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柔软

勿上升真人



·

“爱是最柔软。”

 

 

·

因为生日当天要去广州拍摄团综的原因,丁程鑫家里提前办了家宴。这种场合是少不了敖子逸的,要是不叫他来,第二天他就掐着丁程鑫的脖子念叨好一顿。

 

 

家宴要晚上才开始,敖子逸约了他下午去公司附近的篮球场打球。丁程鑫觉得有些奇怪了,虽然他的篮球打得很不错,但也少有能打过丁程鑫的时候,所以他一般都会避免和丁程鑫battle这件事,今天他却主动约人了,这让丁程鑫觉得反常。

 

 

等他到球场的时候,敖子逸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了,他伸长手臂一推,篮球很快就哐当哐当地砸进了篮筐里去。这会儿他才意识到丁程鑫来了,把弹下来的篮球稳稳的抱在臂弯里,傻傻地笑了开来。没等丁程鑫说话,他把篮球往地上斜斜地一打,让它朝丁程鑫飞去。丁程鑫反应快,一下就接住了飞过来的球。

 

 

“你那个球都打那么多年了,这个,生日礼物。”敖子逸大概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半背对着他装模作样的轻咳几声,又假装地吸吸鼻子,没有去看他的表情。

 

 

丁程鑫抬起篮球端详了一会,做出一副嫌弃的表情:“送给我的你刚刚还拿来打啊,那么脏,我看咱们俩真是塑料兄弟情了。”

 

 

“屁吧!”敖子逸立刻转过来反驳他,“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呢,你对篮球有个鬼洁癖,还想骗我啊?”

 

 

丁程鑫没再接话了,其实他还在感叹敖子逸一个糙汉居然心细如发,老实说连他自己都没注意过自己的篮球已经用了很久有些破旧了,敖子逸明明也没有经常和他一起打篮球,却连这个都能注意到,而且还给他送了一个新篮球。

 

 

他把玩着新篮球,颇有些得意洋洋的想,有个好弟弟就是好啊。

 

 

篮球没打多久,敖子逸抬手看了看表,和丁程鑫说要走了。丁程鑫觉得奇怪了,这才打了一个小时不到呢,换了平常他才不会急着走:“今天怎么那么快就走啊,不跟我一起去吃饭吗?”

 

 

“切——”敖子逸嗤笑了一声,摆摆手,“有饭我会不吃吗?你先去着,我有点事晚点再过去,反正肯定会去就是了。”

 

 

丁程鑫“哦”了一声,像敖子逸似的吸了吸鼻子,心里嘀咕今天的敖子逸真反常。

 

 

·

敖子逸到的时候,人其实也才刚到齐,菜也才刚刚上了一半。丁程鑫下意识抬头去看站在门口的他,看到他手里提着一个很大的蛋糕盒子,淡蓝色的包装,丁程鑫挺喜欢这个颜色的。他顿了顿,然后吃了一惊,啊,原来刚刚敖子逸急着走,是因为要去给他拿蛋糕。

 

 

哇,这傻小子,今天怎么让他那么感动啊。

 

 

“诶,小逸来了!”姐姐最先反应过来,拉了一把椅子到丁程鑫旁边的空位拍了拍,“过来过来,你坐程鑫旁边。”遇到这种场面,敖子逸少见得变得腼腆,点点头之后小跑着到了丁程鑫旁边,把蛋糕放好到桌上那一刻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丁程鑫压低了音量问他:“喂,你怎么不告诉我?”

 

 

敖子逸把白眼一翻,没好气地说:“告诉你那还叫什么惊喜?”

 

 

“哦哟,”丁程鑫假意地恭敬起来,“那我真荣幸哈,居然能劳烦三爷为我操心惊喜了。”

 

 

敖子逸看上去膨胀得很,嘚瑟地对他摆摆手,口气带着一股江湖中人的气息,“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饭吃得差不多之后,姐姐提议要切蛋糕,于是大家伙就把蛋糕盒子拆了,里面是个很精致的水果蛋糕,上面整整齐齐的水果切片几乎都是丁程鑫爱吃的,中间还立着好大一块巧克力,写着巨大却蹩脚的“丁程鑫生日快乐”几个字。

 

 

丁程鑫不由得说了一句:“哇,这个字真的好丑啊!”

 

 

敖子逸立刻就急得跳脚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了写这几个字换了多少块巧克力来写!你居然说它丑!”

 

 

丁程鑫这才反应过来——哦,那蛋糕搞不好都是敖子逸做的,那他做的时候岂不是怨死自己有这么个名字了,除了丁这个姓氏只有两笔之外,别的都特难写,尤其是那个三金的鑫。细想起来,敖子逸好像也是个还算会制造惊喜的人,只不过他说得少,有时候不留心可能也不知道,而且他的小伎俩,实在是笨拙——本质还是糙汉一个。

 

 

总之心意是好的,他觉得很温暖,于是也给他面子,“行行行,不丑不丑,三爷字如其人的帅!”这下敖子逸总算是放下了心,晃着脑袋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

 

 

“那你快许愿!”敖子逸这样催他。

 

 

丁程鑫闭上了眼睛,双手扣在一起。其实他有时候也是很容易满足的人,所以每年的许愿也没什么新花样,无非是希望自己新的一岁各方面都顺顺利利,希望自己身边的人都好好的和自己待在一起,日子能一直这样快活开心下去。

 

 

在心里悄悄念完愿望之后,他刚睁开眼就听到旁边的敖子逸又咋咋呼呼的说起话来。

 

 

他一副很慷慨的样子,把胸脯拍得啪啪作响:“恩,那我就祝这个寿星今年可以长很高,但是不许比我高太多!”

 

 

“诶,”丁程鑫哭笑不得,“你这算个什么生日愿望,要是你太矮了拖累我怎么办?”

 

 

“???丁程鑫,原来你这么看不起我的身高吗!你什么people!”

 

 

·

吃完饭之后就不早了,敖子逸是一个人来的,家里也没人接送,丁程鑫的父母想了想小孩这么晚回去不太安全,干脆就捎他一程,把他送回家里去。

 

 

丁程鑫的作息一直都很规律,整得这么晚才散场都把他搞困了,他坐到车里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心想到家一定要早点睡觉。

 

 

重庆的夜景出了名的漂亮,五光十色金碧辉煌,却又难得的不俗气。回去的路上还路过了洪崖洞,丁程鑫被从车窗透进来的灯晃了眼,睡意顿时消了一半。他很是愉快的盯了洪崖洞一会,直到看到眼睛酸痛,在心里感叹着“真好看”之后才收回了视线。

 

 

他一回过头,就看见敖子逸又在拿着手机玩游戏。他叹了口气,“啧”了一声:“在车上就别玩手机了吧,容易头晕,而且里面这么黑,你眼睛要不要了?”

 

 

敖子逸估计是正玩得激烈,一个眼神都没给他:“没事,我虎着呢。”

 

 

丁程鑫知道自己这种时候说不过他,干脆偏过头去,脑袋靠着车窗,打算稍微休息一下。

 

 

车程有些长,丁程鑫始终还是睡着了。意外的是,颠簸的车上他难得睡得安稳,不像之前一样头疼得根本睡不好。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到吹着自己的风消失了,大概是有人怕他着凉,帮他关上了窗。

 

 

他迷迷糊糊有些醒了,又迷迷糊糊地想,这个生日也过得很愉快,陪着自己的人也还是以前的那些,他们都还好好的,和自己也还好好的。

 

 

他翻了个身,让自己的头靠在了小车柔软的后座上,又柔软的想,我的生日愿望,好像已经生效了吧。


评论(3)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