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5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周三不见周四见
(小娜初次杠Kelly


勿上升真人


C5


《即时生效》的开机定在了下个星期,在那之前简亓帮贺缇娜接到了一个杂志内页,听说主编是简亓一个有些交情的朋友,所以才愿意给她这个没什么经验的人一次机会。


贺缇娜坐在周围一片亮白的摄影棚里,有些忐忑。《Modern times》,这本杂志在界内名声不小,贺缇娜以前也经常看这本杂志,在各方面都确实有突出之处。贺缇娜这次接到的内页是最少的份量,只有两页而已。但她还是心满意足,毕竟自己和往期大多数登刊艺人比起来,镜头感和容貌都有不算小的差距。


但万幸的是,这一次杂志的主题是“甜蜜樱花季”,刚好对上了最近开春。贺缇娜的长相是偏向乖巧可爱的类型,和“甜蜜”这个主题字眼高度接近,这大概也是主编愿意给她两页内页的原因。


为了这个主题,贺缇娜特意打扮得柔软可爱了些,棕色的短发边缘别着一枚桃心发卡,吊带裙外搭了一件淡蓝色的针织小外套,她还化了个俏皮的桃花妆,整个人看上去都像正在散发着甜蜜的气息。


天地良心,她几乎没有淡粉色也眼影,也没什么这种软妹风格的服装——这样打扮的建议还是简亓提出来的,说是更符合她的气质。


她难得一次觉得自己还是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微微皱着眉头的表情像是个在为数学题发愁的高中生。


哦,年轻真好。她浅薄又不可控制的想。


大概是要给愉悦得有些忘形的贺缇娜添堵似的,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开始骚动起来,视线看着门口叽叽喳喳地低语,她也跟着朝门口看,女孩子姣好的面容笑意盈盈的,像是春风和煦。


是Kelly。贺缇娜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看见是Kelly来了,贺缇娜便立刻打了一个激灵,一股恶寒扑面而来,她想要逃避,却又不得不暂时站住脚。


她本来就极少有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只要是自己能够忍让的,她都不会再去计较,可Kelly却是那极少有的其中之一——之前Kelly在杀青宴之后故意给她下套让她差点被凌辱的事情,无论过去多久,只要提一个字眼都还是历历在目。


她闭上眼,又深呼吸一记,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乐观点想,她现在是深度发觉的艺人了,而且还是简亓带着她,如果她还想重蹈覆辙,那未免也太蠢了。


没关系的。她想,惹不起她躲着就是了。


但对方似乎是并不想让她有半点好过,进门之后径直地朝贺缇娜走去,微笑的时候眼角悄悄翘起,如果忽略贺缇娜遭遇的事情,她会觉得这是个温柔烂漫的女孩子。


可对贺缇娜来说,那只不过是一张光鲜亮丽又扭曲着的脸庞。


“缇娜姐!”Kelly已经抱住了她的手臂,像是多年的亲昵好友一般,肆无忌惮地撒娇,“这么巧,你也要拍这期杂志吗?”


“对的,我拍内页。”贺缇娜勉强地扯了扯嘴角,没有再和她多说下去的意思。


Kelly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样啊,我是过来拍封面的,不过我没什么经验,很怕自己会做不好呢。”


她找起话题来倒是殷勤,殷勤得让人浑身发麻,俗话说黄鼠狼给鸡拜年,都是不安好心。


可她既是前辈,名望又不比人家,当然不能像达夏那样开口就噎得她面色铁青,只能悄悄吐了口气,摆出和善的面色对她说“加油”。


Kelly大概终于意识到贺缇娜不想再聊下去了,于是也没再接话茬,转身就朝主编身边跑,颇是自然地搂着主编的手臂谈笑风生。


她暗自松了口气。




封面艺人这个主角来了之后,摄影棚又重新忙碌起来,工作人员都跑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才等到Kelly打理好妆发。


Kelly的长相一直是以“甜美、精致”两个关键词著名的,虽然外貌风格上邻家感强烈,但面部棱角却比不少同圈女星分明,说不上硬朗这样的程度,不过上杂志是个好的选择,视觉效果很是不错。


要想把杂志做好,高层的眼光一定要比大多数人都要毒辣。想必《Modern times》也是看中了Kelly这个特别之处,才选她做封面人物。


但拍摄进行得并不一帆风顺,摄影师甚至还没按下快门就已经被一边的主编否决了好几次,成片少之又少,大多照片都躺在了回收站里。


“Kelly,你是在拍「甜蜜樱花季」的主题风格,不是你拍过的那些「高贵冷艳」的主题,”主编实在看不下去,也就不再给她面子了,“把你那些冷酷高傲的眼神给我收起来,我需要的是甜美烂漫的形象。”


摄影师似乎也觉得效果不好,或是可怜Kelly碰上了严格的主编,在一边轻轻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又低下头调整设备。


这样的拍摄又持续了不短的一段时间,Kelly本来就是靠脸抢饭碗的,自然没什么真材实料,拍了多少张也还是老样子,唯一改变的是主编越来越阴沉的脸色。


“算了,我不想让我的顾客买这种水平的封面的杂志。”最后主编摆摆手,表示没办法再拍下去了。


“我要换人。”


这句话一出来,整个摄影棚都沸腾起来,没人想过Kelly这样的明星会被主编直言不讳地说成这样,更没想过,主编会有要换掉她的意愿。


“主编,我们当初预备约的人选都已经在我们能够进行下一期封面拍摄的期间有别的档期了,现在怕是也找不到别人了。”旁边的小助理怯弱地说。


“会有的。”主编拧着眉头不耐烦地答复着,目光在摄影棚的四周流转,最后看到了休息室门口刚刚走出来的贺缇娜,神情在一瞬间松缓了不少。


“你看,那不就是吗?”


贺缇娜在Kelly拍摄的这段时间里都刚好待在休息室里打理造型,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看到主编对着她笑得温和时还小小地紧张了一下,生怕自己连两页内页都没有了。


但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主编看见她走出来,劈头盖脸就问她,“你想不想拍这次杂志的封面”。


听见这话,贺缇娜像是被五百万头奖砸中了一样,思维都呆滞了一会才重新运行起来,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念念叨叨地说着,“你可以拍这次杂志的封面了”。


听主编解释完她才了解到,主编认为Kelly拍出来的效果太差了,没有一点她想要的感觉,也根本不符合主题。但主编是个对工作部分要求极高的女人,她不会容许这样的封面刊登到下一期千千万万份的杂志上。


奇迹般的,贺缇娜成了顶替的最佳人选。


“主编,我真的可以吗?”大概是为了掩饰住喜悦,她小心翼翼地问。


“那当然了!”主编似乎心情很不错,就连说话都开始夸大轻松起来,“只看你一眼我就觉得你这里是最符合主题的人,除了你没有别人可以了。”


除了你没有别人可以了。多么弥足珍贵的夸赞。


如果不去试试看,那也太愧对这份褒奖了——即使是客套话都好——更何况并不是。




拍摄进行得很顺利,贺缇娜只拍了三组照片就完成了这份额外来的工作。主编看了拍出来的成片之后赞不绝口,并且还当着Kelly的面说,这才是能拿出去售卖的封面。


“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怕自己拖了杂志的后腿呢。”Kelly虽然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强打着精神假意兮兮地说着好听的话。


“没有没有,你也不错的。”贺缇娜也赶紧假惺惺地说起好话来,恶作剧的念头灵光一闪浮上心头,“只不过主编可能不太喜欢这种类型,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抢你的工作的。”


她低着头扁着嘴,一副楚楚可怜的受害者模样。


看见Kelly气得七窍生烟却还强撑着一副苍白的笑脸的样子,贺缇娜觉得心里舒坦多了,满足感堪比强迫症看到东西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程度。


怪不得她这么喜欢这样扮可怜,贺缇娜得意洋洋地想,偶尔一次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果然有益于身心健康。




进了深度发觉之后简亓是给贺缇娜配了助理的,不比以前她不少事情都要自己打理。不过看到简亓的车就停在摄影棚外时,她还是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


“上来吧。”简亓摇下车窗对她说。


她后知后觉地应了一声,又看了看周围之后才小跑着上了车,坐好之后才发现副驾驶还坐着个达夏,明朗的笑脸一如既往。


“达夏刚刚拍完个节目,回去路上正好经过,就顺便一起来接你。”简亓解释道。


“缇娜姐,我听说Kelly的封面被你顶替掉了,感觉怎么样啊?”达夏兴致勃勃样子像是顶替了Kelly的人是他自己似的,欢天喜地的样子看起来像恨不得开瓶香槟高调庆祝才行。


“还能怎么样啊,人家找我拍,我当然不能不拍了。”贺缇娜当然也开心,但嘴上还是收敛了些。


“你怎么那么平静啊,”达夏噘了噘嘴,似乎是有些不满于贺缇娜口中描述的不为所动,“要是我,我就一定要狠狠地嘲讽她,谁叫她那样对你,天天就知道卖乖装可怜。”


“哦了?那你倒是说说Kelly都怎么对你缇娜姐了?”一直听着不吭声的简亓大概也被达夏的狠话逗笑了,难得开了金口。


达夏脸上写满鄙夷和不耐烦:“我数不过来,总之很多很多就是了。”


“那缇娜可得好好报仇雪恨啊。”简亓顺着达夏,开起玩笑来。


贺缇娜只能哭笑不得的应了一句:“好好好,有机会一定不会放过她。”


车子终于发动起来,达夏是个闲不住的,没一会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转过身来看着贺缇娜,翻来覆去扭扭捏捏的。


“怎么了?”贺缇娜被他这样弄得不自在,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个……缇娜姐……”


“我能不能……加你的微信啊?”





TBC..

评论(30)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