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文霖/夏娜】即时生效 C3

第二人生背景/当红小鲜肉×不红女演员/年下姐弟恋

(Kelly暂时下场了
(小娜快要崛起了,等吧


勿上升真人


C3


杀青之后贺缇娜便闲赋在家,她接不到什么通告,于是拍摄结束之后还同之前一样清闲,偶尔零零散散的工作也还能支撑得住生活费。她不是大手大脚的人,即使拮据倒也并不困难。


但奇怪的是,她偶尔会想起达夏来,想起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庞,想起他青涩的笑意,想起他的赤诚,想起他的黑白分明。于是贺缇娜又要感叹了,年轻真好。


更何况,达夏那样的人呀,生下来就是要闪闪发光的。有时候贺缇娜也信命,她虽知道人力可以改变一些或大或小的事,却也偶尔想着,即使再如何不同,人一生的起伏跌宕,大致都是被固定好了的。


她不过是个普通人,但不巧选了做不成普通人的职业。说起这个,倒也是她任性,而且一横就是七年。她当初怀着对演戏的一腔喜爱入圈,即使现在伤痕累累,她也一样愿意再闯闯看。


说到了底,她这不也还是年轻心态,凭着一腔孤勇便想闯天下,又偏偏执拗极了,不肯妥协,不肯退出这场和世界、也和自己的博弈——这其实也是一种对自身命运的赌博和不甘。


未来的事情,从来没谁能够预测。搞不好她兜兜转转的,也能就这样找到她心心念念要去的出口。


搞不好,就是下一秒呢?




贺缇娜前两天接了个三流杂志的封面拍摄,对方虽然不算什么出名的刊物,对待事务居然是出乎意料的认真。贺缇娜在这之前没什么这方面的经验,于是拍了几天才完成。


好在主编是个和善的女人,嘴里说出来的大多是鼓励的话,没有因为她缺乏经验就显得不耐烦。贺缇娜着实为此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自己会被狠狠刁难呢。


她心情愉悦地走出摄影棚,正想着经纪人怎么没在外面等她,却又很快反应过来——经纪人今天家里有事请了假,她得自己回去。不过这倒也无所谓,她没什么名气,自然不怕别人认出来。


这样想着,绿灯亮了起来。她吐了口气,将有些冰凉的双手插进大衣口袋,打算穿过这条不窄的马路。然而还没等她迈出步子,一辆黑色轿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保时捷的车,够阔气的。她这样想。


茶色的玻璃车窗很快就摇了下来,男人棱角分明的清俊面容展露无遗,他很快转过头,露出轻淡又得体的笑来,“贺小姐好。”


“您好。”贺缇娜有些茫然,面前的这个男人她似乎在些什么高端杂志上见过,却又叫不出名字来,“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的确有事。”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张名片递给她,“不知道贺小姐方不方便换个地方谈谈?”


她接过后定睛一看。


深度发觉经纪人,简亓。




贺缇娜挺意外的。没想到面前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简亓,也难怪她会经常在高精尖的杂志上看到他的采访,他的确是个年轻有为的男人,陶桃走好他在深度发觉几乎一手遮天,恰好又有一副不输旗下艺人的皮囊,于是便带有了不小的话题性。


她有些好奇,也有些忐忑,左手右手藏在桌底下交叠着,心想咖啡什么时候才能上来——还有简亓找她,到底要谈什么样的事情。


“先向贺小姐道歉,”简亓冷不丁地开了口,面上还是挂着那副恰到好处的笑容,“今天堵在贺小姐下班的路上是我的不对,但请贺小姐相信,我今天来找贺小姐谈事情,绝对是带了十足的诚意的。”


贺缇娜也公式化地笑起来:“您客气了,这个圈子哪里谈得上私人行程,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私人行程。”她顿了顿,说:“所以到底要谈什么事呢?”


“既然贺小姐这么爽快,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我来之前了解过,贺小姐在贵公司的合约快要到期了吧?”


她愣了愣,而后点点头。


“我看过贺小姐一些影视作品,认为你是个不错的演员,可以创造出比现在更高的价值。我很希望你能成为我旗下的艺人,这样既能给我本人带来收益,也能给贺小姐带来之前许多敢想不能得的机会。”


听完这番话,贺缇娜一时竟有些无言以复。她其实大概猜到了简亓来找她的用意,却又一次次地认为那不可能,于是当她听到简亓亲口说想要签她的时候,又真切地震惊了一回。

怎么会呢,对方不仅是深度发觉的经纪人,更是业内每家公司都想占为己有的金牌经纪人,现下却找上了她,给了她一个这样的机会。


但震惊之余,她忽然又想起对方是业内著名的“笑面虎”来。用他的死敌陶桃的话来说,简亓是个“吃小孩不吐骨头”的人,常年以个人利益至上。所以简亓来找她,目的必定不单纯。


她想着想着,忽然轻笑出声:“我是创造不出什么个人价值的,但可贵的是,我能够和达夏创造出不小的价值,对吗?”


简亓手下已经有个人称“程一清”的程以鑫了,那么达夏是一定不可能再走上这条路的。他对艺人的定位一向很有想法,若说程以鑫是被打造成了有距离感的爱豆,那达夏便是反其道而行之的亲民路线,当然不能靠“零绯闻”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设定当噱头。


于是贺缇娜便成了最好的,和他制造适当话题的人选。比起合作多次的Kelly来,她是个更好把控的人,也懂得知足常乐点到为止,性格又乖顺本分,不做自己不该做的事情。她心知肚明,简亓最喜欢的大概就是这种无需别人操心的艺人。


贺缇娜说完之后,简亓很明显怔了一下,但又很快回过神来,保持着温和而疏离的表情。他面上似乎露出了不易察觉的惊喜和轻松之意,“贺小姐很聪明,但有一点你说错了。”


“我简亓手下的艺人,都不会缺失个人价值。我来找贺小姐,也是认为你的价值不仅如此,还有更多隐藏着的没有被挖掘出来,希望贺小姐能让我做这个挖掘的人。”


不愧是传说中让人不自觉就推心置腹的简亓,她在感动之后这样想。


对方显然做足了功课,也猜测过她的心境和心态,只是对症下药的准确程度实在让人震惊,她这么多年来的确缺失了自信和被认可,眼下有人这样承认她有价值,变相让她别再去妄自菲薄,无疑是在疼痛处贴了一贴最强效的膏药。


即使她很快就意识到,这不过是些好听的话。但毋庸置疑的是,她的确很吃这一套。


再来,她在公司的合约的确也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到期了,而且公司在业内算是轻如鸿毛,这么多年来也一直没给过贺缇娜机会,这时候简亓给了她这么好的机会,让她走向她这么久以来一直追逐向前的路途,这简直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所以拒绝是没有理由的。


于是她说,好。




和简亓谈完之后,贺缇娜想起家里的冰箱几乎快要见底了,于是绕了路去了她常去的商场,打算给空荡荡的冰箱储存些食材,也顺便给自己好好做顿丰盛的晚餐,算作是个简单的庆祝。


毕竟她很快就要成为深度发觉旗下的艺人,怎么着也得对自己好一点才行。她拿起一颗水灵灵的青菜,打量了一番之后心满意足地放进了已经颇有些满当的购物车里去。


“缇娜姐!”贺缇娜正准备去楼下的生鲜区就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对方偏偏又压低了声音叫她,生生把她吓得头皮发麻。


她回头一看,对方正好将压得很低的黑帽子抬起来了一些,那人有些不好意思地傻笑起来,她猛地认出来,原来是达夏。


“达……你居然也在这里,商场人那么多,不怕被认出来吗?”


“认出来就认出来呗,”达夏颇是不屑地“切”了一声,看得出来是极度不满了,“难不成我还不能下凡食人间烟火了?”


贺缇娜捂着嘴,笑这小孩真是天真烂漫:“小巨星想下凡,谁能说不呀?”


这回小巨星算是喜笑颜开了,一边把帽檐重新压低,一边雀跃地问道:“说起来,简哥是不是去找你了?他说你很快就会变成我同事了,是真的吗?”


“是,你消息倒还挺灵通。”贺缇娜说着,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欲言又止起来,“不过……你……”


“什么?”


“没有没有,只不过想想我们很快要成为同事,觉得有点神奇。”


“我也觉得!”达夏又高兴起来,“而且缇娜姐人很好啊,有和能你当同事的这一天我很开心。”


她不禁有些疑惑,于是又微微发愣起来。按道理说,达夏和她应该不太熟悉才对,即使有过合作,对手戏也并不多,除了那次帮忙,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但达夏看上去很兴奋,像是期待已久的样子,着实让她受宠若惊。


“是吗?”贺缇娜也跟着轻松地笑了起来,“能和小巨星做同事,我也很荣幸啊。”


“哪里!明明是我赚了才对!”


贺缇娜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好争的呀。可没等她想明白,达夏却换了副看上去正经许多的神色,温柔而饱含憧憬地,继续说了下去。


“你知道吗?在我们第一次合作之后,我在一个短短几分钟的视频里看见你,你跳着现代舞,穿着一身飘着轻纱的白衣,像灵动的玉兔仙。”


“我这个人不太会表达,总之你跳得很好看,连指尖都倾注了特别饱满的情绪,也难怪你演技一直很好。还有你摘下眼罩那一瞬间,对我来说是最大的震撼。”


“那一刻是我对于美和惊艳两个词,至今所有想象得到的,甚至超乎我想象的唯一诠释。”





TBC.

评论(20)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