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那就由衷地希望变成那样吧

结束

勿上升真人



·

我想此刻自己的背上一定都是汗,因为临近背的那一层布料正黏黏糊糊的贴着我,很不舒服。

 

 

其实上海并不热,跟那边的南方比起来甚至要更冷些,现在又是冬天,我在机场的时候都庆幸自己那天穿了秋裤,不然可有得我受冻的——不过失策的是,上半身穿得太薄了,但碍于是在粉丝面前,也只能继续端庄。

 

 

热是因为场馆里的空调开得很足,公司给我搭配的衣服又有毛衣这种偏厚的,这时候就很羡慕对面的李天泽,他身上不过只有一件宽宽松松的条纹长衫而已。不过看到陈泗旭的外套我又不自觉笑了出来,大概是幸灾乐祸,原来有人比我穿得还厚,刚刚在后台居然没看到。

 

 

台本早就对过了,这一次不玩游戏,几乎都是访谈类的。我看过最后一个环节,关于选择的,老实说觉得它有些不妥,这环节玩起来要是一个相同的都没有,那不是挺伤感情的?鬼知道策划是怎么想的呢,我撇撇嘴。

 

 

环节开始之后,我有些意外。李天泽是话很少的人,这次却好像能勉强走到热闹的边缘去了。我自认是不擅长像敖子逸那样抛接自如的,却也是个笑点很低的人,一般大家聊得热闹的时候我都不说话,因为总是笑倒在一边。

 

 

比起之前的星期五练习生来,李天泽多说了不少话,不过那些多说几乎都是关于泗旭的。对言语不多的泗旭,我也只有一知半解,来了大半年了,却仍然对他不太熟悉。不过他俩玩得很好是肉眼可见的事情,起码比起和我们来,他们显然更喜欢和彼此待在一起。的确也应该这样没错,毕竟两个都是真正沉静的人。

 

 

但我没想到的是,他们两个能相像到那种程度。一场下来三四个场景设置,他们只有一个选择是不同的。但好玩儿的又是,我和李天泽的选择,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个相同的。

 

 

都说有两种情况人们会合不来,一种是由内而外相像的两个人,一种是由内而外毫不相像的人,我和李天泽大概就是后者。

 

 

他很倔,我读不懂他。所以我也不理解为什么,他那么久都不曾靠近过我,只有一天比一天还要远的疏远。嫌隙大概就是这样产生的,不过我想我们之间大概从最开始就有嫌隙了。李天泽实在是太有原则的人,又觉得交友在精不在多,说来说去,我们这么几个人,大概只有泗旭符合他的交友标准。这是从他口中很直白说出来的结论。

 

 

这时候我恍然大悟,看来他从来不是表面上那样腼腆的人,反而他还挺热情的,但是这样的热情,他又只为一些人开放——比如泗旭这样和他相知的好朋友。细想起他刚才说的,自己会主动去跟觉得聊得不错的人要联系方式,我又猛地想起,李天泽并没有主动添加过我的任何一个社交软件。

 

 

我在心里苦笑一声,原来人家从来就没把你当做什么,你以为他冷淡,你以为他腼腆,这只不过是因为他的热情并不对你展示而已。夏天的冰粉凉糕,大抵也是我恰好利用了白羊座的嘴硬心软罢了。

 

 

我抬起头,对面的李天泽正跟着大家一起笑着,一双猫眼的眼角悄悄的上挑着,他低着头,笑得颇有些腼腆。

 

 

而我悄悄的想着,有些事情,是该到此为止了。


评论(11)

热度(106)