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夜话

勿上升真人


·
丁程鑫要结婚了。


新娘是个圈外人,说不上多漂亮,勉强也算清秀可人,性格也不错,是丁程鑫喜欢的那型。婚礼第二天就要举行了,马上要成为新郎官儿的丁程鑫大约是有点紧张,晚上十点多还打电话给敖子逸,约他出去撸串。


“不是,”敖子逸惊了,“你明天就结婚了还这么能啊?”


丁程鑫撒着娇嘟囔:“就是明天结婚了才没法好好在家待着嘛,我知道你肯定没睡,快点快点出来陪我!”


敖子逸听了之后眼珠一转,故意打了个哈欠,又对着手机喊:“才不是!我困死了!我要睡了!”


“敖子逸!我看你最近是不是虎过头了哈?!”


“诶,我哪儿有,”敖子逸被他这声河东狮吼吓了个半死,赶紧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急急忙忙伸手从床头拿了外套披上就往外走,“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呢嘛,去哪撸串,你说。”


丁程鑫“啧啧”几声,“三爷真怂,老地方见。”


·
这老地方,说起来也真是老了。店面从他们俩十几岁起就有了,实际开起来可能还更早些,小店物美价廉,他们十几岁那会儿是店里的常客,长大了些之后来得少了,却也还算他们俩的秘密基地,一旦约出来聊聊天什么的,基本上都约在这儿。


老板现在已经是个七十来岁的老头子了,但手脚还是麻利得很,再加上有儿子帮忙,生意做起来也还是红红火火的。老头子早就熟悉了他们,也把他们当半个儿子看待,每回来店里只要坐着等吃喝就行,连菜单都不用瞄一眼。


“诶哟……程鑫居然就要结婚了,我还老觉得你是以前那个小娃娃呢!”老头子递上来一盘烤肉,颇为感慨地看着丁程鑫说。


“我都而立之年的人了,再不结就真成大叔了。”丁程鑫一边眯着眼睛笑一边说,“拿几罐酒吧,我们两个也很久没一起喝过酒了。”


“好,好。”老头子点着头笑出了满脸皱纹,深深浅浅的装着慈爱,“程鑫要少喝点,可不能做个醉醺醺的新郎官哟。”


老头子背着身走了,敖子逸刚好龇牙咧嘴地吃完一串烤肉,苦着脸说:“你居然都要结婚了,可我连个恋爱都没谈过!”


丁程鑫大笑起来,在他肩膀上狠狠一拍:“就你这张脸,又有钱,你急什么呀,美女排着队给你挑还差不多。”


“屁吧,”敖子逸对着他翻白眼,“美女都给你排队去了,一个个的嫌我敖子逸是个钢铁直男。”


丁程鑫被风吹得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没喜欢的就不谈嘛,也挺好。”


敖子逸嗤笑一声,玩笑地骂他:“我看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
敖子逸有点后悔自己刚刚没拦着丁程鑫要酒喝,丁程鑫酒量一直不好,虽然没到一杯倒的程度,却也好不了多少。他刚刚想着丁程鑫很久没喝过了,明天又要结婚难免紧张,多喝点也好。


可就是忘了,丁程鑫容易喝醉这件事。


完了,敖子逸想,明天新娘别怪他没拦着丁程鑫喝酒才好。


“三爷……”丁程鑫趴在桌上,忽然抓着敖子逸的手臂呢喃起来,“你还记不记得……?”


“什么?”


“就是我们还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好像才十四岁吧,我记得那个时候……那时候可难熬了,公司给我们开了个小综艺,叫什么……台风……台风……”


敖子逸立刻接话:“台风夜话。”


“哦,对!”丁程鑫恍然大悟了,又猛的坐起来,可双眼还是半闭着的,“好像是有粉丝来信什么的吧,还挺好玩的,然后我俩同一期节目的时候,粉丝都说,我们好多梗啊。”


敖子逸有点惊讶,没想到他会说到十几二十年前的事情,别说他喝醉了,就算敖子逸这个清醒着的也模模糊糊的没多少记忆了,只清楚的记得少年时候的他们打打闹闹的,却也并肩而行的。


他想了想,说:“我们一个学校一个公司,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不废话吗?”


“就是,废话。”丁程鑫忽的笑了起来,“我记得好久好久之前啊,你还很小的时候,我喊你小逸,过了几年我们拍了个戏,你在戏里好像叫敖三,然后就要我们喊你三爷。”


丁程鑫顿了顿,又笑着补上一句:“中二。”


敖子逸被他说得不好意思,背过身干咳几声才重新转过来,“陈年往事嘛,不值一提!”


“哎,你看时间多快啊,我们两个认识的时候才十一二岁,可是好像才一转眼,我都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了,我们当初那么多人,现在都走了不一样的路。”


“嘉祺现在也有了新的打算,和我们没什么机会见面了,小宋和真源常常一起合作,可也不太和我们来往了。还有泗旭啊……现在是很优秀的音乐人,做了梦想中一直想要做的事。你看,我们大家虽然都过得很好,可是全都零零散散的啦。”


说到这里,丁程鑫突然扑过来一把抱住敖子逸,把头埋在他的肩窝里,发出闷闷的声音:“还好啊,你从小到大一直都跟我玩得好,咱俩一直就没分开过,人家都说我们是教科书级的好兄弟,青梅竹马。”


敖子逸伸出双手抱着他,听他念念叨叨的,有些发愣。他知道丁程鑫一直都是柔软细腻的人,总把很多小细节都藏在心里,也很珍惜和每个好朋友的情谊。可他也没想到,那些风间少年来去自如的往日,丁程鑫居然这么惦记。


说起来,他们俩可算是真正的老友了。从十一二岁至今,他们人生中超过一半的时光都被对方占了去,他们一起在练习室里训练,曾经也互相嘲笑过对方蹩脚难听的歌声,小时候出外务因为害怕把两张床拼在一起,在学校里隔着老远就扯着嗓子喊对方的名字,然后肩并肩穿过操场。


他和他一起见过小溪的卷卷细流,也一起闯过海洋的惊涛骇浪。


“敖子逸,我明天……我明天就要结婚了。”丁程鑫的声音又闷闷地传了过来。


“挺好,”敖子逸拍拍他的背,“嫂子是很好的女孩子,你们肯定都会好好的。”


“小逸。”丁程鑫一本正经的这样叫他,他轻轻的应了一声。


他眼前忽然清晰地浮现出好多年前的画面来,那时候的丁程鑫顶着一头洋气的小卷毛,总是笑眯眯的,像只小狐狸,叫他的时候,总一口一个“小逸”,温柔又宠溺。


很少煽情的敖子逸蓦地红了眼眶,他最亲爱的哥哥呀,和他一起走过那么多喜怒哀乐的日子的哥哥呀,已经找到了他可亲可爱的新娘,而且明天就要与她走过盛大的教堂,许下庄严郑重的承诺。


等他回过神,丁程鑫已经坐起了身,轻柔地笑着,伸手揉揉他柔软乖顺的那头黑发,“小逸……你也要幸福啊,要比我还幸福啊。”


敖子逸还没来得及回应,丁程鑫就已经“扑通”一声倒在敖子逸的怀里了,他的呼吸声缓慢又平稳,估计这一觉会睡得很熟。


敖子逸结了账,又打了助理的电话叫他来接。丁程鑫睡起来不安分,隔一会儿就要翻个身。敖子逸虽然无奈,却也不忍心叫醒他。


他抱着他,又默默地想,你一定要很幸福,要比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幸福啊。

评论(38)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