在原地笑得意味深长,嘴里念念叨叨地说着些什么。


“果然,自己人自己疼啊。”


进组第一场戏是故事前期的部分,那时候夏瑜和曹之行一文一理,彼此之间完全没有什么交流。后来曹之行被老师派去清理图书室,夏瑜又喜欢去看书,两个人的缘分就从这里开始了。


多青春的故事啊。贺缇娜每次读剧本都这样感叹。


导演对细节很上心,这一段戏需要手写纸飞机,一般为了美观都会找别人来写,但导演不许,坚持要用他们本人的字,说即使是狗爬字也是青春的一部分。


傍晚昏黄的图书室里,飘飘悠悠转着纸飞机。实在是温馨又浪漫的场景,完全是独属于青春的涩意和单薄而纯净的怦然心动。贺缇娜又看了一遍剧本,心想作者真是太会写了。



“第一场第一次,action!”


六点钟的高中已经放学了,住宿生都推推搡搡地向食堂走,走读生一部分要留下上晚自习,一部分打算回家休息。


夏瑜是住宿生。她一般不和其他学生一起在饭点挤食堂,大家其乐融融在饭堂里吃饭的时候,她选择独自一人待在学校里已经有些破旧的图书室。


图书室早就被新的图书馆取代了,连灯也没有一盏。所以夏瑜总要赶早去,否则去晚了一片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她是个注重氛围的人,这大概是文科生的通病。她喜欢傍晚六点图书室窗台上暗黄的余晖,喜欢老旧书架上老旧书籍的泛黄纸张,这让她感觉自己像是在与另一个时代对话,和那个纸张还没有泛黄的昔日。


“咚——”夏瑜正靠在窗边看书,被这忽然的响声吓了一跳。这是厚重书本掉在地上的声音,她认得。也就是说,这里还有别人。


她虽然不信鬼神之说,但多多少少也有些害怕这些虚无缥缈的所谓鬼神。人的心理作用都总在自己吓自己,她此刻不停地想,会不会突然就从哪里冒出来点什么灵异东西。


夏瑜越想越怕,低着头瞥见了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灵光一闪地撕了一张纸下来,写上了一句“是谁”。她叠了个纸飞机,回忆着刚刚声音的来源,轻巧地将纸飞机扔了出去。


夏瑜等了一会,本来以为会石沉大海,没想到纸飞机居然飞了回来,轻缓稳当地落在了地上。


她将纸飞机展平,看见自己的笔迹不远处有一行蹩脚的字,圆珠笔的油墨已经有些干了,大概是用书柜边上借书卡里夹着的圆珠笔写的。


“我是清理图书室的学生,对不起,打扰到你看书了。”


夏瑜兀自松了口气,原来是人啊。她有些轻松地笑了笑,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书上去了。


“咔!”


“这条很不错,”导演点着头说,“不过我觉得缇娜有些地方还可以再入戏一点,也可能这是单独的戏不太好进入状态。我们一会先过下一条,晚点再来补拍这个。”


“哦对了,”导演顿了顿又补上一句,“等一会你和达夏有对手戏,你们两个最好先自己试试看,这样正式拍摄的时候会比较轻松。”


贺缇娜点点头,着实松了口气。老实说,她没有拍过这类型的戏,刚刚拍摄的时候也是努力回想了自己高中时候的心情才勉强达标的。好在她业务水平还算不错,导演也没有对她有什么不满。


她正想听从导演的建议去找达夏对对戏,就收到了来自达夏的微信。对方大概是真的十万火急了,几句话下来发了十几个感叹号。


“缇娜姐!!!!!”


“你在吗!!!!”


“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什么事?”贺缇娜回复道。


“我现在不在剧组,有个以前的好朋友正好回来,我趁没我戏的这段时间溜出去找他了,一会到我我就回去。”


“千万别让导演和简哥知道我不在!!拜托了!!!”


贺缇娜一瞬间感到哭笑不得。这个小巨星还真是小孩心性,明明工作在身却还惦记着好朋友,心里明白不能随便溜出剧组就来找人帮忙隐瞒,颇有走一步是一步的意思。


眼看达夏都急到这份上了,帮忙当然是义不容辞的事情——只是帮忙撒两句谎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


“好,那你快点回来。”


“谢谢缇娜姐!”


贺缇娜放下手机吐了口气,这瞒天过海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要是一会儿导演问起达夏的去向,她还得想想怎么胡诌呢。


“对了缇娜姐!”手机又叮咚叮咚地响起来,还是达夏发来的消息,“我我我我我我……”


“?”小巨星怎么又开始扭扭捏捏的了。


“我知道这个忙不好帮!所以一定要谢谢你!”


“我……我可不可以请你吃饭啊?”





TBC.

评论(36)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